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其頓奇遇記:人生首次被拒入境驚險事件簿

Part 1:咪玩我啦

resources (4)

 

由於時間所限,再加上前段地方的景色太美,因此我決定不到巴爾幹半島中間的幾個國家,直接從保加利亞首都索菲亞(Sofia)前往黑山共和國的著名旅遊城市Kotor。事先在網上查過,我可以經由塞爾維亞(Serbia)的城市Nis轉車,亦可到馬其頓(Macedonia) 的首都Skopje轉車。反正兩個地方都要停留一天轉車,我覺得前往Skopje好似較有趣,畢竟也是一個首都國家,觀光景點應比一個小城市多吧?

不過,前往Skopje也有點冒險,因為我得經過科索沃(Krosov)才能進入黑山共和國。由於中國並不承認科索沃為一國家,因此持有香港特區護照的人,理論上能進入科索沃,但也得冒一定風險,若對方堅拒讓你入境,香港政府也愛莫能助。我沒有攜帶BNO在身,仍決定一搏,畢竟網上也有成功的例子。

在我到達Skopje一刻便馬上前往購買巴士票,沒想到職員卻表示前往科索沃的路因為大雪而封了,暫時仍未有重開時間,要我下午兩時回頭再問。

待下午兩時回到巴士站,職員竟表示早就通知了巴士不能行駛,要待四天後才回復正常。我說,早上才跟我說待兩時回來,怎麼不老早跟我說?職員卻一臉沒所謂的樣子,內心似乎在說:「關我X事咩?」由於時間所限,我可以遲一天到黑山,卻不能多待四天,我得要想辦法。

我問售票職員:「Can you check if there’s any other possible way going to Montenegro?」

職員說:「I don’t know.」

我當然知道查得到,但由於車站沒有Wifi,我只能靠職員的電腦:「Can you please check it for me?」

職員:「I can’t, ask the information counter.」

售票處跟information center只隔兩個窗口,職員大可替我問問她的同事。

「Sorry, can you check if there’s any buses that can go to Montenegro?」

「The bus is not in service until next Tuesday.」

「I know, can you please check the other way for me? Like the buses passing through Serbia or Albania?」

幸好,我對這一帶國家地理有過資料搜集。澳洲給我的本能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需時刻找後備計劃。

「I don’t know, you should ask the ticketing counter.」

「But they send me here!」

「I don’t know how to check, my computer only can access limited information, go to the ticketing counter!」

那麼你當甚麼information center?

我回去了。

「The lady send me back here. Should I transfer somewhere like back to Nis? Or train?」

「This is the bus station!」

「I know, I am just asking, you know?」(他你個媽的丫)

「But this is the bus station!」

我沒好氣了。

「OK, can you tell me where’s the train station?」

「Turn right and go upstairs.」

我依其方向走到樓上,確見幾個月台,竟找不到售票處。我問一個火車站職員哪兒能買票,他說:「Let me show you.」

我跟著他的帶領,向著一個熟識的方向走,我深知道結果...

我回到原點。

職員如常地大叫:「This is the bus station!」

「I know! There’s no train ticketing office upstair and the officer brings me back here! I know this is the bus station. and I just want to buy a ticket to Montenegro, I don’t care by bus or by train, OK?」我不想再糾纏下去,直接問:「How about this, you just show me the timetable to Nis.」

她寫了幾個時間給我:「You can go there and transfer to Montenegro!」

你現在又知道了?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開始有點緊張,畢竟我真不想無了期地等待,哪怕是飛機我也想離開這裡。以防萬一,我覺得還是一查Nis到Montenegro的巴士時間較好,否則到了那邊才發現沒有巴士,又得多待一天豈不是浪費時間?我回到Nis已是浪費時間的行為了,便跑到附近商場「偷Wifi」來查時間。

