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四章:連番意外(下)

「那麼,我走最前,Jacky走最後吧,大姐和小菲,你們小心點,有甚麼事情就大叫,我看不到你們的。」DJ說。

 

「嘩,很危險呢!」大姐仍略帶猶豫。

 

「不走就真的危險了。」小菲終於說話,她看看前面的路,續說:「好像也真的很恐怖,大家要小心呢。」

 

在澳洲,很多地方的高速公路是完全沒有路燈的,這正是最佳例子。我們只依靠路過車輛的車頭燈燈光,還有我們手提電話的照明系統,在不見前路的泥地上摸索。即使我亮著照明,也難知附近會跑出甚麼東西。我們一步一步地踏在那些泥巴上,盡量不走近公路,生怕被旁邊的車輛撞到。其實,公路邊的泥地也很危險,真不知道前方會否突然有個洞。

 

「小心!」我看不到走在最前方的DJ,只聽見其聲音,「這裡沒有路了,前面是條河,我們真要在公路邊走了。」

 

「不是吧?」大姐大叫。

 

「小心點,也得順著走吧!」我說。

 

我們一邊在高速公路旁走著,也乘勢一邊揮動亮著電話,卻仍沒有一輛車子停下。

 

終於,我們來到了公路的交匯處,大抵是附近交流道的入口,意即我們要越過這條高速的行車線。車輛在我們兩旁高速駛過,捲起一陣陣狂風。這一刻,連我都感到危險了。

 

「你們兩個沒有手電筒,緊貼我們,我們要一起衝過去!」DJ冷靜地說。

 

一輛貨車高速劃過,駛入公路,捲起一道猛烈強風,差點把我們吹到。

 

小菲抓緊大姐的手:「我快餓死了,危險也得衝!」大姐看看自己的好姊妹,嘆息一聲也點頭同意。看見她們的樣子,竟覺此刻仿像生死關頭。這樣形容好像有點誇張,但不得不承認,這一刻自己都緊張起來。

 

在高速公路旁,我們四個人只是渺小的塵埃,公路上的巨無霸呼嘯駛過,從無停止。我不能說路過的司機無情,相信沒有人會留意,也沒有人會想到,在漆黑的夜中會有幾個人徒步在公路上走著吧?

 

一輛私家車駛過,與後面的車子相隔幾秒的距離,我看準這個機會,大叫:「走!」

 

四個人同時衝過對面,隨後的貨車剛好在我們後面駛過,發出刺耳的「咇.....」,看來覺得這四名「玩命」的年輕人瘋了。

 

「好險!」小菲鬆一口氣。

 

我們繼續向前走,前方指示牌寫著,還有兩公里便是高速公路的出口,意即我們已走了超過一公里。

 

「哈哈哈!為甚麼我們會在這裡胡里胡塗地走著!」小菲的聲音劃破了我們之間的寧靜。

 

「倒是一次難忘的經驗吧!」DJ替她打圓場。

 

此時,我們再次聽到「咇...咇...」的聲音,大姐馬上往路邊閃避,誤以為險被車撞到,沒想到,卻是一輛停下來的計程車。

 

「Is that you guys calling for help?」司機問,「It’s so danger to walk on the highway, are you guys crazy?」

 

計程車在一公里前有出口的告示牌前停下,在我們快要離開公路時,終於有救了。坐上計程車後,時間顯示是九時四十五分,意即我們已在公路上待了四個多小時。司機不停地向我們「訓話」,警戒大家別再在高速公路上亂跑,又說我們亂跑一通,害他完全找不到我們。我在想,假如我們再在那地方多站半小時,恐怕已經冷死了。我們誰都沒有說話,只靜靜地等待的士停在Caravan Park前。

 

礙於所有超級市場已經關門,附近又沒有一間餐廳,我們根本買不到晚餐,便把大家身上僅餘的食物全部拿出來。很快,一堆罐頭已堆在桌上,甚麼吞拿魚、玉米、焗豆、磨菇等等糧食都放在眼前,再加上麵包和番茄醬,大家狼吞虎嚥便把它們全吃光。這些平日覺得很難吃的東西,隨便撈在一起竟覺是美味無比。糧食儲備是很重要的,這次我又上了寶貴一課。我們再喝了一口熱茶,身子總算暖起來,也有著飽滿的感覺。

