【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三章:迷失抉擇 (Part 1)

557039_4341388257901_712303224_n

「As least, we should know the reason before we leave.」我堅持。

 

「OK! You are right, Jacky.」Keith竟笑著向我單眼,一個徹頭徹尾的「奸人」樣子:「Clever boy, labor’s right? As I know, you did badly in housekeeping. Sam told me you are far behind the other’s schedule. I am sorry to tell you the truth.」我開始懷疑Keith有「整容」,怎麼他能長期保持這個笑容,他可有羞恥之心?在我看來,他仿如《蝙蝠俠》中的小丑一樣,笑得太恐怖了。他再瀟灑地指著Kim:「And you, Kim.」他突然大笑起來:「Hahaha! Honestly, I don’t know what the hell you are doing here. Every chef told me that you know nothing of being a kitchen hand. Doing slow, bad, everything is such a mess…」他彎著嘴巴不屑地說:「Well… Satisfy with these reasons?」

 

其實,在餐廳工作時,我不時聽到廚師,甚至Jun和Jack均表示Kim在廚房一片混亂。我做過Kitchen Hand,看他的工作效率也知道他絕不合格。可是,這裡沒有一個像Tony般的好師傅,Kim似被一眾廚師玩弄多於真正工作。當然,我早有心理準備突然被辭退,這個天真的自大狂還想著要轉職,我看著他激動到拳動在握:「Why? Why?」

 

「Ha! Why?」Keith大笑:「I told you already.」他站起來作「送客狀」:「You guys still have two more days here. Why don’t you use them to explore the park? Take the scenic flight? What do you want Kim? That’s the best I can offer to you.」

 

面對著這麼侮辱且具挑剔性的說話,Kim大叫:「I don’t accept!」

 

「I don’t care whether you accept it or not, now get the hell out of here, you fucking Asian.」

 

雖然我心底極討厭Kim,此刻我們卻有一個更大的共同敵人,我對Keith說:「Hey! What did you say? Mind you word.」

 

Keith以謙謙君子姿態向我點頭:「Sorry about my word, can you leave the office now?」Kim仍滿臉通紅,沒有離開的打算,Keith再次下逐客令:「Please? Anymore questions? Kim?」Kim隻字不說轉身離去。

 

從辦公室走到房間的路上,我已數不清Kim說了多少句「Fuck」,一切來得太突然,即使早有心理準備,我一時間也反應不來。或許,我們這些背包客,老早就得有隨時變卦的準備,畢竟在一家公司的眼內,我們終是最低層的人。在他們心中,我們更得是「Fucking Asian」,凡事先找我們下手,有何出奇?

 

眼見入住率開始下跌,我相信Keith老早已「精心計劃」,從廚師和Sam的行為,老早已猜到他們想幹甚麼,只不過想有一個完美藉口來幹掉我們。只是萬料不到,這一切來得這麼突然。原以為Sam只想減我時數,卻竟要把我辭退。其實,那份所謂的合約還有一星期便完結,何苦要大費周章來鋪排這一切?一瞬間,我覺得除了那群韓國人夠虛偽外,這裡的高層更恐怖。

 

雖然,我餘下只有短短一星期,畢竟當中包含一個有雙倍人工的周末,總共有過千五元的薪水!即使這全無支出的大半個以來月,我已經儲了一筆可觀的錢,預算中的千五元付諸流水,縱未至於腦袋一片空白,還是極不情願。

 

更何況Kim。他不像我從早做到晚,往往只有晚餐兩三個小時的時數,礙於Jack和Jun的手腳比Kim快,廚師不會以他作首選,他已經常工時不足。他天天買酒喝,連同租金,還有他來此先付的仲介費,我真難想像,這大半個月來,他到底有沒有賺過錢。即使我壓根兒很討厭他,畢竟大家同居一室了這些日子,我深知他有甚麼性格,看著他一片愁雲慘霧,也替他可憐。

