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十四章:挑戰自我(Part 2)

1654152_727841517290472_6911769535860801504_n

翌日,當Ryan和Brian還在呼呼大睡時,我已要起床上班。Tully的生活令我懶了,很久沒有試過調較鬧鐘起床。

「砰!」

我如常地起床,卻在朦朧間撞到了上格床鋪,痛得我馬上醒過來。我忘記了這個下格床鋪窄得不能彎身,只能橫臥,這一下無情力的碰撞,不單痛得令我暈眩,就連Ryan和Brian都被我吵醒。

來了一記「鴻運當頭」,我深信自己能夠「開工大吉」。我工作的渡假酒店,正在Backpacker和市中心之間,走路大概需時十五分鐘。Port Douglas的渡假酒店眾多,要突圍而出總要有其個人特色。酒店雖然位處偏離大街的地方,裝潢卻仿與東南亞一樣,甚至以不同的小佛像作裝飾品。中間以一條小橋貫穿整家酒店,小橋兩旁椰林樹影,一瞬間,我感到有種泰國風情。

一把吊扇在頭頂慢慢轉動,雖減不了盛夏炎熱,卻甚有懶洋洋的渡假感覺。櫃台沒有一個服務員,我按下了門鈴,一位胖胖的中年男人走到跟前,是最典型的一類澳洲人。他看見我,沒有甚麼表情起伏:「You must be Jacky. I am Shane, the manager.」他看到我滿頭大汗的表情,才開始面帶笑容:「Take a seat, cool down first.」然後,Shane給我填寫入職表、報稅單等等東西。後來,我才知道,Shane這個人的確沒有甚麼表情,他的人還是不錯的。

第一天上班,我跟著一個年紀老邁的嬸嬸Annie工作。在澳洲,Housekeeping一般都需要有兩個人一起工作,Annie既是我的師父,也是我的拍檔。這是一家公寓式渡假酒店,每個房間都有幾個房間和洗手間,又有廚房和露台,部份房間更有按摩池,絕非如一般酒店般簡單。我曾經在酒店當過Housekeeping實習,雖然房間面積較大,但工序亦跟酒店無異。Annie教我怎樣洗浴缸、怎樣做床,都是Housekeeping手板眼見功夫,這曾是我的「專業」之一,當然也很快上手了。Annie跟我合力做一張床,發現我竟無師自通,她說:「Jacky! You must be experienced! You did so well!」我不知道這是否誇獎之言,卻給我強烈的鼓勵。

在Annie帶領下,我們很快便做完了一間房。清潔劑的異味、床單的餘溫、吸塵機的熱力,告訴我回到了最熟悉而又最討厭的housekeeping。實習時打仗般的速度,訓練得我一生都忘不了鋪床的技巧,兩年半沒有碰過了,卻有如我的本能般,很快完成。幸好,這裡沒有地氈,也不需用阿蒙尼亞,既不用抹天花,又不用抹風扇,亦即一個人都可以很快完成,但慶幸,你永遠不會一個人做。

Annie是一個很友善的嬸嬸,她來自紐西蘭,已近半退休的狀態。她和丈夫駕著旅遊車四出旅遊,遇到喜歡的地方,便停下來工作一會。她的兒女已經長大,沒有後顧之憂,因此,她和丈夫可以有條件到處旅遊。我不知道Annie的工作簽証怎樣得來,可以讓她這樣子四處工作,她解釋以後我都不明所以,總之,她告訴我,這才是真正的人生。Annie很羨慕我們能夠年紀輕輕便能出國工作,她戲言,除了Housekeeping,她只能當上超級市場的收銀員,年紀漸老難道還能夠去農場體驗嗎?她告訴我,她也在鎮上的超級市場工作,並建議我在晚上多找一份工作,別浪費時間,這個小小的市鎮沒有甚麼娛樂。她介紹我到鎮上幾家餐廳找工作,並告訴我,半年前有個台灣人在這裡工作,他在一家泰國餐廳找到了晚上的工作,我不妨一試。

Annie在Port Douglas逗留已差不多一年了。她曾跟丈夫到歐洲以此方式生活,來到澳洲,則與丈夫由Melbourne驅車北上,來到這盡頭的小鎮,覺得這裡很舒服,甚有退休渡假之感,不妨多留一會,說不定,可能永遠留在這裡。

說了大半天,我都不明白,何以Annie沒有工作簽証,能夠到處打工,這一份還要是白工。可能,外國人就是有這種難以想像的浪漫,是一世打工的亞洲人永遠想像不來。正如我來澳洲前,”Gap Year”這回事似乎天方夜談,原來,在外國人眼中,這是普通不過的事情。

跟著Annie,其實工作非常輕鬆。即使她覺得我有充足經驗,也只安排我做較簡單的工作。由於這是一家渡假式公寓,不少住客離開時,都會留下一大堆食物和飲品,Annie邊做邊問我餓不餓,然後大家一起「開餐」。她給我拿了很多意大利麵,又有日式烏冬,更有很多瓶啤酒。Annie知道這對Backpacker而言,是省錢的良機,她告訴我,這些食物她已經有很多,並拿了一個大膠袋給我全放好。我說,這是大家一起找到,應該平分呀。Annie卻說,背包客比她更需要這些東西,她說:「The more you save, the easier in your journey, take it!」

盛情難卻,下班後,我把大包小包拿回Backpacker,比昨天更重。我打開袋子,不單有大量食材,更有難買的中式醬料,這些食物相信足夠我吃上一星期,還有汽水、啤酒、糖果、餅乾、薯片,這一切我不捨得買的零食都在其中。這些東西,平日在香港可能隨手可得,在澳洲,為了省錢,甚麼都要節衣縮食,看著這「豐富」的收獲,突然從心感動。也許,我今天不用到超級市場了。

看著眼前的食物,我覺得那些住客也太浪費吧?買了半打啤酒卻喝剩五罐、一箱薯片只打開盒子,裡頭卻原封不動,還有其他食材,甚至連包裝紙都沒有拆。看來,有錢真可讓你無限揮霍。沒有經歷過徹底節儉的生活,大抵永遠不會明白這道理吧?