 

「我要死了!」小菲攤在梳化上叫道。

 

「這一刻我真要拍下來!」DJ對著滿桌的食物殘渣照留念,紀錄我們這瘋狂而不堪的一餐。

 

「這幾天發生甚麼事?從我們被辭掉開始,差不多每天都有意外!事情還一天比一天新鮮!」我說。

 

「不要說了,我受夠了刺激!」小菲誇張地叫。

 

「也許這才算是Backpacker的生活吧!」DJ說。

 

「雖然真的很難忘,但我不想再這樣刺激下去了,拜託!」小菲說。

 

「明天要離開,還要收拾行李!哎呀,沒車真麻煩,我們要坐公車出去!」大姐沒有參與我們的話題,卻想到了一個我們沒有想到的問題。

 

「倒霉的事情應該快要過去了吧?我就不相信還有甚麼意外。」我邊說邊開電腦。

 

有些說話,說了真的很「邪」,我怎也想不到,又一宗意外發生在我身上,只有我一個人。我收到了Fraser Island經理回覆我的電郵,他沒有答到甚麼問題:「Hi Jacky, you seem to have no understanding of my emails or offer, and just keep on asking questions. I have offer you a job, but that does not enough for you, so I will start looking for someone else, as I don’t need staff that are not happy with what I offer. I hope you find the job you want.」看到這個電郵,我心中一涼。

 

「經理回覆我了,但是他應該有點生氣。」我冷靜地向大家說,他們馬上擠來看我的電郵。

 

「糟了,我們看來問太多問題。」DJ帶點歉意,「要不快點回覆他的電郵道歉吧!」

 

其實我不覺得自己有甚麼錯,也不明白我為甚麼要道歉,問一些生活必需的問題有錯嗎?我到這一刻都想不通經理發怒的原因,那一刻我反覺這位經理太無禮。但是,你始終有求於人,最後也得低聲下氣向人道歉,誰叫你只是個卑微的Backpacker?

 

我馬上回覆他的電郵道歉,一切確認無誤,我按下了「傳送」一鍵。其實,我全然沒有做錯,更覺得這個回覆顯得有點犯賤。若然Fraser Island最終聘請了我,也難保經理會怎樣對我。不過,窮途末路,尊嚴只好被迫放下。

 

「Jacky你幫了我們得到工作,卻...害你弄成這樣子。」小菲有點難為情。

 

「突然成了代罪羔羊。」大姐也無奈地說。

 

「哈哈,可能我不可以跟大家一起去Fraser Island吧?」我作了最壞的打算。

 

「別這樣子說,等他的回覆吧!」小菲鼓勵我。

 

大家看著我的電腦屏幕默然。

 

「怎麼喇?沒關係!大家先去收拾行李,沒了車子,明天要坐很久的公車,早點休息吧!」我打破沉默。

 

「我們一定可以一起上路的!」小菲拍拍我的肩膊。

 

口裡豁達,那一夜我完全睡不著,不停用手提電話查看電郵,卻沒有任何回覆。回想起我隻身來到澳洲不足一個月,從獨個兒到四人上路,再經歷了工作被騙、Sharehouse含冤陪罪、車子又突然壞了,最後,誤以為有一份工作卻無意惹怒了經理。這一切一切,仿佛歷盡一生起跌。我生怕前路再受這樣的刺激會讓我受不來。常言道Working Holiday是人生的縮影,人生就是這樣嗎?

 

第二天醒來,仍然收不到回覆,各人卻收到了經理發給他們的電郵,看來,我也是落空了。因為一封查詢的電郵拒絕聘請我,這經理也太高高在上吧?

