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圍的夜與霧:一闕沉重的哀歌

5月18日 14:40 百老匯電影中心

〈天水圍的日與夜〉在本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中是大贏家,全片以平實和淡然的情懷拍出了一個很寫實的故事,重新編寫這個所謂「悲情城市」的形象,贏得一致好評。事隔一年,許鞍華以另一角度拍〈天水圍的夜與霧〉,以零四年轟動全港的家庭慘劇作藍本,乍看是另一部〈圍城〉式的悲情故事,惟許鞍華沒有刻意賣弄悲情,反而借一宗家庭慘劇,側寫一些紮根香港的社會問題,看來感覺沉重。假如〈天水圍的日與夜〉是一首帶塵世美的詩歌,〈天水圍的夜與霧〉則是一闕令人嘆息的沉重哀歌。

 

一家人表面樂也融融,其實暗藏殺機

李森和阿玲表面是羨煞旁人的一對,居住在天水圍,與兩位幼女生活樂也融融。他們是典型的老夫少妻,在內地認識,阿玲便隨李森到港定居。可是,其實李森要面子和脾氣暴燥的性格早已令這個家庭內藏暗湧,家庭暴力更時有發生。終於,阿玲忍不住離開這個家,尋找社工的協助,並入住婦女之家。李森怒火中燒,使計要阿玲回到家中,既然得不到妻子的心,就要幹一番大事轟動全港...

 

許鞍華此作拍來仍不失其專業的導演功架,拍出一宗真人真事改篇的家庭慘劇,故事說來簡單,其實要表現出來並不容易。電影以不同角色的植入,以插敘方式道出了這宗慘劇的來龍去脈,明顯花了很多功夫去做資料搜集,於是拍來並不流於一般的奇案式電影,具有實況味道之餘,也不乏劇力澎湃的電影感。〈天水圍的夜與霧〉拍來並沒有同類電影〈圍城〉的渲染,續以〈天水圍的日與夜〉那種沉著冷靜的手法敘事,反而叫片中的恐怖感加劇,片末的重頭戲沒有血花四濺,冷靜的鏡頭更讓觀眾驚心動魄。其實我覺得去年劣評如潮的〈圍城〉拍得很好看,不過以〈天水圍的夜與霧〉這種手法去敘事,手法相比之下,若要澄現一個悲劇式故事,〈天水圍的夜與霧〉無疑技勝一籌。

 

慘劇的發生,當事人自然要負責任。只是一個社會的和諧,其實每個活在社區中的人都有責任,並不是問題發生後,才只懂給一個城市起一個「悲情城市」的「美譽」來

〈天水圍的夜與霧〉並不旨在展現一個悲涼的慘劇,許鞍華想表現的,更是香港制度上的不足和漏動。當年慘劇發生之時,社署和警局都是被人批評辦事不力,許鞍華在重整回這宗慘劇時,也不忘借片中的角色,去批判這些制度上的漏動。慘劇發生後,借主角好友敘述昔日求助無門的經歷,更讓觀眾看到心痛,而對警方作出控訴的一場戲,更叫觀眾看得情緒激動。
其實導演在重現了整個慘劇後,並不單是以慘劇來製造一部娛樂電影,而是要讓觀眾去留意處理這種事情時,冷漠的態度可能會給予一個無可挽回的下場。社工和警方按本子辦事無疑幫助不了主角,鄰居明知事態嚴重都沒有伸出援手,這個肯定是能夠老早預防的行為。
另外,本片亦拍出了新移民對香港的憧憬,或許旨在扭轉港人對新移民的一貫負面觀念。本片的女主角阿玲是一個樣貌娟好的妻子,她來港並非一味靠綜援過活,更欲自食其力,又不貪圖榮華富貴,只求一家安樂。借天水圍的地理位置,暗喻新移民來港後仍心繫家園,確是一神來之筆。這個可能只是本港社區中的一個小故事,但是拍來沒有刻意去營造一個正面的新移民形象,也沒有過份的說教,這一點是值得一讚的。

 

本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中後段的回憶過程太長。男女主角在四川相識的經過,雖然有助於鋪排男主角的獸性早已潛伏,但是此段拍得太長,特別是末段敘述至高潮戲份,突然回到過去,令觀眾仿佛突然抽離了天水圍的故事。其實此段拍來並無大礙,我亦覺得不致於冗長,不過此段與天水圍的情節並無太大的關係,我覺得篇幅略為收縮,效果定會更佳。此外,這段拍來也不夠全面,局部情節交代不足,難免令電影的分數略減。

 

張靜初演一個慈母角色,加上其楚楚可憐的模樣,叫壓軸的慘劇場面更令觀眾神傷

演員方面,兩位主角演出極佳。任達華放下近年好好先生的形象,演回未紅前的變態角色,凶狠且善變的表情叫人不寒而慄。張靜初演一個關心家庭未來的好妻子,對子女的關愛之情更令人心痛,是一貫水準之上的演出。值得留意的是演女主角好友的羅慧娟,出場不多,不過每次都極具壓場感,成功演活了一個女強人的角色。許鞍華的導筒令不少演員獲得演技獎之寶座,未知此幾位演員能否在明年的金像獎中得到好成績?

 

其實硬要比較〈天水圍的日與夜〉和〈天水圍的夜與霧〉根本沒意思,畢竟兩者屬不同戲路。〈天水圍的日與夜〉偏向紀錄片式生活化故事,而〈天水圍的夜與霧〉無疑極具劇力,同一個社區,寫出了兩個不同角度的小故事來。其實兩部電影都可以發生在本港的任何一個社區,只不過傳媒愛向天水圍冠上悲情城市之名,借這個小社區,宏觀整個香港人的生活態度和潛藏的社會危機,效果最好不過。兩者互相暉映之下,確是近年本土難得一見的佳作。

 

儘管宣傳手法錯誤,影院排片亦不夠靈活,我覺得〈天水圍的夜與霧〉絕對值得港人入場觀看的,如未看〈天水圍的日與夜〉,百老匯電影中心正在重映,值得入場支持。

Rating:90/ 10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