我用了極速十分鐘的時間查得了一切,並預訂了Hostel,馬上趕回巴士站購票。那職員竟離奇地說:「Why don’t you take the train?」

「I CAN’T FIND THE TRAIN TICKETING OFFICE, OK?」對著這些人真的不耐煩了,我說:「One ticket to Nis.」

「Wait a minute, I am off.」

他媽的,你能先替我購票嗎?未幾,另一位胖女人坐下來。

「Nice? It’s in France!」

「Not Nice! Nis! Serbia, you know?」

「No, we don’t have bus to France.」

「Serbia! Not France! Nis! You know where is it?」我看著巴士快將開出,加上折騰了一個下午,真按捺不住。

「Nis? No.」她一臉不解。

「Can you find someone who knows English?」

她真找來她的上司,似乎她真的不黯英語。她的上司為她找到了Nis的票,我付了錢,她還一臉不解地看著我的票:「Nis?」

他媽的,你一天有幾班車到NIs,你竟不知這是甚麼地方?

我沒好氣,為著能成功離開這個夢魘般的地方而高興,購一車票竟花了我足足兩個多小時,背著行李走來走去。

成功上到巴士,我鬆了一口氣。其實我對馬其頓的印象尚可,只是這個巴士/火車站令我光火了。

對,我到離開時仍不知道火車站售票處在哪。

我舒舒服服閉上眼睛小休,離開了馬其頓的邊境,我鬆了一口氣,期待著黑山的美景。

進入塞爾維亞的邊境,車子停了很久,我看到關員拿著一本藍色護照左看右看,那明顯是我的護照,我心知不妙。

車上乘客開始鼓譟,由於等得太久,他們的目光似乎想把我掉下車。可是,不用他們行動,已有海關關員上車。

「You, get all your luggage, come with me.」

*****

Part 2:我是香港人!

resources (3)

「You can go now!」職員揚揚手,示意司機驅車離開。司機不帶一絲憐憫,回頭就走。

 

「Wait!」我本能反應拍著車門,司機當然沒有理會。我心知不妙,連巴士也開走了,這肯定有大麻煩,我內心一寒。

「Visa! You need visa!」辦公室的職員看著我,仿把我當作是個非法入境者般,從頭到腳來回審視著我。

「No! Hong Kong people doesn’t need a visa!」

「Chinese needs a visa!」

「Hong Kong is different from China.」

「Nonono… Passport. Visa.」這糟老頭明顯不懂英語。

「I am from Hong Kong! OK? Check it! No visa is needed!」

「No, you are not. Chinese… No, you have to go back.」

「HONG KONG DOESN’T NEED A VISA!」我情急之下,已不懂說第二句話,也不知道怎能跟一個不黯英語的人解釋這問題。職員與同事相視,搖搖頭,以一副「同你講都多餘」的表情,為我蓋下了這印章,我相信是「被拒入境」之類的意思。他把護照遞給我:「Go back.」

他媽的,我只是路經「貴境」,拒絕我便算,但我要怎樣回頭?這才是大問題:「OK, how can I go back to Macedonia?」

「Skopje, go back for your visa.」

「I know Skopje! How can I go back to Skopje!」

「Go. That way.」他示意我走回頭。

「I mean, can you arrange a bus or a car for me? How can I go back to Skopje? By foot?」

「No. You have to go back!」

我真是光火了,半夜三更在此地與這些不黯英語的官員對牛彈琴,你到底想我怎麼樣:「I can’t walk back to Skopje!」

「You need a visa!」

他媽的,你明白我在說甚麼嗎?我大叫:「Can you get someone knows English?」

職員搖搖頭,總算願意找個路過懂英語的司機來,司機向我說:「You need a visa to get in Serbia!」

「I know! I don’t care whether I can get in to Serbia! If they don’t let me in, fine, I can go back to Skopje! But I need a car!」

「Oh! Yes! You have to take a car!」

他媽的,你總算明白問題所在了。

「You got the point!」

他對官員用當地語言解釋,職員粗暴地一臉不在乎的樣子,然後司機說:「That’s not their business, you have to find your own way.」