 

「別擔心,這次換我幫你問問經理的情況。」小菲給我一個微笑的鼓勵。

 

「謝謝你!」我其實已深知下場如此。

 

我們搬著沉重的行李離開Caravan Park,這一次,漫長的路程再也不能一邊聽著歌曲,一邊說笑聊天。我們滿懷信心來到這個地方工作,料不到會這樣狼狽地離開吧?他們有了一份穩定的白工工作,心也定了下來,我卻要繼續面對無止境的等待。經過連日來的「刺激」,大家都累極了,我們近乎剛上巴士便睡到落巴士,中途兜兜轉轉了幾回車,仍是一直在睡。最後,隨著火車到達Southern Cross Station的廣播,我們才醒過來。

 

小菲從DJ的肩膀上醒來,喊道:「那麼快又回到城市了!」

 

DJ說:「你在我肩膀睡了一個多小時還說快,我的肩膀累得沒感覺了,我要收服務費!就十塊吧!」

 

小菲對他反了一下白眼:「收你的命!」

 

我說:「這當然要收錢了,這裡是澳洲,甚麼都要錢,你剛從Zone 2坐到了Zone 1,十塊錢差不多吧!」

 

小菲說:「Jacky你好無聊!」

 

大姐看著我們沒好氣地說:「我們省口氣去租車公司再吵吧!」

 

因為他們還有幾天便要出發往Fraser Island,於是大家在Urban Central訂了兩晚房間,安頓之後的行程,最重要的事情,是向租車公司報告情況。

 

誰知,租車公司卻反過來要我們賠償,聲稱我們的車子,並沒有包這一項保險。理由是,收據上有一行很小的附帶條件,列明車子不能離開超過Melbourne市中心圓周內五十公里範圍。那位店員不厭其煩地拿出地圖,在其公司定義作市中心的Melbourne Post Office畫一個圓圈,這一星期所到的Dandenong和Mornington Peninsula遠遠超出這範圍,換言之,我們是違約了,當然得不到任何賠償。收據上清楚列明了這一項條款,底部也有小菲的簽名,只能說大家沒有細心看收據,根本不能申訴。

 

這一次,我跟DJ並無發表甚麼意見,反而是小菲和大姐跟店員吵個面紅耳熱,因為大家都肯定,當日租車時店員並無清楚向我們說出這一項條款。她們甚至找來當日的店員對質,那位店員當然誓不認錯。

 

情況就如「塌牆事件」一樣,「證據」確鑿,還可以爭論甚麼?由於大姐英語不好,只見小菲獨個跟店員爭論,執著於「店員沒有清楚解釋」這個理據,店員卻不斷重申,車子離開五十公里範圍便一定會壞,這是我們車子的性能。因著這荒謬理據,我反問那店員,假若我們在Melbourne市五十公里範圍內不停繞圈,是否車子保證不會壞?店員頓時啞口無言。

 

當然,事後大家還是要賠錢。每天都有意外這個惡夢,還是逃不了。但是,小菲因為「店員沒有清楚解釋」這個理據,大家竟然可以賠少一點錢。討價還價,女人始終最厲害。

 

一切的意外,在那租車店中可以劃上句號。回到Urban Central,大家都全神貫注計劃行程。在餘下幾天空檔,小菲要回去Brisbane跟居住那兒的表弟相聚,大姐和DJ則打算到Sydney玩幾天,而我則難定何去何從。不過,反正Melbourne甚麼地方都去過了,只欠著名景點Great Ocean Road未去,打算隔天報名再去,然後多留一天便離開此地,也到Sydney碰碰運氣吧?

