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屆香港亞洲電影節:暴烈刑警

11月3日 21:40 百老匯電影中心

 

近年愛上了看印度寶來塢電影,如不想光看影碟,又不捨得到嘉禾院線用一百二十元欣賞那些特別放映場,似乎各大電影節是唯一選擇。是次觀看的〈暴烈刑警〉是很典型的寶來塢電影,劇情帶點胡鬧帶點cult味,過程不斷加入連場歌舞,務求營造熱熱鬧鬧的感覺。骨子裡談的是一個刑警和兄弟之間的恩怨情仇,故事說穿了其實非常簡單,隨時不出個半小時便能完結。來到寶來塢,就是有這種能耐把故事大玩特玩,拍出了兩個半小時又能不斷保持娛樂性。本片絕對難稱佳作,但起碼玩得過癮,嬉笑怒罵倒也沒有冷場。

 

Chulbul是一個刑警,對抗惡勢力時動作迅速,輕易把壞人拘捕。一次行動中,他因為奪了惡勢力的金錢而惹禍,誰知這筆不義之財竟被他的弟弟盜取,母親更離奇被殺。Chulbul一方面要解決這個同母異父的兄弟仇,另一方面更要面對冷不防向他施襲的惡勢力,更要苦苦思量怎樣追求得到那個一見鍾情的女孩...

 

〈暴烈刑警〉的電影原素無疑是包羅萬有,愛情﹑喜劇﹑動作﹑親情﹑歌舞等等原素都共冶一爐,雖然過多雜碎式原素難免令電影鬆散,在寶來塢的包裝下卻又充滿戲劇效果,熱熱鬧鬧別管劇情離題,竟然長達兩個半小時又不覺沉悶。
本片最堪玩味,也是看到最過癮的莫過於片中的動作場面。印度拍歌舞片最有一手,其實拍動作場面也絕對不差,就如早前我在印度看的〈Kites〉,是很有水準的動作片。〈暴烈刑警〉的動作場面並非認真的打鬥,反而是誇張拖長式設計,卻喜見拍來玩味十足,一頭一尾兩場動作場面成為了電影的超級高潮戲。片初一場打鬥雖然是完全直抄〈換命快遞2〉的一場戲,惟拍來變本加厲打得更狠更誇張,足讓觀眾看得緊張刺激更笑得過癮。
結局一場重頭戲更是毫不留手,誇張得有如諾曼第搶灘一樣,連場飛車爆破誇張得難以置信,可是在那種漫不經心營造出來的佻皮感上,又讓觀眾拍爛手掌。一場雙雄式打鬥更疑似向中國功夫片致敬,拍來有板有眼又不失一貫的玩味,一幕「爆衫」足以全場掌聲分貝推向最高點。無疑,本片的動作場面是誇張得接近失實,不過這些風格又能切合電影的玩味,其實也沒甚挑剔之處。

 

本片一直都是抱著一種嬉笑怒罵的心態去敘事,總算令電影保持著熱鬧而不致胡鬧。一貫寶來塢式的幾場歌舞場面作烘托片中的開心情節,熱熱鬧鬧也令電影變得耀眼悅目。片中的電影情節很簡單,抱著這種心態去觀影倒也充滿娛樂性。本片雖然不及〈三傻大鬧寶來塢〉般毫不留情玩得夠盡,但仍是一部不俗之作。
當然,本片對比起〈三〉片,在玩味之外卻難兼顧劇情發展。故事的正邪雙方編排得非常兒戲,當中一段佔戲甚重的兄弟情仇更是搵戲黎做。同時片中的一段感情戲更是用作點綴都不如,純粹為了加插幾段歌舞場面而設,女主角慘成花瓶。這一段的感情戲強行營造浪漫氣氛,其實背後的故事相當令人反感。

 

總括而言,〈暴烈刑警〉是一部很典型的寶來塢電影,劇情熱鬧,充斥著輕鬆可觀的大型歌舞場面,好此道者理應不會失望。片中加重鹽花的幾場動作場面,雖然誇張失實但勝在玩味搭救,特別是片末一場堪可「媲美」大型戰爭片的打鬥,完全把在場觀眾的情緒推向高峰,欲求娛樂性觀眾定當收貨。不過本片的劇情相當兒戲,過多支節純粹為要強行添加歌舞場面和動作場面而設,人物性格完全平板無物。即使畫面多悅目情節多緊湊,仍難掩劇情上的無力感。當然,若閣下抱著看一部cult片的心態去看,又是另一回想法。
Rating:3/ 5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