「What?」

「Maybe you can hitchhike, or find a taxi?」

「Hitchhike or find a taxi? In the border? Seriously?」

他再跟職員耳語,續說:「Maybe you can go to the nearest town taking taxi.」

「How far is it?」

「Not far, 30 minutes by car.」

「But I still need a car, you know? 30 minutes by car, I have to walk for a few hours to get there! Damn it!」

「Well! I don’t know what you can do… How about this, you go back to Macedonia border to seek help, they are just over there for about 100 metres.」

「What? I go back and ask them? Can they at least send an officer with me?」我怎麼能回頭問他們?怎樣解釋這無厘頭的意外?

司機又向職員解釋,然後對我翻譯:「That’s not your fault, it’s the fault of Macedonia. Don’t worry, they will handle it.」

這不是我的錯,也不是馬其頓的錯,是你們的錯,我現在真的很「worry」。

「Damn it, I just need a car! You guys don’t let me in and I have to deal with this shit on my own?」我再一次表示不滿。

「That is not my business.」職員索性回頭便走,而司機亦無可奈何。我站在兩個邊境中間,不知如何是好。

司機只充當翻譯,也不能幫到我甚麼,他指指前方,我當然知道那是馬其頓邊境,但要我在大貨車和大巴士之間徒步走回邊境,你玩我嗎?這些人也真太不友善了。

他們或許也不怕你「賴死唔走」,難道我要在此留上一夜?我被拋在路中心,沒有人管我,寒風蝕骨,實在想不到我在保加利亞一個錯誤的決定,竟讓我落得如斯下場,遇上接二連三一場又一場的意外。

沒法子了。我背起沉甸甸的背包,亮起電話,在漆黑之中盡量走回路邊,內心焦急下仍難顧安危。

走到馬其頓邊境,關員馬上截著我,問我為甚麼回頭,我約略解釋了這個故事,他說:「Impossible! Hong Kong passport can entry to Serbia!」

多諷刺。

我循他指示跑到邊境大樓,第一時間便找個關員解釋這個問題,那女人竟說:「Hong Kong passport can enter Serbia!」她拉著我:「You see that building? That is Serbia border, go and tell them you come from Hong Kong, they will let you in.」

「They don’t understand! And yes I know, I come from there! They expeled me from the border!」

「Oh really?」難到我坐飛機過來嗎?

「I don’t care to go Serbia or Machedonia! I just want a place for me to stay for one night, and I need a car!」

「Try! Try to persuade them!」

明顯地,雙方不想惹麻煩、互推責任。

「I’ve dealed with them for almost an hour, if I really have to go back, can you send someone to go with me? I don’t think they know English.」

「OK, please wait, let me call them.」

胖女人拿起電話,大抵向對方打電話吧,我心中暗喜,終於遇上了一個好人、一個懂英文的人。

未幾,胖女人回頭拿著包包對我說:「Wait here, we are changing shift, tell your story to my colleague and they will help you.」

「What?!」辛辛苦苦解釋了大半天,又要我從頭說一次?去哪兒都好,我只想好好睡一覺,有人可以帶我去一個有旅館的地方嗎?!

*****

 Part 3:人生中最低聲下氣的幾分鐘

resources (2)

換班的過程中,眾人來來往往,我站在邊境辦事處內,竟仿如罪犯般。上一更的人大抵都知道我的故事,離開前反對我惡言相向:「Stay here! Don’t go anywhere!」我都想「Go anywhere」,但這正是我的最大問題。

 

