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九章:世外桃源(Final)

10590632_680813518659939_253662743231732313_n

我很喜歡跟小菲去玩,旅途上不斷跟她吵吵鬧鬧,她又會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拍照Pose,確是一位很好玩的旅伴。別說十年後吧,餘下的旅程,我也想跟著這個充滿鬼主意的小菲一起玩。記得阿Ben和阿藍曾說過,不明白何以小菲和大姐能待在一起。這一刻,我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像小菲這種活潑開朗的人,怎能跟大姐那種沉悶沒趣的人一起?想起前往Lake Wabby不歡而散的事,我實在想像不到,眼前的小菲竟是大姐的生活夥伴。

 

時間漸漸過去,島上的同事和朋友,也一個一個的離開。差不多每天我都要送別他人,那種強烈的傷感漸漸使我麻木了。我送別辭職不幹的Moon後,又送別了Helena那一班德國人,後來又到了餐廳內的丹麥和法國同事,到最後,則是那個風趣幽默的Ryosuke。入夜以後,「聊天室」熱鬧不再,固定的聚會也漸漸減少。島上不斷有新人加入,我也從新手變成了老手,開始要訓練新人。兩個月的時間,原來彈指即過。人來人往,很快也到了阿Ben和阿藍這一對。在他們離開前,我們一行島上的華人,參加了另一行程前往內陸地區,欣賞那個久仰大名,島上最聞名的景點Lake McKenzie。

 

Lake McKenzie曾被選作世上七大奇幻之地,它位處內陸地區,被周遭的熱帶雨林包圍,因著該處的沙粒釋放出一種特別的礦物質,令湖水形成一種奇異的藍色。下車後,我們先要經過一段長約二百米,仿佛平平無奇的小徑,走到盡頭便深明何謂「柳暗花明又一村」,眼前的奇幻景像完全把我震懾,若稱此地作「世外桃源」,恐怕也有辱其名,不足形容眼前的景色。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還誤以為自己太累了,身在夢中而不知醒,絕不相信眼前的湖水竟能清澈至此。眼前的湖水有著三種顏色,從眼前的透明狀演變至淺藍色,再深一點的地方,則是美得令人神往的深藍。原來世間上可有這麼一個地方,水是那麼清,而色調是那麼層次分明。我不相信自己眼睛,卻驚覺自己真正站在水中,即使走至水深及腰的地方,仍清楚看見雙腳。我的眼睛並沒有騙我,腳跟那清涼的感覺,告知我不是身在夢中。微風輕撫湖面,在陽光折射下,水面澄現著不規則的波紋圖案,煞是迷人。

閉上雙眼,世界仿佛從此停止轉動,把我帶回母體。身體習慣了水溫,此刻卻感覺被暖暖的水包圍著,很舒服、很輕鬆。一瞬間,這裡打破了我對「水」的固有觀念,原來,水真的可以清澈至此,而那種清澈美,竟又包含不同層次的顏色,這真是大自然巧奪天工的圖畫嗎?沒有心理準備之下,這裡美得讓我呆若木雞。

 

懂得游泳的阿Ben和小菲早已游得遠遠,阿藍和大姐則在岸邊拍照。我跟她們拍照以後,寫意得盡情躺下,感到微小的沙粒在輕悠波濤下,於我身上流動、癢癢的,很奇妙之感覺。

 

我一向不懂游泳,但為著稍後計劃的大堡礁之旅,也決心在Resort內的泳池努力學習,所以也略懂游泳。我享受著這一片只聽見波濤聲的湖水,決定要跟這個湖來更深的接觸,便開始游泳。

 

待我開始移動時,感到腿部有點阻礙。

 

剎那間,我意會了發生甚麼意外,馬上上水,把阻礙的東西拿出,沒有多餘的舉動,把手上的物件拆開,放到我們的沙灘蓆上。

 

糟了,我竟然把電話放在褲袋中!

 

先有電腦,後有相機,如今連電話也入水!果然給我猜中!眼前的景物實在太玄幻了,我竟然忘了把電話拿出!

 

可能,在香港,電話入水,你會覺得問題不大,因為到處都能夠修理電話。可是,這裡卻是澳洲!沒有電話我怎能過活?怎能找工作?怎能用最方便方法訂車票?...怎能...找晴晴?

 

一時之間,我非常慌亂,想到了很多很多問題,糟了糟了,如何是好?

