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嘉年華百態奇遇(Part 2):那些大兵女神與港豬的故事(一至四部全集連後傳)

警告:下文含有大量粗口,可能會引起閣下情緒極度不安,請讀者留意。

 

Story 1:唔好搵個為你All-in嘅男友,都唔好搵個叫你All-in嘅女友

52609126_2470218179719455_139857578405396480_n

如上篇所講,返呢啲工最怕遇到怪獸家長客,情侶同後生一班朋友就比較好相處,始終傾得埋,輸咗又唔會賴皮,甚至啲人見你悶/累,撩你講兩句嘢,都幾窩心嘅。

咁當然,「情侶」好多時關係都只不過係「女神」同「大兵」,有啲仲好好笑添。我哋成班成日都話,嚟到嘉年華就係「大兵」一展身手好機會,唔知點解大家知呢,但呢度「成班」人都係仔嚟,原因自行領會。

話說,有一對情侶埋嚟,個男仔掟極都唔中,個女仔話:「妖,all-in啦!」

個男仔又真係話:「All-in!」

間中無啦啦係有啲人覺得好型嗌「All-in」,但我覺得呢個字只係型在嗌果一下,你All唔All都係咁玩。雖然成個嘉年華實際上真係一個老少咸宜賭場,但呢度始終唔係賭場喎。

我呆咗:「你有50個幣喎!我逐次計?」

平時果啲「All-in」頂盡咪得十個八個,呢個誇張呀。

個男仔堅持:「All-in! 型啲!」

我心諗,其實唔型,仲有我理得你all唔all,係你all-in即係要霸住我最少廿分鐘,仲要同你數住!

呢啲嘢你一次唔得兩次唔得三次唔得,就係唔得,你愈激動就愈唔得,我反曬白眼:「ok,50個幣,你有100次機會。」

然後,睇住條友掟到成頭大汗手都震埋,掟到四十幾次我都肯定佢100次都唔中,因為佢衰衝動。你掟完停一停諗一諗拎返個手感,或者有機,唔停你衰硬。

結果,佢掟咗100次乜都冇,一般人哋衰咗我會講下爛gag化解,呢個,我唔識兜。

條女睇得出真心嬲,只講咗一句:「妖冇鬼用!」頭也不回就走。條仔無奈地同我講:「今晚冇得返屋企喇!喂靜靜雞講,其實有乜秘技?」

原來,你唔止衰衝動,仲衰要面,一早問我咪得囉。

反白眼反到我呢。

 

Story 2:要香港人諗多幾步真係好痛苦

52421014_2476820759059197_6514508924584984576_o

我哋遊戲要射跌七個樽先有獎,有條仔射跌四個,我一般忙果陣,人哋唔中我唔會出聲,直接砌返,你仲同人講句:「唔好意思差x個先中」,咁樣嘥多你兩秒,兩秒,可以做多好多嘢。

條仔喺我後面大叫:「喂!獎呢?」

我:「先生你仲差三個先有細獎喎。」

條仔:「細獎?我好撚肯定唔係囉,我冧撚咗九個囉仆街。」

因為已砌返,我好難拗,但啲客有90%都係跌呢個combination,原因物理專家歡迎解釋,我好肯定show返俾佢睇。

條仔:「係囉,淨返六個,跌咗九個,中獎。」

我:「吓?」

喺度要加插條仔係乜人。著到成身西裝官仔骨骨,但係就粗口橫飛,睇落佢唔係老細,都應該係高層行政人員。喺我眼中,講最難serve係家庭客,唔係仇富,講最智障一定係高層客。一如香港人成日話老細即係「腦細」,呢班人唔止粗口爛舌,仲要你同佢講乜都滿腦子黑人問號,或者佢哋喺office號令天下自己乜都唔識,走到埋嚟一定會諸多問題、再騎呢問題都有出現,最常見就離不開問「點玩呀」「有咩獎呀」「中幾多個先有獎呀」「你個嘢壞咗呀!」

自己睇啦,身光頸靚腦袋裝屎。

條仔條女拉拉佢:「你數錯呀……」

條仔:「我數錯?我幫你拎獎咋,你方我想要咩?依家呢條仆街水我呀!我唔屌爆佢仲係人?拿,你睇吓隔離,一二三四五六……呀……er……十四十五!總共十五個囉!」

我心諗,柒咗就認啦,又一個癲嘅:「先生,呢度共十個樽,淨返六個,一二三四,你跌咗四個咋。」

條仔:「屌你!你出千!」

好,你要玩,我同你玩。我砌返:「先生,我冇得出千架,不如你數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明唔明?有冇錯?」

條仔:「丫屌你老味係喎。」

條女:「喂你好撚柒呀走啦。」

條仔:「有冇搞錯呀,點解人哋中到我中唔到?」

條女:「你廢囉,仲要死撐!」

面係人俾,架係自己丟。

 

Story 3::我真係恭喜你呀!