我如像「孤兒仔」般待了超過15分鐘,心情忐忑不安,直至我見他們好像「安定」了,才敲門問接更的人:「Excuse me…?」

「What are you doing here?」剛才那個男人入門前明明看到了我,卻沒作過問。明顯地,上一更的胖女人沒告訴他發生甚麼事。

我把故事從頭說起。

那男人一臉茫然,沒有甚麼反應,我續說:「So… What can I do now?」

他怒說:「Hey! Speak in English! I don’t understand!」

「I am speaking in English, OK?」

「I don’t understand.」

「Can you get someone know English to me?」

他似乎仍不願意承認,自己不懂英語的事實,喃喃自語地離開了辦公室。未幾,一個類似他上司的人問我:「So you want to go to Serbia, right?」

天呀,你們明白我的處境嗎?我索性直言:「I don’t want to go to Serbia, they don’t let me in, fine. They want me to go back to Skopje, fine. That’s what I want now. Can you please show me the way to go Skopje?」我急得把話一次過說出口。

「That’s not our fault, that’s the fault of Serbia.」

天呀,請別再把責任推來推去吧:「Of course, it is their fault, I am not blaming you guys, I just want to find some way going to Skopje, please help me!」

他看似一知半解,又到室外找了一個司機向我翻譯,司機又說:「You should find a taxi nearby.」

有誰可以給我一根手槍自轟嗎?對著這班人我真的要發瘋了!

我回頭問那「上司」:「Is that if I can’t find my own way back to Skopje, I have to stay here for a night?」

「No, you can’t stay here. You must go!」

「Then, please show me a possible way to leave!」我作出一個最「土豪」的行為,掏出一張100元歐羅:「See? I can pay! I wanna to go! Anyway!」

「Well, I can’t accept it… I can’t…」

他媽的!走又走不來,留又留不來,你想我怎麼樣?

當然,我來的車費才10歐羅,我總不相信他們要收我100歐羅。

突然,剛才那個不黯英語的職員跑出來,指著前方:「See that bus? The bus is going back to Skopje! Catch it!」

你突然又懂英語。

他的上司與司機仿「甩難」般,馬上離開。

在東歐這些長途巴士或火車中,邊境是來回兩台車的接軌一刻,就是給我這些「被拒入境人士」回頭。幸好,這班車Delay了近一小時才到達這裡,我如獲神助。

正當我打算找那職員替我「解畫」時,馬路邊早已空空如也,他們絕對覺得,「你死你事」。

我獨個兒背著沉甸甸行李,橫過n線行車,向巴士方向衝去,一邊大叫:「Wait!!!!!!」

幸好,我跑到巴士跟前,車子仍在檢查行李過程中,我敲敲司機的窗戶,他以一臉不解的模樣看著我。

我馬上用最簡單的句子解釋這一切:「Skopje? Please, Serbia expeled me, I have to go back to Skopje.」

「You can’t get in the bus here!」

「I know, but please, they can’t let me in, and you are the only bus going back at this time, you got one more seat in the bus? Please… Please…」我覺得我差點要跪下來,這是個最後希望,我不想流落這裡。

「But I can’t let you in! Money… Money!」

要錢嗎?

我再次「土豪」,拿出鈔票:「I can pay, OK?」

「I can’t let you in! I… I have to go soon. Uh…」司機結結巴巴:「English…」我直覺,這司機又不懂英語。

我拉著司機的窗戶:「Wait wait wait… Please, please don’t go. Wait a minute. Can you find some passenger talk to me?」

我覺得,這是我一生中,最低聲下氣求人的一次。

攝於Vardar River @ Skopje, Macedonia

*****

 Part 4:計劃又一次趕不上變化

resources (1)

旅遊巴上,走來了一個女乘客,我又第n次跟她說了這個,我一小時內說了幾次的故事。她又說:「You can’t get in here!」

真是有理說不清:「Please, the officer told me to get on the bus!」我真想把他們拉出來,向司機解釋。

 

 

「The driver said, you have to pay.」

Fuck! 我老早說了錢不是問題呀,你們這班人明白我說甚麼嗎?我嘗試平心靜氣地說:「Ok, I can pay, is that I can get on the bus?」

「No, you can’t get in here.」

頂你個肺:「So I can’t get on the bus even I can pay?」她又對司機翻譯,續說:「You have to pay immediately, but you can’t get on the bus.」

「So what should I do?」我實沒耐性了,我懷疑女乘客也不太懂我在說甚麼。她再三把「You have to pay/ You can’t get on the bus」重覆了無數次後,我才明白,原來她的意思是說,我不得在關卡前的位置上車,而需到關卡後,即類似收費亭之後的位置,才能上車。因為,我所站的位置,理論上,仍未正式「過關」。

天呀,早說吧!