 

此時,在旁的阿藍哈哈大笑:「放心吧,放乾一會就可以了。你現在著急也沒用,好好享受這一刻吧!快點!下水一起玩!」我還在抹乾電話的電池,阿藍說:「快點過來!別理會它了!」然後,小菲也意會到發生甚麼事,大叫:「哈哈,傻瓜Jacky,還笑我是傻瓜,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對比起我在Sydney孤身面對問題,這一刻雖然我想到很多悲觀的東西,此刻有這群好友的支持,我竟然顧慮全消,甚至被小菲指著大笑也不感尷尬。

 

我向小菲撥了一把水:「你笑甚麼!有甚麼好笑!」混亂間,她把阿藍推到水中,阿藍說:「小菲你連我也推下水!」然後,向她撥一把水。阿Ben見狀,興奮地叫:「水戰開始了!」

 

我們在此盡情地玩了一個下午,拍了很多美得如像仙境的照片,記錄著這裡的景物,也記錄著我們的友情。

 

電話果然如阿藍所說,隔了兩天,竟然操作正常。阿藍說:「那刻我只是隨口說說,看你緊張的樣子,知道緊張也沒用,哈哈!沒事就好了。」

 

過了兩天,到了阿Ben和阿藍要離開了,小菲竟然哭成淚人。

 

阿藍對她作出安慰,阿Ben則對我說:「放心吧!大家香港人,我們保證會再見的。你們在Gold Coast玩得開心點!」

 

DJ亦說:「祝你們餘下的旅程繼續精彩吧!」

 

阿Ben說:「明白了,無需太多客套話了。」

 

那一刻,我在想,是否經歷得多,面對分離也能處之泰然?

 

阿藍說:「可能我們會在Brisbane或Gold Coast再見呢!我們還會多待兩星期。」

 

小菲哭著臉:「我很高興...可以認識你們呀...嗚...我永遠會記得我們曾在這裡過節的!」

 

阿藍抱著小菲的頭,笑說:「真是傻瓜!別哭了。」然後,阿藍竟被小菲所感染,甫上巴士前也面有淚光:「無論如何,謝謝大家了!」

 

送別了阿Ben和阿藍,我們也真的要計劃餘下的行程,即使去Gold Coast這種旅遊勝地,也得計劃一下呢!連續幾天晚上,我、DJ、小菲、大姐和Yumi,都在我的房間內開會。

 

我們曾計劃租車從Hervey Bay沿Sunshine Coast玩到Gold Coast,但這個建議馬上被大姐駁回,她覺得這個做法太貴,經她影響下,連先前支持這項動議的小菲也打了退堂鼓。

 

我不明白何以租車竟會比坐巴士貴,但是只有大姐真正懂得開車,她不想開,我們也真的沒法。我和Yumi想去Gold Coast附近的熱帶雨林看看,大姐又說那些地方跟這裡無異,不用再去;我和小菲計劃主題樂園玩時,大姐又說「好無聊呀!」

 

那一刻,我很想跟大姐說:「要不你自行退出吧!」

 

說了多天似乎仍沒甚結果,Yumi對萬事遷就,無論誰的意見也說ok,小菲被大姐影響過多,也變得沒有主見。最後,還不是我跟DJ決定一切。我開始明白,旅途上人多有人多的好處,遇上這些問題,則是缺點多多。

 

DJ說:「這樣討論下去,根本沒有結果,倒不如我們先行決定,再告訴他們吧!」

 

我說:「大姐甚麼地方都不想去,怎能計劃?」

 

DJ說:「我們先決定好一切,影響了小菲和Yumi,大姐的事便容易辦了。」

 

這個決定似乎來得不錯,影響小菲是最重要,最後,大姐果然沒有甚麼意見。

 

某天晚上,我拿著辭職表,打算問DJ確實離開日子時,卻聽見小菲在DJ門外大叫:「Jacky下班了?今天忙嗎?」

 

漆黑之中,我看不到小菲,只大喊:「還好吧!」

 

小菲說:「Jacky快過來,一起聊天。」

 

我走到DJ的陽台上,看見DJ和小菲並列而坐,氣氛竟有點尷尬。我深知他們發生了甚麼事,正打算回頭離開,誰知小菲竟遞給我一罐啤酒:「喝吧!」

 

我們三個人一句沒一句地聊天,說著一些很無聊的話題,我更覺氣氛的詭異,明顯地,這次的對話,我不過是一個緩和尷尬的工具。

 

眼見小菲強作歡顏地跟我說話,因著我叫她「胖豬」或「傻瓜」都毫無反應,而DJ又不發一言時,我真想找個機會離開這尷尬場面。

 

突然,一聲「呱」的聲音響起,不知何時,在陽台上竟站著一種樹蛙,害怕這些「蛙」類物體的小菲,馬上嚇得尖叫:「OH!!!!!!!!! SHIT!!!!!!!!!」她馬上跳下陽台奔跑,我隱約聽見她大叫:「晚安啦!」

 

我不忘大笑:「你這小笨豬!!!我一會把這樹蛙拿到你房間去,等我呀!」

 

小菲在漆黑的遠處大叫:「去!死!吧!臭Jacky!」

 

我和DJ不以為然,這時,我才發現DJ掛上一個笑容:「小菲這人...真是傻瓜,哈哈哈!」

 

我不怕單刀直入,問道:「你跟小菲發生了甚麼事?」

 

「唉....」DJ給我一個長長的嘆息說:「小菲...她剛剛拒絕了我。」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