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四十一章:最美絕景 (Part 3)

【睇文前留意喇】
嚟緊2月26號有首次讀者聚會,等緊你嚟參加!
詳情請睇:goo.gl/lHXAeO,希望到時見到你 🙂

536504_4718416603374_1587067543_n

旅程繼續下去,景色開始愈來愈好,餘下路經的每個小鎮,像滿是牆身壁畫的Shiffield、像Launceston內的Cataract Gorge、像那個有如童話世界,處處歐洲復古建築的小鎮Ross、著名的Wineglass Bay,甚至隨便一處公路邊皆是美景。我曾覺得旅遊書上所寫的,每個小鎮皆以如進「童話」、如像「仙境」般迷人來形容,好像有點辭窮;親身經歷過後,始發現這一切並無誇張,唯獨是Tasmania這個地方,才能真正體現這一切形容詞的真義。Tasmania之美是用相機都不能完全展現那種力量,唯有靜靜與大自然融合,才能體驗最自然的震撼。

初遇小嘉時,還誤以為她是個很文靜的人,熟稔過後,她也是個玩得很投入的人。雖然行程多是靜態景點,有這個既文靜兼感性,又活潑好動、滿有鬼主意的「團友」,令這個光是賞景的旅行團也變得熱鬧好玩。沒想到,兩個「同是天涯淪落人」,竟因共鳴而成了朋友。

行程的末段,我們來到了Tasmania的南端,該處有更多奇形怪石、奇峰險谷,深呼一口從南極吹來,冰凍而新鮮的空氣,似有延壽之感。我誤以為這大半年來,在澳洲呼吸過的空氣已夠清新,原來也不及Tasmania十份之一。光是坐在海邊放空一切,吸著這些零污染的空氣,已是人生至高無上的享受。看過甚麼絕境也不值一提,是這裡才能給我身心,仿連內在靈性都一併放鬆之感。聽著驚濤拍岸的自然樂章,也覺心靈的煩瑣都一拼洗淨,若要選「忘情之旅」的有效療傷地,Tasmania或能成必然之選。

一星期的行程很快結束,環繞了Tasmania最著名的景點後,回到那座喜歡的城市Hobart。我打算多留幾天遊覽,而小嘉則明天便離開,返回大學,再過一周便回深圳;最後一夜,我跟她在這個美麗的小城市散步。她的行程趕急,來到Hobart並沒有好好逛過這座城市,我跟她沿著Salamanca Place一直走到Constitution Dock,她也被這裡的景色深深吸引:「很可惜呀!明天就要離開,才來一個星期就要走。」

這幾天認識的人,還有我們的團友,都深深愛上Tasmania的美好景色,紛紛感慨自己逗留時間太短。

沒有Sydney的璀璨夜景,Hobart位處全澳洲最南的城市,雖夜夜寒風蝕骨、仿被世人所忘,但這嬌美的城市晚上絕不孤單,寂靜的漁港與岸邊古老建築相映成趣。即使這是一個很小的小島(對比澳洲本土各省而言),這裡的自然風光仍讓我依依不捨。作為完成Working後的首個Holiday,我把時間算錯嗎?看著眼前的Sullivans Cove,想起快要回香港,不禁慨嘆光陰太短:「對呀,好喜歡這裡,我也不想回去。」

「快點離開澳洲也好,我不想給他的回憶煩著。」小嘉突然又感慨起來。

「你回大學也得要再看見他。」

「怎也不能逃避吧?反正我都快回深圳,應該也不會輕易見到他,只是多尷尬幾天而已。」

「希望你再見到他不會太痛苦啦,這個我明白的。」

「好多啦,真的,你不覺得你也好多嗎?我在澳洲玩了這些時間,心情也沒變太多,來到這個星期的旅行,好像放鬆多了。可能是認識了你吧,同是天涯淪落人。」小嘉拍拍我說。

「說的也是,希望你回去不會觸景傷情啦!」

「我頂多傷幾天便沒事,那你呢?」小嘉一臉認真地問我。

這個問題,我也答不上口,即使我已漸把晴晴放下,但說真正要放下一切,或許離開澳洲一天都未必能做到。

準備第二天的行程前,我送別了這位認識了短短一星期的好朋友。看這背著大背包的小嘉,與她嬌小身型相比,似乎那背包快把她壓死。我笑說:「你來讀書拿這麼一個大背包幹嗎?」

小嘉吐吐舌頭:「我都不是讀書材料,老早就準備到處旅遊,只是最後目的變了而已。」

「祝你快點忘記他。」

「你也是,很高興認識你。」小嘉發自內心的笑容,跟前幾天那崩潰嚎哭的樣子相比,我相信,Tasmania的「療傷之旅」真對她有幫助,她續說:「對了,真要寫書的話,寄一本給我呀!」

「哈哈,那一定了。」

「保持聯絡。」

送別小嘉以後,我繼續餘下行程,其中一個目標,便是登上Hobart高山Mount Wellington。雖然我在澳洲登過很多座高山,卻無一像她給我的感覺。山上寒風蝕骨,甚至得面對有如颶風級風速;視野全無阻隔,能一睹這個小島、這座城市的迷人景觀。我站在山頭上俯視Hobart,深深愛上這個地方了。

在最高處看下去,Hobart更添可愛迷人。就在全球最美麗之一的島上,靜靜地聳立著這麼一座城市。古老與現代化交融之完美,當可堪地理教科書上的示範例子;背山面海被大自然環抱,卻無大城市那被過度繁華所沾污的氣息,與先天自然氣氛完全融合。說起澳洲大城市,你會聽過Sydney、Melbourne、Brisbane、Darwin、Perth,但你會認識Hobart嗎?在我眼前,她在一個仿佛為世所忘的土地上,默默地生存著。

「The way life should be」是Hobart旅遊局給城市的標語,我不能同意更多。

由於我太喜歡這個地方,我決定多參加一個一日的Local Tour,前往Bruny Island,一個位於Tasmania南邊的小島。那是一個乘小艇遊覽的Local Tour,乘坐快艇環遊這個充滿奇岩異石的島嶼。登船時,導遊先給我們吃暈浪丸,我還誤以為是多此一舉的行為,畢竟我一直都不會暈船浪,可沒想到,這個看似靜態的觀景團,原來是趟驚險刺激的旅程。

由於我只有一個人,被安排沒有人願意坐的船頭位置,照理觀景團的船頭位置,是最多遊客會搶著坐,這刻竟空空如也?出發前,導遊更給我們穿上救生衣,且向坐在船頭的我說:「You have to be very careful, don’t try to stand up until I told to do so.」

這是一句我永遠都記得的「溫馨提示」。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