我終於能上車。司機又叫女乘客向我「訓話」,聲稱「下不為例」,不能在此截車云云,好了好了,我感激你「皇恩浩蕩」,好嗎?成功上車後,我完全不想理會他。我狼狽地背上沉重背包於中途上車,車上一眾乘客待我不懷好意,覺得我是非法入境者的眼光,我一生一世都不會忘記,那是,我一生中最難堪的一刻。

我這個人真的很倒霉,所以每次出門有任何「大移動」時,總會設定一堆「後備方案」,讓自己遇到甚麼意外時能馬上改變行程,正是我經常掛在口邊的「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幸好,我先前找過的Hostel地址還沒有刪除,怱怱辦理入住後,一條路封了、一條路又拒絕入境,便馬上找前往黑山的第三條路,經由旁邊國家阿爾巴尼亞(Albania)進入。

我致電到黑山入住的Hostel查詢,到底怎麼才能從馬其頓進入黑山,能否一天內跨越整個國家到達,電話裡頭的人說:「You have to go to XX, transfer a bus to XX, then transfer a bus to XX, then transfer another bus to XX, finally, you can go to XX, and then you can transfer a bus to XX, then, you can arrive the hostel.」

我完全不懂他在說甚麼:「Is that possible if I can come to the hostel within a day?」

「Yes, it is not far away.」

「But I have to change more than 5 buses?」

「Uh… yes. Still, I think you can do it.」

「Are you sure?」

「Well, depend on your luck. Call me if you can’t make it.」

我相信這個電話要打定了。他的說話有點不負責任,我亦不相信他能助我甚麼,我決定靠自己。

翻查資料後,我終於明白他在說甚麼。他沒有騙我,眼前這艱巨的行程,可真把我嚇怕了。

從Skopje出發,我先要坐8個半小時巴士到阿爾巴尼亞首都Tirana,於Triana乘搭個半小時當地巴士到邊境城市Shkodra,再從Shkodra轉乘一小時巴士到黑山的邊境城市Ulcinj,好運的話,我可以趕得上巴士,從Ulcinj直接到達我入住的地方Kotor,不然我得到另一旅遊城市Budva再轉乘巴士前往。前後所需的時間真的不多,連同轉車時間,大約17-18小時吧!

你不明白我說甚麼?不緊要,總知就是很麻煩,那一刻,我也不明白我要怎麼去,還得在一天之內。

最要命的是,我在網上找到資料,阿爾巴尼亞是巴爾幹國家中交通最不便的國家,因為他們沒有一個明確的巴士總站,甚至連當地人都不清楚巴士站在哪。我有兩程巴士都要在這國家乘坐,別說上車的巴士在哪,我連下車的地方在哪都不知曉。也先別說我能否一天內到達黑山,我更生怕自己將會迷失於這個國家之中,畢竟,我事前並沒有打算來這國家,現只單靠這夜時近凌晨,用上僅僅一小時的「資料搜集」。經歷了一整夜心情大起大落的意外,這一刻已累得眼睛也掙不開,在這天的意外後,我甚至懷疑,我會否又「被拒入境」/「被拒上車」?我真能成功到達目的地嗎?

我覺得,我在這情況下,仍有能撐至這一刻,用盡最後一分精力去研究一條應變行程,已很厲害了。而且,我將睡不夠四小時,乘坐最早的巴士出發。精神不佳下,遇到甚麼意外我能應付得到嗎?

