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飢餓遊戲〉看改篇電影的宣傳及成敗

Picture

在全球鬧劇本荒的現象下,一部電影欲得賣座保證,除了拍續集前傳外傳、翻拍重映3D化之外,近期流行的方法就是改篇小說和漫畫。即使電影出來的水準不佳,都總會有一群FANS去支持,哪管票房往後可能直線下滑,起碼首週票房先搶個頭啖湯。這種手法好不好實在見仁見智,畢竟我比較少看完一部小說或漫畫才去看電影,那份熱情我是比較難感受到。適逄改篇小說的〈飢餓遊戲〉上映,對這類電影的宣傳和看法也想分享一下。

 

小說翻拍的〈飢餓遊戲〉,香港發行商早了差不多大半年在網路群組上作宣傳,對比起〈哈利波特〉那類大熱作品,相信香港人的熱情未必太強,而題材看似較冷門,發行商出盡法寶讓一部只聞樓梯響的電影,在大半年前便讓一部份影迷知道,也是盡了最大努力。
在澳洲,〈飢餓遊戲〉的宣傳無孔不入,電視機近乎每隔十分鐘便有一次廣告,即使我身在一個沒有戲院的小鎮,也不難看見大量電影海報的宣傳。我不知香港的宣傳情況如何,這裡確如一部暑期猛片般的宣傳功勢。我最佩服的一項宣傳,令我對本片從認知不多到期待不已的,是在機場派發小說的第一章。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一向喜歡收集不同電影的宣傳品,我看見〈飢餓遊戲〉的小冊子竟放在機場宣傳品的當眼處,便隨手拿了一本。從布里斯本飛往開恩茲的內陸機途中,看罷了第一章,竟然不能釋卷。一部小說在第一章不足三十頁內便極速入戲,緊張氣氛和追看性,令我甫下飛機便決定買部小說來看。當然,小說繼續發展下去情節更引人入勝,夜夜追看,是一部很有娛樂性的小說。
小說未看完,電影也未有機會看,整體成績也留待看罷電影後再談。我想分享的,是電影的宣傳手法。一本小冊子放在機場的當眼處,在印刷和宣傳費用上,相信用了不少資金,最重要的是,宣傳方面要對小說極有信心才能這樣做,否則觀眾和讀者都沒有追看意慾,無論是電影票房或小說銷售都一定賠本了。正正是電影和小說發行兩者對故事本身有信心,才會這樣做,當觀眾和讀者版被小說情節深深吸引著,無論是電影或小說的銷情都有一定幫助,讓更多人去認識這個故事。同時,這是一部三部曲故事,成功吸引了觀眾和讀者,實在是一個大金礦。小說我第一章放在機場這個與電影無關的地方,也是一種良策,若非我坐飛機有兩小時空檔,我未必會拿起那一章來讀,就是因為宣傳方面看準了遊人在飛機上無所事事的時間,便出此良策,實在值得一讚。
這是一項很冒險的宣傳,但是有關方面對小說和電影都有信心,才能作此投資。香港地少,這種手法未必能夠照板煮碗,惟宣傳及發行的冒險精神,確是值得學習。

說起改篇電影,我也想分享一些觀感。我認為,小說或漫畫改篇的電影,最大作用是把原著小說的幻想影像化,令電影和原著本身都各自彼此充實對方,但在本質上,仍是兩體的。假如有看過原著,當然會作出比較,但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還是要讓電影拍得好看。我看改篇原著的電影,若無讀過原著,我一定會當是獨立一部電影來看,作為一部電影,最重要是好看,其次是讓未看過原著的觀眾明白。我經常寫改篇電影的觀感都會被讀者留言大罵,說我沒看過小說當然覺得不好看云云。作為一部改篇電影,始終是一部電影,並非文字的世界。可能過千頁的小說要拍成兩個小時的電影實有難度,但是也不能說沒可能。畢竟,我要從影像去體驗小說的世界,這裡沒有十幾頁的內心戲,也沒有漫長描繪客觀環境,更不能鉅細無遺去描述小說中的「遊戲規則」,很簡單,若然未看過小說的觀眾根本不明白,那就是失敗了。
舉例說一個可能得罪很多人的例子,就是〈哈利波特〉系列,對於沒有看過原著小說的我,從不明白它有甚麼好看,而我認識的朋友中,很多沒有看過原著小說的,都認為是一部大悶片,因為電影拍得太模糊,支線又太複雜,觀眾如沒看過小說,根本就不明白那個魔法世界中的來龍去脈。我明白電影在有限時間中難以完全把厚厚的小說情節展現銀幕,能夠作出適當刪改,是編劇和導演的功力,做不到,便令電影變得又長又悶,是為失敗作。改篇電影不一定好看,也不一定令非讀者明白,始終電影還電影,小說還小說,哪管小說寫得再好,電影也可以拍得不好看。當年與〈哈利波特〉同期的〈魔戒〉系列,一樣是改篇小說,卻以瑰麗影像拍出雄奇氣魄,情節複雜卻鋪排得井井有條,才是成功之作。另一例子是瑞典版的〈龍紋身的女孩〉,除了首部曲引人入勝外,第部曲竟可沉悶得連原著小說讀者都大呼沒趣,更別說普遍觀眾怎有能耐去追看了,這亦是另一個失敗的好例子。

像〈飢餓遊戲〉般,小說出色令讀者期待的電影是一個方向,另一個方向,則是改篇電影太好看,令人有興趣重看原著,是另一個成功的方向,〈哈利波特〉做不到,日本電影〈死亡筆記〉是另一好例子。電影版把十多集的漫畫分拆上下集來拍,記得當年看完上半部,劇情緊湊、懸疑味道十足,而電影版更要在最緊張一刻完結,令我事後期待得把整部漫畫看一次。漫畫版的〈死亡筆記〉到了末段有點亂來及拖拉,電影版的下半部當然不能這樣去拍,便把原著大幅改動,寫出了一個比漫畫版更完美的結局,最重要是,把原著的複雜「遊戲規則」簡化,讓未看過原著的觀眾也輕易明白,這種改篇方式,能夠作出適當刪改,是改篇佳作的好例子。
當然,〈死亡筆記〉電影賣座,再延伸出另一部「添食作」〈最後的23天〉成績如何,又是另一回事。

小說改篇電影,再蝕本口碑再差也起碼有一定觀眾群,且看〈吸血新世紀〉系列永遠只停留大破開畫票房紀錄,而票房無後勁就明白了,還望這個改篇電影之風在增長時,也不要把這種模式拍得太爛。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