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七章:同居生活 (Final)

300810_4449830248883_1411366413_n

「多謝你呀!又得靠你才有工作!」阿Ca興奮大叫。

 

「我只叫你去試一下,最終也得靠你後天的『實力』才能成功呀!」我加重語氣在「實力」二字上,仍忍不住笑。

 

「別取笑我啦!」

 

「甚麼時候上班?」

 

「他說大半個月後,也好呀!可以安心玩玩,又可以做Royal Show。」

 

Royal Show在兩星期後舉行,這是我此行目標之一,都叫過阿Ca一起去試:「大半個月?是真是假呀?」以阿Ca這樣的對答也能獲聘,似乎這公司有點奇怪,當然,我沒有說出口;獲聘後還得等大半個月,以我過往經驗來看,變數之大似乎有點危險:「你找份工作當後備好一點呀!」

 

「沒關係!可以的了!」阿Ca沒遇過黑心老板,但我在Adelaide的原因,也是因為「隨你喜歡上班日期」的工作被騙來。不過,來了澳洲後,我愈來愈信命,一個人幸運與倒霉,絕對會影響他的前途,是後天再努力也改變不來。看阿Ca一直「符符碌碌」地過日子,卻又一次又一次戰勝難關,明顯她就是屬於「幸運」的一類人。她樂觀地說:「對了,教我做Housekeeping!我作假CV,騙了她自己做過Housekeeping...」

 

「吓?沒做過,怎裝做過呀?」這是我第一反應,細想又非沒有可能:「其實...好像也真可以,畢竟每間酒店標準都不同,有再多經驗只是快慢之分別,最終得要酒店員工重新教你一遍...」我再想想,Housekeeping似乎真能瞞天過海,裝有經驗:「又給你『符碌』找到工作!」雖然阿Ca用上欺騙成份得到工作,但以她如斯對答竟也能成功,看來那酒店真等人用,有沒有經驗也關係不大:「好呀,在那些荒蕪地方你真能學好英語,別再『我think』啦!」

 

我簡單地教她鋪床技巧、清潔劑的運用等,實戰時也考她的造化了:「仁志義盡啦!教你去騙人!」

 

阿Ca高興地說:「謝謝你呀!幫我找工作、教我英語又教我Housekeeping。」

 

「謝甚麼啦,一場室友!」始終能幫到人,還算當個好事。

 

「我不是那空姐,懂說謝謝的!」阿Ca聽了晴晴的事後,常以此來嘲笑我。

 

阿Ca得了工作後幾天,到我失業了。風水輪流轉。

 

「Jacky, I am sorry that you don’t have to come starting from tomorrow. Maybe one or two months later, you can call me to see if there’s any staff needed.」某天,Tandi下班後對我說。

 

工廠的蘿蔔全都拔掉、喉管亦已接駁好,超市訂單不多,要再等蘿蔔生長才需大量人手,如今連那群印度嬸嬸也得放假,更何況是我這個背包客。

 

「It’s OK. I will go back to Hong Kong soon. I do appreciate for what you offer.」

 

「That’s fine. I guess we have to say goodbye?」

 

「Thanks for everything.」雖然工廠工作極沉悶,薪水也不多,勝在夠穩定、工廠內的嬸嬸人也很好,最少,Tandi到最後一刻都沒有「變臉」,是我在澳洲少有遇到的好工頭。

 

未知是我對蘿蔔廠感情不深,還是我做過太多份工,已習慣了這種顛沛流離的生活?看著這家工作了一個月的工廠,竟無過往不捨之情。Tandi向我握手:「Have a nice trip, my friend.」我慶幸,這大半年遇到了太多不歡而散的工作,在最後兩個月,我仍遇上了一個好工頭,到最後一刻都沒對我表露陰暗面的工頭。

 

阿Ca每天仍是無所事事地上網「等運到」,我覺得她對那份酒店工作好像太樂觀,看她來了一個月,開始有獨立思考,也懂得照顧自己,我都不想干涉她的私生活太多了。

 

在阿Ca前往Hawker工作前的空檔,恰好能到Royal Show工作一陣子。

 

的確,澳洲體驗難以全部圓滿,畢竟我已覺得自己的經歷比別人豐富得多了。可是,Royal Show卻是一個我離開澳洲前一大目標、最想做到的工作。阿Ca被我耳濡目染下,開始也對這份只有短短十多天的工作提起興趣,約定我們要一起去找工作。

 

距離Royal Show還有一段時間,我不想就此浪費掉時間。在蘿蔔工廠儲了一筆錢後,我決定實現來澳的又一目標。

 

當晴晴已經不再理會我,而Sayuri仍在Port Douglas打拼時,昔日的「約定」亦將永遠停留在「約定」的美好回憶中。時間有限,我決定在這段時間,前往那片心目中嚮往的紅土。

 

到這個地方,所費不菲,阿Ca當然沒有餘錢陪我去,我便退租一星期;阿Ca替我看管著行李,背上輕便背包,前往這個來澳背包客必到的一片樂土。

 

阿Ca在車站送別我:「記得回來呀!等你一起去Royal Show呀!」

 

我嘲笑她:「希望一星期後回來時,你還健在。」

 

「哈哈,我懂得照顧自己啦!」阿Ca滾動眼珠:「你會在那邊遇上空姐,原來她在等你,然後跟她一起回香港,不回來嗎?」

 

「小妹妹你看太多愛情小說了。」我想想:「有此一天煩請你幫我把行李寄回香港啦!」

 

「呵!一試你就知道你還未忘記人啦,還在逞強要忘情。」

 

的確,自上回在Adelaide見晴晴後,這一個月來跟Jeff、阿曦、阿Ca,甚至其他背包客,都是過著快樂的群體生活,我自己也想像不到,回復一個人後,會否又對晴晴陷入無限思念的死結中。

 

「說笑吧,別想那個女人了。」

 

「你不提起我怎會想到她?」

 

「你分明一直想著她,我也是女人呀!」阿Ca或多或少說中了我的心事,她向我揮手告別:「玩得開心點,我會照顧自己了。」

 

車子離開了Adelaide,很快便駛進了那條筆直的大公路,展開長達20小時之行程。時已入夜,我正準備睡覺,對那個地方不禁期待。

 

晴晴曾說過自己想來這個地方,在這趟旅途上,我可真想起她了。為切合環境,耳邊聽著平井堅的《輕閉雙眼》,是電影《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主題曲;阿紀與阿朔的動人故事,那年曾令我哭壞了眼,也是讓我,以及亞洲背包客對之嚮往的約定之地。

 

或多或少,因為這部電影及同名劇集,才讓我踏上這條路,前往位於澳洲中心地區,被稱為「世界中心」之地:Uluru。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