在網路上,我看到了很多旅客在阿爾巴尼亞因交通問題而迷路,或是被非法司機載到不知甚麼地方的故事,幾個網站所說的巴士站都不同,畢竟他們並沒有一個「Official」的巴士總站。

記得我到在香港到石澳行山時,中途遇上了一對外國情侶,跟司機言語不通,得靠我幫助他們才能上對的車、在對的站下車。由於那是閒日,他們等了很久都沒有一個懂英語的人路過,因而對我心存感激。

這一刻,我很希望我會遇上這些人,因為,我覺得我明天那場「冒險」,坐的就是跟他們一樣的交通工具。

那,根本就是香港的「紅Van」。

對嗎?試想一下,一個不黯本土語言的遊客,怎樣坐「紅Van」?即使長途巴士的司機都不黯英語,這些Local Bus的司機真懂你在說甚麼嗎?

攝於National History Museum @ Tirana, Albania

*****

Final:珍惜美好的風景

resources

從Skopje乘坐最早的巴士,儘管可能性不大,我仍決定一搏,希望於晚上前到達,六點鐘離開那他媽的馬其頓巴士總站。昨天實在太累,我仍在半夢半醒間,終於到了馬其頓接壤阿爾巴尼亞的邊境。有了昨天的恐懼,我緊張得手心出汗。待司機回到巴士,我看到那本唯一的「藍色護照」,不禁「呼」一聲鬆口氣,司機見狀,笑說:「Worry?」

 

我不畏言:「Yes!」

他明顯英語不佳:「Tourist? Oh? Hong Kong?」

「Yes Hong Kong!」天呀!終於有人認識香港與中國的分別!他笑說:「Kung Fu! Right?」然後,這個司機每次停油站時見到我,都不斷跟我說:「Hey tourist, don’t worry!」/「Enjoy the view!」

中途有一個馬其頓的年青人也逗我說話,他也看得出我過關時有點緊張,我告訴了他故事後,他樂觀地笑:「You want to arrive Montenegro within one day? What an adventure!」他拍拍我的膊頭說:「Hey man, don’t worry, everything is gonna to be fine.」

到達時,司機大叫:「Welcome to Albania! Hong Kong tourist!」

有別於昨天的冷漠,這些乘客令我倍感溫暖。

到了Albania首都Tirana,果真是一片混亂,感覺有點像印度,下車後我一片茫然,不知自己身處何方。司機竟跟我握握手:「Go luck for your trip, tourist!」天呀,昨天那些冷漠的人是從哪來?

我問司機怎樣找去Shkodra的巴士,他英語有限,幫不到我,一位當地的女學生竟主動上前說:「I can bring you!」

她在途中不斷跟我說著Tirana的故事,為我介紹不同建築物,又刻意為我拍照,希望我在這趟「過境之旅」也記住Albania的風景,有天能再來臨。短短的旅途上,她為我簡介了一切景色,為我作出了一回精簡的Localtour。她把我帶到巴士站的街口,對我說,往前多走五分鐘便到了,臨行前仍不忘告誡我:「Becareful for you wallet, everything is possible here.」

萍水相逢,她竟給我一個熱情的擁抱:「Good luck! You can do it.」

如沒有她,我肯定難在這混亂的城市中,找到這個連站牌都沒有的巴士站。Tirana果然「不負眾望」,路面情況混亂不堪,別說外國人,我相信連當地人都難知那些混亂的巴士到底會在哪停站。

為省時間,我連午飯也沒空吃,在Tirana前後共停留了約20分鐘,便準備跳上接駁巴士前往邊境城市Shkodra。我看著那些有如內地「黑車」般的私家車,不敢上車,而司機除了「Shkodra」以外似乎不黯一句英語。當我猶豫之時,一位年青人跳上了車:「Tourist? Come! Don’t be afraid!」在內地,你或會覺得這是一場「騙局」,但這位年青人卻令我很放心。

