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年以學生身份於香港國際電影節觀影之感

 

這是最後一年以學生身份參與香港國際電影節,基於時間和金錢所限,我只看了十五部電影,相比很多影迷,這個數目根本微不足道。可是,這次已是我一生人中看得最多電影的一個香港國際電影節,我不知道畢業後還有沒有這些時間看電影,因此,這一年我特別珍惜,也許是青春無悔去看電影節的最後一年。

 

第一次欣賞電影節,是看2004年泰國的〈人妖打擂台〉(後於正場上映譯作〈美麗拳王〉),那年頭漸漸愛上看電影,覺得應該參與一下這些大型電影活動,因著某個年青人雜誌熱棒本片便去看了。記得那年還選了一大堆電影,可惜新手不知電影節滿座極快的情況,購票時大部份都滿足了。那年,只看了本片和今敏的〈東京契爺〉。

 

我是在香港大會堂劇院看〈人妖打擂台〉的,那時還本著普通電影院,坐在較後位置觀賞,開始近視的我卻發現那些所謂的中文字幕,白底配白字,相信要帶望遠鏡才看得清楚,倒不如看英文字幕。當然,往後的電影節我盡量坐頭幾行,始終香港大會堂劇院的銀幕是走進了舞台後方,距離當然遠了。同年所看的〈東京契爺〉,坐了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的二樓,情況更嚴重。那時英文程度仍然有限,單算英文字幕絕對不能觀笑觀眾笑聲的原因,只是覺得文化中心看電影,熱鬧到不行。

 

往後的電影節,隨著郵購訂票,每年愈看愈多,種類也漸廣。我開始不理會片種,更別管有沒有中文字幕,甚至,沒有字幕單聽英文也沒所謂,因此才能看到更多電影。十八歲過後更漸攻電影節那些不管倫理道德,毫無尺度的三級片,當中最深刻還要數〈夜半女敲門〉,相信仍是我暫時看過最血腥的一部電影,甚至有觀眾嚇得哭著離場。

 

早前跟一位影迷討論過,到底香港有多少人真正喜歡看電影?單看香港正場的電影票房,主流電影佔大多數,冷門電影票房好極有限。如非年年出席電影節,我很難相信喜歡電影的觀眾會這麼多。無論是香港國際電影節,還是百老匯電影中心所搞的電影節,很多時候一部冷門得誇張的電影都會全院滿座。雖然當中有很多外國觀眾,又或者是行內人﹑電影買家,但當中如我們這些普通觀眾也為數不少,何以香港正場電影票房遠遠不如電影節?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票房更聲稱年年創新高,到底當中有多少是真正影迷,又多少又是「襯墟」式典型香港觀眾?

 

我對這些場面特別深刻,正正因為香港國際電影節陪伴我度過了會考﹑高考﹑大學的中期試,正正因為它是三﹑四月舉行,測驗考試自然特別多。在很多場電影放映前,一邊排隊都一邊會看到很多跟我一樣,拿著筆記排隊的學生觀眾。初次看到覺得很有趣,原來香港還有很多學生像我一樣不理考試照看可也,那些感覺其實很親切的。
在畢業前,我漸漸覺得青春有限,理應好好在有限的時間中,做多點自己喜歡的東西。曾經聽過一些導演來大專院校的講座,都說,學生時代是影迷的黃金時代,就是這個時候才有時間去看盡很多好電影。也許過了這段時間以後,人漸長大,所兼顧的事情愈來愈多,真正去享受電影的時間也大大減少。我們就是要有著這些青春狂妄,才會風雨不改年年去出席電影節。一年後,票價突然雙倍之餘,時間和體力也相信大減,觀影次數亦將會隨之而降。

 

揀選電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從幾年前看到很多不合心水的電影,都近年漸漸看了多好電影多於失望之作,是一個學習途徑,也是認識自己的好方法。儘管影齡尚淺,這幾年都看盡了葵青劇院﹑影藝戲院﹑MCL新港和百老匯電影中心引退電影節,到UA院線和The Grandcinema的引進,直至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崛起,我才發覺即使自己只去過幾回葵青劇院觀影,居住於九龍區的我,仍對山長水遠去看場電影的感覺難以忘懷,甚至對這個場地築起了獨特的情意結。這也是我學生時代欣賞電影節,一些已逝的不滅回憶。

 

今年最喜歡的電影是〈三傻大鬧寶來塢〉,與我當年一部很喜歡的作品〈超時空泡泡女〉一樣,全場拍手拍手再拍手,氣氛好到不得了,始終覺得在文化中心觀影,還是別有一番感覺。

 

很多人會覺得看這麼多部電影很瘋狂,其實我自覺算少。當你真正喜歡時,你自然覺得問題不大。

 

後話:雖然我只看十五場電影,部份電影依然會看得呼呼入睡,這個時候便要依賴香口珠提神。圖中所見的5香口膠,在電視狂谷廣告,宣傳作甚麼「冰涼快感」,原來不是那回事,口感一流,但提神就免提了。無論如何,這香口膠還是陪伴我度過了今屆的香港國際電影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