52024029_2476944112380195_2125828418598600704_n

Serve一男一女--你唔好理佢咩關係,都係一件幾好笑嘅事,情侶關係當然有好多,但唔少係「大兵」同「女神」之間關係,一如呢一對。

港女:「屌你咩,快撚啲啦(隔籬個男人,唔知咩關係,做咗咁耐經驗,我覺得係兵,抱住兩大袋公仔,條八婆一嘢就拎咗我籃波)喂屌你,個波爛撚咗嘅?」
我完全粒聲唔出就咁掟過粒俾佢:「小姐麻煩俾咗錢先。」
港女:「(對住佢男人)喂屌你做乜撚嘢呀?快啦柒吓柒吓咁!」
港男:「係係係……」
港女:「屌你唔要大獎呀,中咗你攞呀?中獎同細獎好喇吓!」

其實,你中咗大獎,都可以要求轉細獎嘅,港男真係中咗細獎。

港女兜巴車埋去:「屌你咩咁撚細隻(望住我),哥仔你係咪玩嘢呀?」
我(完全冇任何表情):「冇玩嘢,係細獎。」
港女又兜巴車落佢男人度:「屌你真係冇撚用嘅。」

港男眼都紅埋。

唉,男人咪咁犯賤啦,做兵做到咁,何苦呢?正所謂「真的身份不過送運」呀,你冇任何地位架,極其量只係有個「好男人」貞節牌坊架咋,唔好咁啦,我心諗。

最後佢玩咗六百幾蚊都係得隻細獎,港女又兜巴車埋去:「我真係……我真係……屌你咩」,又一巴。

我忍唔住:「小姐,不如你冷靜少少先……」

其實,重點係,後面好多人排緊隊呀,雖然你哋打得好花生,但唔好阻住曬啦唔該。

港女:「屌你呀?關你撚事呀?」

喺我仲未串佢時,大兵哥扭耳仔,係扭耳仔!佢眼濕濕話:

「老婆我知錯喇!對唔住呀!對唔住呀!」

😨😨😨😨😨😨😨

我望望佢隻手,真係有戒指。
辛苦曬。
只能說句,我真係恭喜你呀!

其實,溝(娶)到呢啲極品,會唔會寧願做執波仔?

同埋,你條八婆都玩咗我半個鐘,條隊好長架賤人,好眉好貌,不知所謂。

 

Story 4:香港人可唔可以咪咁癡線

50536396_10218175397081403_3342768214638592000_n

話說我出咗幾集故事後,有個又喺嘉年華做過嘅朋友同我訴苦,話佢返「牛奶樽」俾人掟到成身瘀曬。

我明,我點會唔明。

「牛奶樽」係每個返嘉年華同事嘅終極惡夢,大家都話返過呢個位,冇其他位難得到你,亦都因為呢個位太辛苦,所以日日都唔同人。In case你唔記得有冇玩過,隻獎品係《怪獸公司》同《反斗奇兵》,因為真心呢個位易玩、公仔又易中,都因為成班人瘋狂過界兼出術、太多人圍住,職員好難捉到,成為幾乎每個人都一定會玩嘅遊戲。

冇返過呢個位最少一次,唔算做過嘉年華,係惡夢,都係集體回憶。有一年我除夕做過,做一晚等於你做一星期Gym,今年都入去頂過一陣做執波(因為太多人太忙,星期五同周末夜晚,分工上一定要有個人淨負責執)。

咁就見證到香港人最恐怖嘅魔性。

到底我一個鐘入面俾棒球兜頭撼咗超過五十次(當中有起碼七十次我一個側身避開),我洗咪照吓個頭?之前有同事戴頭盔返工(真係頭盔果種頭盔),仲以為條友搏出位,原來係需要嘅。其實,部份Booth入面堅有頭盔,喺「職安」問題上,我覺得要戴。

因為,班香港人以掟中人為樂,返工俾人屌放工就搵人發洩,我係嬲到冇表情。我唔需要你講sorry,我知人工包嘅,邊個黑仔俾人扯入嚟要認命,但唔該唔好大笑:
「屌你掟個窿,唔係掟個人呀!不過掟佢又幾好玩喎!」
「屌佢幾條友好撚慘呀!」(然後明顯一嘢掟埋嚟)
「掟中你有冇獎架哈哈哈!」「你試吓丫不如」(然後真係掟埋嚟)

換你入嚟,頂唔頂到十分鐘?我兜頭車埋嚟,你笑唔笑得出?