 

回到房內,Kim愈想愈火,突然「砰」的一聲推門:「I have to go and fuck that motherfucker!」

 

我多想看他出醜,但大家面臨同一困局,我倒較冷靜:「Hey Kim!」

 

「Don’t stop me, Jacky, don’t.」

 

「What do you want? You think you can change his decision? Calm down!」

 

「Why?」

 

的確,換轉是我,原打算能三個月安安定定打一份工,卻無緣無故不足一個月被裁,相信我的心情也完全一樣:「I don’t know, but, if you want to fight back, it’s better to do some preparation, not just going to the office and simply give Keith a “fuck”.」

 

「Ai… Shit!」Kim離開房間,我也無阻止他。

 

這道氣怎難下?我們不單是僅僅被無辜裁員,還是經過精心策劃、受盡侮辱。我不覺得反抗能成功,但我總覺Kim能做些甚麼。於我而言,自己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Kim真要申訴的話,在這層面上,我倒想幫忙增添聲勢。

 

整頓晚飯我都沒有見過那幫韓國人,原來,Kim找了他們「開會」商討對策。沒想到,他們竟把Kim弄得像個「病貓」一樣。

 

「What did they said?」我看著那頹然的Kim。

 

「It’s OK, it’s fine, we should accept it.」

 

「What? You don’t want to fight back?」我很難想像,剛才那個聲聲帶「Fuck」的Kim,一小時後竟變成了這樣,「It’s OK, um… Farm is more suitable for me.」

 

「That is? Are you willing to accept it?」一下子,我想不通他在想甚麼。我叫他別一時衝動,卻非叫他欣然接受呀,他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Farm… We, Korean, has a website with job information. I found this, pumpkin farm near Darwin. 20 dollars an hour, it’s good, I will go and try.」Kim竟自我安慰,邊說邊笑。

 

我不知道那群韓國人對Kim說了甚麼,只見他竟變成了這個樣子,一時間覺得很恐怖。而且,天下間那麼多農場不做,竟去做這些「十大惡夢農場工種」之一的工作:拔南瓜?

 

「I am a bad worker…」Kim喃喃自語,雖然,這一點我也同意:「They fire me, it’s a good choice. How about you?」天呀,到底Jo和Jack跟他這了甚麼?

 

這下子,我倒沒想過,要不先玩幾天再找工作吧?反正Adelaide我還未真正玩過,這也是我原訂的計劃:「Um… Maybe back to Adelaide first?」

 

「Good… I mean it! Fine, that’s fine for me, they should fire me. I am nothing.」我肯定,Jo向Kim洗了腦,然後可能又會在他背後說些甚麼。

 

最後兩天,我走遍了公園內餘下的登山徑,也參加了員工可免費乘坐的小型飛機Tour。這是我人生中頭一次坐這類觀光式小型飛機,看著這幾天以來走過的路,每條登山小徑、那個差點令我走不出來的St. Mary Peak、每個不同Lookout...這一刻,通通以細小姿態展現在眼前,是一回很好的總結。回想起這一個月,是一趟驚喜的旅程,我從沒想過會來這個地方,卻給了我很好、很難忘的經驗。

 

可能,我一生再也沒機會在這些美麗的森林小屋中工作、也沒機會在好氣氛下跟客人圍著火爐聊天。雖然,我在這裡認識不到甚麼朋友,更是一群又一群的怪人,我還是沒有後悔來了這個美麗的國家公園內工作。時間尚早,我從小型機場慢慢步回酒店,在那條無人無車的公路上走著,我才想起,旅程只剩下兩個多月了,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沒有做過Royal Show啦、沒有做過工廠啦,還沒有去過Uluru和Tasmania,還有晴晴最討厭的Perth,我有時間一一實現嗎?