我花了接近半小時,才收拾好這堆「戰利品」,甚至,連common area的食物格都放不了,我要拿些到房間中。Ryan正準備上班,我給他遞上一包薯片,他興奮地說:「Wow, awesome man! I would love to work as a housekeeper! I’ve never tried this!」後來,我從Ryan身上知道,原來並非每個老外都「洗腳唔抹腳」,Ryan工作的薪水不高,所以他也吃得簡單。跟我一樣,零食對他來說,是一種奢侈品。

我把床鋪搬到上格床,空間感好多了,最少我可以盡情伸展。Ryan竟認為睡在下格床鋪較安全,不用夜夜對著鄰床的Brian。他奸笑:「You will understand someday, hahaha!」

安頓以後,我要做兩樣事情:買一台單車、找一份夜間工作。我相信,酒店的工作應該可以長做吧?看來Shane都是一個和善的老板,工作環境也不錯,我應該可以做下去的。不過,免得晚上無所事事,找份工作也好。

鎮上有兩家單車店鋪,大多以租單車為主,若要買一台單車,最便宜都要近200元,看見這個價錢,我真打了退堂鼓。店主大抵都感到我是個窮背包客,沒有太大意欲向我推銷。

單車這回事,還是再想吧?先找份工作好像較實際。我拿著履歷表,在街上走著,正打算步入一家餐廳時,卻有把聲音把我喊停:「Hey man, are you looking for jobs? I need a kitchen hand, if you want to work, you can start the day after tomorrow.」我回頭看看,那是旁邊飲品店的職員,他給我遞上名片,說:「Here’s my card. I need someone to help, think about it! You can reply me later.」我向他問了詳情,他說每天可在午餐後開始工作,大約工作兩三小時,薪水有17元一小時。我還未定過神來,餐廳也有人跑出來向我說:「I want a waiter, it seems like what you need, right?」

這是甚麼地方?竟有工作自己跑上門?我拿著履歷表在手,猶豫地說:「Ah… Yes…」餐廳的女職員,我相信也是經理,跟我說:「I need someone to work on weekend urgently, if you accept, everything is done.」我還誤以為要再經歷漫長的求職期,沒想到這裡竟是工作自動跑上門,我說:「Well, can I think about it first?」女職員微笑地說:「Of course! It’s the low season at this moment. I am glad that you come, there’s no backpacker here, and I am so sure that every shops need staff to work.」女職員略頓:「Wait for your reply!」

原以為「Low season」一定會求職艱難,原來竟有意想不到的反效果。我從沒想過,有工作會「Wait for my reply」,一般而言,「I am looking forward to have your reply」,只有我在電郵最後一句附上,在這裡,真受寵若驚。我在街頭上繼續走著,竟在超級市場前,又遇上了飲品店的老板,他給我一個微笑說:「Hey bro, I am waiting!」這個小鎮居民的過份熱情,我更有一刻懷疑,這會否是一個甚麼連環殺人犯控制的小鎮?

由於飲品店的工作一天只工作兩三小時,而餐廳又只在周末工作,我還是想找一份更多時數的工作。當然,找不到的話,兩份工作一起做也不錯,但要跟酒店的時間作調配,看來也有點麻煩。

我覺得自己很矛盾,在Tully時犯賤得甚麼都願意做,才不過兩天,換了新環境,我竟然有權抉擇做甚麼工作。作為一個背包客,我原來有選擇的權利!我不禁對這個地方產生美麗的幻想,要在這裡嘗試更多不同的事物,畢竟在一個有選擇權利的地方,若然我還隨波逐流,只為五斗米而折腰,恐怕不能圓滿旅程了。

有時候,命運的安排很奇妙,奇妙得你想像不到,命運之神到底在你身上做甚麼手腳。

我忽發奇想,如果,我在Port Douglas可以有一份薪水穩定的工作,何不體驗一下辛苦的工作?假如,我日後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受命運擺佈,被迫當著辛苦的工作時,又能否確實體會每份工作背後的種種?

要談辛苦的工作,小鎮之內該有甚麼工作是既辛苦又能體驗?對了,常聽人說華人餐館的工作最剝削,看電影的唐人街,那些員工都是千里迢迢到異鄉工作,即使被剝削也咬緊牙關面對。假如,我來了澳洲Working Holiday,看來怎也要嘗一下當華人餐廳的滋味吧?至少,我若真有傳聞所言備受剝削,我還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可以幫補及平衡。反正,這不過是一份晚間的兼職,有甚麼所謂?當我為著這不知哪來的奇怪想法而苦笑時,我抬頭竟見自己站在一家華人餐廳前。

 

**文章正陸續從Facebook Page搬到這邊,如欲繼續追看Ch.31前的文章,請到專頁的「The Story Within」相簿中繼續追看,謝謝**

 

如欲緊貼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