 

誰知,大姐和DJ查到Sydney的住宿太貴,同時因為臨近聖誕,Sydney的Backpacker一房難求,即使短租也要每天換Backpacker才成。所以,DJ和大姐決定坐長途巴士到Brisbane,逗留一天後便直接出發到Fraser Island。看著他們在訂購往Fraser Island的交通,我深知分別的時刻來臨了,一下子感到酸溜溜。

 

晚上,一如以往,大姐負責晚餐,我們負責清洗碗碟。大家七嘴八咀地抱怨這幾天遇到的種種意外,卻刻意地避過Fraser Island的話題。這一晚,大家聊了很久,吃罷小菲常備的乳酪當甜點,大家都要休息了。小菲明天就要飛去Brisbane,而我明天又要去Great Ocean Road,那麼,這很有可能是我們最後一頓晚餐,這是道別的時候了。我跟小菲說:「好喇,再見了,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頓晚餐,希望我們有緣再見。」

 

小菲給我來個擁抱:「別這樣說吧!待經理回覆我,有消息我馬上就跟你講,他沒有回覆我的話,我到島上再給你問!不要灰心,我們一定可以再見的!」

 

我為著來澳洲得到一段這麼真摰的友誼而深深感動:「謝謝你。我怕沒機會再對你說,很高興認識你,真的。」我看看大姐:「還有你,謝謝喇!」

 

小菲咬咬唇:「你不要把我弄哭!我謝謝你才對,沒有你幫我們去問,大家都沒有工作了!你一定要過來,我們再一起玩!」

 

小菲的說話給了我很大的信心:「一定,我們一定會再一起玩的。」

 

看著小菲和大姐離開的背影,我深深感受到背包客之間不安定的緣份,來得快,也去得快,全在你意想不到的瞬間來臨,每分每秒都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面。此後,我很難記得與小菲和大姐相遇的細節,但跟她們分別的這一幕,卻教我畢生難忘。看著Urban Central的這個大廳,已換上了一批素未謀面的新面孔,這個旅程的第一個家,竟成了今天離別之所。

 

「唉,我也不知道說甚麼好。」DJ說。

 

「無論如何,大家保持聯絡吧!」我說。

 

DJ和大姐多待一天就會離開,而我亦打算在Great Ocean Road回來後,多待一晚便離開。在Melbourne的最後幾夜,心情竟變得那麼沉重。

 

雖然心事重重,但經歷了太多風浪,我真的累了,這一夜我睡得很甜。餘下的十一個月,相信還有更多「驚喜」要受。

 

翌日,我參加了Great Ocean Road的那個團,五時多便要起床集合。我朦朧地坐在那輛小型旅遊巴,很快又睡著了。導遊深知大家很累,便給大家小休一會,待差不多到達景點才叫醒我們。她說,這天我們很幸運,因為天氣非常好,很快我們便會被陽光照醒,看到美景時便不願意再睡覺了。這一陣子遇到太多麻煩,被她這樣一說,我都對久仰大名的Great Ocean Road暗生期待,就暫且拋開煩惱,享受真正的一天假期吧!

 

最終,我卻沒有被陽光照醒,而是被手機震醒了。

 

我拿起手機,整個人呆了,屏幕顯示那個Whatsapp信息,比昨天經理的電郵更震撼。我把信息Refresh一次,再看一次名字,確保自己沒有看錯。我再拍拍自己的臉,肯定自己不是在夢境之中。從沒想過會發生的事情,竟然再次降臨,我嚇得手也在抖,電話差點掉下來。

 

「Hey,你去左邊?」

「我今晚會飛黎Melbourne,後天先走!」

「你聽晚得閒嗎?我黎搵你丫。=)」

 

曾經,我覺得同一段話拆開幾個信息來傳送,是很討厭的行為,唯獨有一個人例外。這是她慣常的溝通手法,失去了才懂得懷念。往後的無限思念,我竟換成了那個「短訊轟炸者」。

 

我頭一次感到Whatsapp之偉大。

 

我二話不說,馬上打電話給DJ叫他幫我續租一夜房間,他好像還未睡醒,驚訝何以我會老早便打電話給他。

 

「我不肯定還有沒有床位...」

 

「沒關係,即管幫我問!感激不盡。」

 

「好吧...」DJ帶點疑惑地掛線。

 

即使沒有床位,哪管睡在街上都要多留一夜。

 

Whatsapp屏幕顯示的名字,是晴晴。

 

十個月沒有見面,我朝思暮想的晴晴,我始終不能忘記的晴晴。這十個月來音信全無,只能在Facebook略知近況,你最近還好嗎?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