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四十三章:尋找快樂 (Final)

537580_10200103792782590_1337430227_n常住那些恐怖的「地獄住宿」,住進這溫馨舒適的客房,真讓我有久違了「家」的感覺。

在大約十度的微冷氣溫中,我躲在阿泰提供的大綿被中,暖和感是在Backpacker完全感受不到的。這夜,我不用再飽受露營的寒風蝕骨,也不用被Backpacker內的噪音滋擾,我覺得很舒服。關上了大燈,只開著床頭燈,一絲微光滲透整個房間,成了很好的氣氛,Carol不其與我繼續聊天。這麼一聊,又上大半小時了。

人的際遇與經歷很有趣,Carol驚訝我竟無住過一家「正常」的Sharehouse,我更驚訝她來了澳洲整整大半年,竟沒住過Backpacker。她過去大半年都只在Townsville中渡過,一直住在偌大的Sharehouse內,從不知道外頭背包客的情況。她眼看簽証將至,便來Perth尋找機會,目的當然也為求二簽而來。她在Townsville待遇極好,從沒受過背包客一貫的辛酸,一時誤信別人來到Perth,始發現那二簽的工作機會是假的。時間將至,她也前路茫茫,我問她到底想找甚麼工作,她表示自己也說不清,只有一個目標:盡量不回香港。

我自知已沒機會申請二簽,有的話,我相信家人也會把我罵個半死。可是,來到這一刻,我在澳洲的時間開始倒數,深知自己將會極不捨得這個地方,也很想把這份感覺延續下去,不想回香港。我知道,現實的我們,終歸也要回到那個現實社會。二簽很易,移民卻難,即使二簽了,有朝一日也得離開。我沒聽過哪個來澳洲的背包客有想回港念頭,每個人都只願留在這個夢天堂,只是,這個夢很難一直發下去,難道終其一生都在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曾經,我很看不起這些求二簽,原因只為「不想回香港」的人。我覺得他們很沒大志,只是逃避現實。來到這一刻,我自己也對這個界線有所模糊,骨子裡,我也很想永遠不回香港。

我和Carol從這些較沉重的課題,開始轉移其他話題,躲在暖烘烘的被窩裡,聊天氣氛極好,甚至忘掉了時間,直至凌晨。在Backpacker內認識到不同朋友,聊得再晚也得要顧及其他正在睡覺的室友而收歛,又或是大家明天要上班,很難聊個通宵達旦。恰好,在這家小小的二人房內,我和Carol二人同屬「失業人士」,才有這些興致。

這一年來,我大部份時間都維持一個人的生活。認識到很多人,卻很少有這些溫馨的時刻。一段漫長的旅程中,人與人的交流是很重要的,我看到了很多最美的風景、有過很多美好的回憶,原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才是最簡單的快樂。

在阿泰的家中,偶爾我會外出逛逛,也會跟Carol到超級市場買菜。有時候,Royce接阿King下班,更會開車載我們。有一次,我和Carol步行到超級市場途中遇上了傾盆大雨,恰好阿King和Royce下班路過,便馬上高呼我們,刻意接載我們兩個狼狽不堪的人到超級市場。我和Carol連聲道謝,畢竟他們只是路過,阿King卻說:「大家香港人,同一屋簷下,用不著客氣!」然後,Royce像「女主人」一樣捉著男友的手,甜蜜地說:「對了,我們也順道去買菜吧!」

我跟他們的交情不深,甚至只有簡簡單單、短暫的一個星期,卻跟這三個室友,建立出一種如像「家人」的關係,再加上Nana這個女孩經常為我們送上甜點、阿泰妻子為我們炮製的老火湯及糖水,我發現,在這裡的生活,給了我這一年從沒體驗過,一種真真正正「家」的生活。

這星期過得很充實、很寫意。我沒有為自己計劃任何事情,也沒有為求職而苦惱,只計劃下一趟行程及記錄這一年的故事。阿泰的家不像Joe般豪華,勝在地方夠開揚。雖然Perth的天氣陰沉不定,遇上天色清朗時,淡淡的陽光也很溫暖。我喜歡跑到阿泰小小的花園內,他養了兩頭公雞,跟牠們逗樂成了生活的又一樂趣。我很慶幸有Carol這個健談的女生,與我一樣無所事事地待著,有個伴終日閒話家常、聽歌聊天,是我這年來一味在趕趕趕,內心不斷有個目標要完成下,難以體會、全無壓力的閒適,是一回全心的「渡假」。晚上,當阿King下班後,客廳那張乒乓球桌又充滿了熱鬧的聲音,而阿泰更無一點房東架子,經常跟我們打成一片,笑聲滿載。為我在澳洲的最後半個月,增添了最難忘快樂的回憶。

離開阿泰家前的兩天,是我的生日。雖然我跟眾人已很熟稔,仍不至於刻意跟他們說「我快將生日了」,當天Carol約了一個朋友到Rottnest Island,我意識到自己將會一個人渡過。我在Perth沒有朋友,也難找個誰替我慶祝,因此只打算獨個兒渡過,反正快將離開澳洲,就吃一頓好的吧!

在生日的前一夜,我收到晴晴的短訊。Uluru那件事後,我跟晴晴的聯絡已很少了。當然,我在她心目中地位之低,她當然不會記得我的生日:「In Perth tmr? I will come.」

我內心深處知道自己仍沒有放低晴晴,即使這個約會並無甚麼意義可言,再次見面可能又會搞出甚麼難堪的場面,我倒沒想過,自己在離開澳洲前,竟會再次跟她見面。回想我在Adelaide跟她兩天的相處,是我在澳洲最快樂的兩天,也沒有甚麼尷尬,而且,自己的生日,有一個特別的人跟自己渡過,目標談不上慶祝,我還是十分高興的。

「Sure! What time?」

「暫定11點?起身再搵你,盡早啦我」

於我而言,Perth的美好、給我的快樂或源於這大屋中的一段段友情,最終可會被晴晴破壞?

我不知道自己應用甚麼心態來看待這次約會,這一夜,在跟Carol的笑語時,對明天還是有一定期待,甚至暗自幻想,晴晴到底會否記得我的生日?是否衝著此而來?

的確,Perth給我的第一印象或不及預期,但這一星期終讓我覺得,自己也尋找到這份久仰大名的「柏斯快樂」了。或許Perth這個地方給背包客的回憶,是每個來澳洲尋夢的年青人,必須經歷的階段吧?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