雖然過程真有點驚險(有機會再作分享),但這位年青人卻真給了我信心,並於旅途上告知我大約甚麼時候會到達,讓我終於成功到達目的地。我於15:50到達,慶幸有他給我的肯定答案,否則我猶豫多一會,誤了巴士,肯定來不到這裡了,甚至能給我趕上16:00的巴士。我沒想到自己那麼幸運,竟能趕得及。

當然,命運之神不會這樣看顧我,我跑到巴士站前,才知道前往黑山邊境城市Ulcinj的巴士已經取消。

他媽的!怎辦?

我很難想像,連唯一通過邊境Ulcinj的巴士也能取消。幸好,我老早知道自己倒霉,已先找了Shkodra的Hostel,就去住一夜吧,到了Hostel總有辦法的。反正,我竟能在日落前來到這個邊境城市,已覺得自己很厲害了。

當我惆悵之際,一名黑山的女孩上前問我:「Are you… going to Ulcinj? We’ve got three people, a taxi driver can drive us there.」

她的說話令我如在注洋中找到浮木。就此,我又登上了另一架「黑車」。

來到阿爾巴尼亞和黑山的邊境,我的護照又被扣押了,關員來來回回地走著,並上下打量著我。其後,他對我說:「You need a visa. Traveler? To?」

我心中一涼,正盤算如何是好時,黑山女孩馬上說:「He’s going to Montenegro with us, we are having a road trip!」同行的幾位乘客也馬上識趣地點頭和應。

關員一臉懷疑,拿著我的護照,那是我人生中最漫長的五秒鐘。

「Ok, you can go.」

我強作鎮定地拿下護照。雖然我並非犯了甚麼法,但這經驗也真夠我嚇破膽了,有此反應也不出奇。車子離開了關卡,我激動地向這些萍水相逢的人說:「Thank you so much!」黑山女孩笑說:「I know, tourist always get troubles here. Where are you going? I can show you the bus station.」

此時,車子越過邊境,我看到「Welcome to Montenegro」的告示牌,我的淚水已禁不住掉下來。

怎想到,一趟簡單的行程,我竟要歷劫驚濤才能到達?想起這短短一天內所經歷的變卦,我真百感交集,既能說自己太倒霉,更應說自己太幸運。

我很高興,這天我遇上了這一切一切的好人,沒有遇上這些人,沒有他們的幫助,我絕對沒可能在混亂的城市、拖著疲累的身軀,於一天內橫跨三個國家,成功到達目的地。可能,我在馬其頓的邊境遇上了最不堪的人,卻因此見證到人性最光輝一面。感激這一切遇上的好人好事,有朝一日,我一定會再來Albania的。

最後,我更趕得及乘Ulcinj前往目的地Kotor的巴士,在夜裡到達了Hostel。

黑山共和國是我此行最喜歡的國家,除了遇上了好旅伴和好風景外,更因著這場意外所遇到的種種人和事,而令我更懂珍惜這個地方。我看到這一切最美麗的風景,能夠「冇穿冇爛」,兼沒有再經歷更多場意外,順利到達這裡,正是因為遇上你們,助我來到這裡。是你們簡簡單單的「拔刀相助」,令我能夠剛好接上一班又一班的巴士,前後全沒有多於三十分鐘。

這場意外,令我學會了感激與珍惜。眼前最美的風景,得來不易。

我看著這個景色,深呼吸一口氣。其實,換個角度想,風平浪靜的旅行,或許不及一場意外頻生的旅行來得更深刻。意外,可能會令我看清人的劣根性,與此同時,其所併發的人性光輝,也令你始終不及吧?

攝於St. John Fortress, Kotor @ Montenegro

 

【延伸閱讀】莫斯科機場「嬲到震」奇遇記

【延伸閱讀】在迪士尼一趟驚喜的窩心體驗

【延伸閱讀】黃山奇遇記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