喺呢個時候,有把聲同我講:「唔好意思呀,你痛唔痛呀?」

感咗個動。

我忙到連佢個樣係咩都冇睇到:「唔緊要,習慣咗,冇感覺喇。」

多謝你,有返一絲人性。

話說,我係頂位,理由據聞係有條友俾人掟到爆曬缸。

呢個位,好似羅馬鬥獸場咁,你班友係將自己快樂建築喺人哋痛苦身上;呢個位,極殘忍。

大陸人見到你會等你行開或避開你、你喝佢「喂!!!」佢會識收手;香港人,照掟,正契弟,甚至你喝多佢兩句,佢掟多你兩吓。

原來,香港人好有錢,俾錢唔係去玩,而係去掟人。

好在,我只係頂咗一個鐘。我內心都係頂,頂你個肺。

你出嚟玩、人哋都係出嚟打份工,請控制你情緒,尊重人哋;冇呢班執波嘅人,你班仆街就冇得玩。掟隻toy story公仔你去買百幾蚊,掟到人入廠,隨時咁就一世。

每年返呢啲工都深感,你班港豬唔好笑大陸人、印巴人,呢兩班係冇禮貌,但香港人係冇禮貌兼冇同理心,以為自己俾錢就大曬。大陸人印巴人係冇禮貌,但起碼佢當你一個人,你鬧佢你喝佢,佢會停;香港人唔係,喝佢唔聽你講之餘,仲當你係箭靶咁掟。

唔好以為係特例一個兩個,勁多人都係咁。一係特登對住你掟、一係玩唔到發脾氣掟你。

據講之前有個飛鏢遊戲,兩父女插到員工流曬血,要入醫院打破傷風針,老豆唔單止Sorry都冇句,仲要話「我依家射到你員工又唔係個客,有咩問題呀?人工包咗架!」

呢單嘢場內流傳甚廣,唔知堅定流,係的話,都係果句:香港好危險。

 

【嘉年華後炒散後傳:為咗貪少便宜你可以去得幾盡?】

52684421_2484331621641444_3497859079970226176_n

喺嘉年華遇到一班極級怪獸家長、智障嘅港豬同無數大兵與女神,但話曬呢件事都係要俾錢,佢哋都真係一個「客」,之但係去到一個地步,如果呢件事係唔駛錢,又會發生咩事?

話說,呢份炒散係幫一個非弁利機構做推廣,都係最傳統玩法,Like Facebook/ IG,影張相放上去就送嘢俾你,你知我知,大家都係「做樣」,做完都即係Unlike/ delete post,可能呢類炒散好多朋友都做過,會明我感受。小弟就真係第一次咁做,都幾大開眼界。

當我哋幾個以為,派支棉花糖唔係真係有人會排呀?

真係好多。

仲要果日烈日當空,自己都曬到甩皮,因為「免費」,大家竟然甘心冇遮冇掩排半個鐘。

而且,醜態百出。

—–

【香港難得一見嘅原始人】

客(預定好曬點講):「我冇Facebook冇Instagram冇Wechat冇Whatsapp冇Snapchat冇數據冇電話,所以完全Share唔到俾你。」

我(既然你玩嘢我又玩嘢):「哦唔好意思,咁換唔到喇。」

客:「吓,咁就冇得換?」

我:「我哋規則係要做曬以上步驟先有架。」

客(即刻扮摷袋,其實我一早見佢電話插喺褲袋):「咦咦……搵搵先,喂原來我有電話架。」

【唔該搞掂家庭內戰先排隊】

媽:「屌你班友冇心就唔好俾啦」
我:「唔好意思,我哋要up張相上facebook先得」
媽:「喂唔好玩嘢喎哥仔」
我:「唔係玩嘢,其他客人都係咁」
爸:「你咪尊重返人哋遊戲囉,你唔up我up喇」
媽:「唔准up!」
爸:「咁你依家要唔要丫?」
媽:「要!」
爸:「屌你咁就收嗲啦,我依家up」
媽:「你講乜撚呀,你依家係咪屌鳩我呀?」
爸(怒喊):「咁多年嚟你貪少便宜我都忍,你依家喺度嘥撚緊我時間呀!」
仔大喊。
然後兩公婆企喺隊頭屌來屌去,阿仔喊到收唔到聲,其實成件事幾好笑。
我(一邊花生一邊嗌):「係,下一位唔該」

