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五章:無盡等待 (Part 1)

378218_4396429033886_472468966_n

晴晴離開後,我繼續獨個兒留在Adelaide。那兩天愉快得像夢幻般的生活依然纏擾腦海,我很怕那不過是場夢、過度寂寞生活下的幻覺,慶幸,我和晴晴拍下的照片,記錄著我們實實在在的笑臉,才給我一點實在感。

 

也許我應該早有心理準備會從天堂跌到地獄,還欺騙自己,晴晴可能對我改觀,原來不然。那兩天的回憶再確實存在過,往後怎維持又是別話。晴晴果然再度對我冷淡,短訊一句起、兩句止,冷淡的一兩句回應,令我自知想她想瘋了頭,看來也要找點寄託。

 

Jeff離開後,先前跟他一起認識的朋友相繼離開,背包客人來人往的生活,又得再次習慣。或許,這真是不同人有不同「力場」?Jeff在時,總會有很多熱情的背包客,輕輕鬆鬆便能認識不同朋友;他離開以後,別談熱情的背包客,連人氣也大減。我住在一家六人房,竟然只有一個同房,昔日熱鬧的活動室,竟然空空如也。我想像不到,一個大城市市中心的YHA,人氣竟會少得這樣子。

 

我努力在市中心找工作,換來只有一次又一次失望,時間一天天過去,簽証到期的日子愈近,如不盡快找到工作,恐怕機會愈來愈低了。Jeff勸告我的說話,仍記在心中:別再找酒店的工作了。可是,我最有經驗的,正是酒店工作,沒了「大包圍」的求職方法,再次有點迷失。

 

這幾天,雨一直在下,本已寒冷的街頭顯得更蕭瑟,獨個兒走在街上,倍感孤清。路過跟晴晴走過的街道,想起了在這些地方與她的每句笑語,可是,那天的記憶只能永遠停留在腦海中,現實中,晴晴又離我極遠。我大抵知道那是甚麼原因,只是,不願承認。我只能安慰自己,幸好那天沒有帶晴晴到YHA早餐,否則,思念之情應會把我迫瘋。

 

每天,我呆呆地看著電話,除了等待晴晴覆我一句說話外,就是店家收到履歷表後給我的電話。

 

沒有,一個短訊都沒有,一個電話也沒有。

 

我死心了。

 

晴晴離開五天後,剛好是YHA完租之日,我忍受不住,毅然退租。

 

「你那邊有位嗎?我想過來。」茫無頭緒下,我作出一個決定,要找個頭腦清醒點的人伴著我。

 

「嘩!一星期就放棄?」Jeff大概聽出我意志消沉:「沒事嗎?」

 

「沒有甚麼事...只想過來,看看有甚麼機會。」我不懂如何說起。

 

「在城市找不到工作?還是...有甚麼原因?」

 

「沒有...」我不知道離開的原因,是因為想晴晴想得發瘋、不願逗留在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還是我對城市工作徹底死心,總知,我很想離開:「可以幫我向Working Hostel留個位置嗎?」

 

「我不知你為何突然想來啦,但勸你別過來了,真的,沒騙你。」Jeff冷靜地向我說:「其實,我都有點後悔,這Working Hostel太小了,工作又不多,來了一星期都在呆等,還沒有甚麼工作機會,如你沒打算二簽,別過來吧。」

 

「沒關係。」我已把行李收拾好,拿起背包:「其實,我已經退租了,沒有甚麼地方好去,哈哈...」我隨意作了一個藉口:「城市生活有點貴吧?想過來碰碰運氣。」

 

「這樣子...好吧!你決定了我都無任歡迎,替你向前台訂位吧!」Jeff隨後簡單向我說了Barossa Valley一帶的生活、Working Hostel有甚麼特別等等。他很懂得尊重別人,但他骨子裡也覺得那邊沒有希望,盡力以不同資訊勸我別前往。

 

「謝謝你。那麼,今晚見吧!」我承認,這個決定有點衝動。

 

「好呀!我來巴士站接你吧!這邊有點難找,摸黑準會找不到。」

 

前往Barossa Valley的交通絕不方便,因為淡季遊客少,乘坐的巴士本已一天只有幾班,沒想到,司機告訴我,幾天之後,這條線將會停止營運,意即我要離開,將要自己另找方法。這有點冒險色彩,但決定了,也不能回頭了。