 

天空如常地找不到一絲雲彩,我已徹徹底底喜歡上澳洲這片土地了。想起三個月後要回到香港的事實,我很難過,在公路旁的荒漠上躺起來。「呼呼」的風聲很動聽、涼爽的氣溫、清新的空氣仍讓我神往。這是一種不願就此放手的美好感覺,我真不想放棄它,回到那混亂的香港。

 

雖然,我們經常要朝不保夕、居無定所,卻過著最舒適自由的生活。試想想,這樣無拘無束地躺在一望無際、四野無人的荒漠中,一生能有多少次?

 

這裡沒有甚麼朋友,最不捨得的倒是Charmaine。這位瘋瘋癲癲的嬸嬸,知道我被裁的消息後,每次看到我都總會咬牙切齒地說:「I promise. He will be punished. The spirit will stand at your side, and Keith deserves for his ending.」我不知道Keith將有何ending,但看著這位事事替我出頭的風趣嬸嬸,也是萬般不捨:「Thanks for everything, Charmaine.」Charmaine把我擁入懷內:「Good boy.」

 

為要趕及唯一一班巴士,我和Kim老早便要離開。晨光於霧氣內若隱若現,離開前,我再度回頭看這個有如人間仙境般的地方,這段意料、驚喜的旅程,結局可能不盡如意,仍很高興有這一趟經歷。

 

Kim四處張望,但Jo和Katy,甚至同房的Jack也沒有送別,到底這群韓國人是一貫的團結,還是內裡四分五裂,我到離開一刻也想不透。其間,Keith路過停車場,看到我們也沒有一展他的「招牌笑容」,竟是側臉裝著看不見我們,與迎接我們時的熱情判若兩人,其虛偽令人徹底反感。

 

「Hey, Jacky! You still here!」那是Jun,果然,我沒看錯,誰是真情、誰是假意,這刻最能看透,他遞給我幾包不同味道的辛辣麵:「I don’t have any gifts for you, take it, don’t tell the others.」這個天真無邪的Jun竟看不到Kim就站在看旁,二人用韓語笑說幾句,Jun告訴我:「I bought this, paid by me, haha, don’t listen to Kim.」

 

「Thanks.」我看著眼前這個傻傻的男生,大抵除了Charmaine以外,他是我在此認識的另一好朋友吧?我不忘警告他:「Be careful, you know who am I talking about.」

 

「I will! Can I take a picture with you?」Jun主動提出。

 

旅途上,我不時會找人拍照留念,每次分別,大抵可能就此永別了。我常覺得,若對方會主動提出要求拍照,他也很珍惜這段友情吧?

 

如是者,對我們揮手的人,只有Jun一人。在這個寒冷的天氣中,相處了整整一個月,只有一個人關心我們的離去。他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也是這段驚喜之旅完結之時。

 

回到Adelaide,久違了的大城市,高樓大廈的壓迫感,令我一時間接受不來。熟識的長途巴士站,我和Kim都沒有甚麼不捨之情,大抵,我在他心目中,感覺也不太好吧?

 

一場相識,再多的不滿和憤恨,離別一刻也一解千仇吧?我主動伸手:「Take care man!」Kim也難得禮貌地對我握手:「Thanks Jacky, safe trip.」他嘆一口氣:「I can’t believe I will back to this city for less than a month.」

 

「Trip must go on.」

 

「Yes… Find a girlfriend, Jacky, and fuck her till dead, you will like it, haha!」

 

「Sure! And you, don’t fuck up with too many woman, beware of AIDS.」

 

「It’s OK for me, remember I have 400 fucking girlfriends? Yeah!」

 

「Bull shit! You should go and fuck yourself.」

 

「Haha… See you, Jacky.」

 

笑著面對別離,是背包客最要學會面對的事。對著Kim,我難有一絲不捨之情,看到他那胖胖的背影,我甚至有一刻適懷,再不用面對著這個人了,只是,離別一刻,也別抱著怨恨的心情去應對。旅途上已認識了太多不歡而散的人,還是,起碼也給對方留下一個好印象。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