—-

【講大話唔連戲】

我:「小姐你up咗相未呢?麻煩俾我睇睇丫唔該」

約三十歲媽:「吓我哋唔識用電話架」

我(心諗你係公公婆婆我會信,你分分鐘仲後生過我):「咁一係你拎俾我,我幫你整?」

媽:「我… 我… 我… 冇曬data喇,你有冇WiFi?」

約五歲女:「咩呀,你頭先咪用過Googlemap同Openrice囉。」

—-

【世事都給你看破了】

大叔:「癡線,upload上facebook出賣個人私隱我唔會做囉,你下半世就冇架喇,好恐怖架……」

我:「唔好意思,我哋真係要做完呢啲步驟先至得。」

大叔:「我真係唔會做,我堅持嘅!你知嗎,up上Facebook呀,資料外洩架!特朗普呀,普京呀,爭住要我啲資料然後唔知拎去做乜,我仲想有安樂茶飯架!」

我(唔好阻住我啦mode):「係呀,明嘅,依家啲私隱問題都真係幾煩架哈哈… 係,下一位唔該。」

大叔(死不放棄mode):「唔好助紂為虐!你同意嗎?你同意就唔好幫人咁做,出賣私隱,不知所謂。」

我(繼續唔好阻住我啦mode):「哈哈,冇計啦,搵食姐,冇錢都要為兩餐嘅。」

大叔:「唉後生仔冇嚟骨氣!喂咪住做咩先,阿哥仔其實有咩拎?」

我(心諗唔係就走啦):「棉花糖一支」

大叔:「免費?」

我:「係,完全免費」

大叔(即係態度變曬):「得,即up俾你!民以食為天丫嗎,下話?」

—-

【大佬你冷靜啲】

話說收檔前突然有兩父子衝埋嚟,老豆一睇就唔方好人,出嚟撈果隻:「唔好意思,我哋截咗龍喇!」

老豆抱住個仔,一邊咬住口煙:「咩呀截乜撚嘢,依家我要你係咪唔俾我呀?」

我:「我哋執曬嘢架喇」

老豆:「咁你依家係咪唔俾呀?開返囉屌你」

我(機都收埋點整俾你):「唔好意思真係收咗喇。」

老豆:「乜撚嘢呀!我聽唔撚到呀!依家點呀!我個仔要食糖呀!」懷內阿仔爆喊,老豆繼續:「你開唔開呀麻撚煩!吓!」我哋成條team唔知點理佢好,佢繼續爆:「咩呀!你搞到我個仔喊呀!你講嘢細聲啲呀!屌你!呀!!!!!」

其實我哋四個完全冇出過聲。

佢一路鬧一路自己走咗去,我哋滿腦黑人問號。

—-

返多幾次呢啲工,我會想香港盡快滅亡。

有時我明白大家為個仔女開心,我做得呢個位,都係想大家開心,只不過何必樣樣嘢都要去到咁盡,而且喺仔女面前爆曬粗、發曬癲?為咗果少少著數,真係值得將自己人格搞到咁?

有朋友話結咗婚唔生仔,就係怕自己個仔返學遇上呢啲怪獸家長教出嚟嘅仔女,聽落好似好悲哀,事實又好似幾啱。

 

【延伸閱讀】回到嘉年華百態奇遇(Part 1):最怕遇上的怪獸家長故事(一至七部全集)

【延伸閱讀】回到嘉年華:從「玩」的一件事上,看盡東西家庭大不同

【延伸閱讀】回到嘉年華後感:致那些在社會跌得傷痕累累的好拍檔

【延伸閱讀】嘉年華員工奇遇記(Part 1):最憎聽到嘅說話

 

原創小說已於香港正式上架,各大書局均有代售,海外讀者亦可於網上書店購買,詳情請看:goo.gl/3g4Hk8

 

全新自製Postcard正式開售,歡迎下單!詳情請看:goo.gl/Dfmpbc

 

台灣書局兼網上平台亦已上架,可去文中連結購買:goo.gl/xzCymP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