 

雖然車程只有約一小時,到了市中心已經入黑。那果然是個小鎮,相信那是與Tully面積相差無幾的小鎮,下車一刻,司機還問我:「You sure want to get down here? There’s nothing at night!」

 

果然,下車以後,鎮上只有暗暗的街燈,即使拿著GPS,仍難說清自己身在何處。

 

「喂!」一把熟識的聲音喊我:「兩次以為要回香港再見,怎麼又會重遇!才一星期就捱不住?工作沒有回音?」

 

「對呀,走遍市中心及周邊都全沒成果。」我不知怎樣跟Jeff說晴晴的故事,當然,找不到工作,也是來此一個原因。

 

「你自己決定了就好。這裡呀,工作機會不多,你還要多等七八個人才到,不過,我覺得寒冬季節,城內都不好找工作,我們去玩的那個多星期,都不覺有太多遊客。沒所謂吧,就在這邊等等工。」

 

「對,可以輪候,總好過呆呆的四處找工作,起碼有個機會,七八個人很好了,我在Tully排隊有更多人。」

 

「其實,這可能是因為農場沒有工作,才這麼少人過來...」Jeff心知說錯了話:「別說這些了,先回去休息吧。」

 

「好呀。」我已受不了天天獨個兒不斷想著晴晴。

 

Working Hostel與市中心只有不足一公里的路程,但一如我前往Tully當晚,沒有任何街燈,加上下著微微細雨,幸好Jeff來接我,不然一個人拿著眾多行李,也有點狼狽。

 

有過一次「煉獄式」體驗,事前已向Jeff查詢了Working Hostel的情況,以確保那邊不會像Tully般恐怖。誰知,那卻是一間比YHA更舒適、帶點民宿感覺的新淨Working Hostel。進入廚房與公共空間、活動室等地方,都有種新裝修的油漆味、設施乾淨,桌椅竟病態地比YHA更整齊。場內燈光柔和,在極寒冷天氣下,有著很溫暖的感覺。盡目所見,住客不多,環境很清靜,又不至全無人氣的死寂。也許先前經驗太恐怖,我一瞬間真不相信這是家Working Hostel,很快便愛上這裡了。

 

房間是四人房,空間較狹窄,勝在樓底較高,毫不焗促。房間內開了暖氣已夠舒適,更難得那張床,有別於同類住宿的骯髒感,床單被套全均是新的,軟綿綿的枕頭與床鋪,是Backpacker內鮮有的享受。

 

若Tully那個是人間煉獄,這絕對是人間天堂中的最高級天堂了。

 

除了我和Jeff,房內只有一個阿根廷人。寒喧幾句後,感覺他也是「正常人」,沒有甚麼不良嗜好,感覺蠻好,這一點是很重要的。畢竟,我不知道自己將在這裡住多久,再得面對各位「騎呢怪人」,恐怕我會崩潰。

 

Jeff再跟我約略談了這裡的工作情況,似乎也不太樂觀,若連Jeff都覺得不太樂觀,看來也真「凶多吉少」。不過,這邊的環境較好,住宿費又比YHA便宜,就讓我無需過份思念晴晴的情況下,在此邊等工邊找工作吧!反正,有Jeff這個樂觀的人一起,最少不會胡思亂想。經歷了幾天思緒混亂的日子後,總算不用再孤零零一個人。這一夜,我很快便能安睡了。

 

天還未光,我被一陣雜亂的聲音吵醒。我看到Jeff和那個阿根廷人在收拾行裝,我問他:「甚麼事了?」

 

Jeff興奮地說:「他們有工給我了!是一份剪枝工作,還可以儲二簽!現在要去上班了。」

 

我半夢半醒地說:「那好呀!恭喜你!」

 

Jeff尷尬地說:「今天陪不了你,我應該四五點便下班了。今晚一起晚飯。」

 

「沒問題啦,哈哈!」然後,我迷迷糊糊又睡著了。

 

窗外一襲陽光從百葉簾中照入把我弄醒。起來看見空洞洞的房間,不禁沒趣。

 

他媽的,又是一個人。

 

滿以為來此可以有個伴,最終又回歸原步。不過,這或許也是一件好事,起碼Jeff和阿根廷人一起有工作,看來還不至於全無希望。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