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五章:重遇最愛 (上)

1911762_624922850915673_5965801437339903694_n

晴晴,我終於可以再見晴晴了,十個月沒見,音信全無,只能在Facebook內略知近況,你最近還好嗎?

 

「幾時嚟呀!」

「我可能就走呀,睇你幾時嚟我等埋你!」

 

「I fly today ah, will arrive MEL time around ten.」

 

「幾時走?」

 

「Noon, after 3 days.」

 

「有一日時間玩?」

「你有冇咩plan?」

「我聽日冇嘢做!」

  我生怕晴晴突然又消失,緊張得不斷鍵入信息。

「No plans ah」

「I was called on standby」

「Ah, I wanna watch “Breaking Dawn” XDDD」

「Hong Kong shows in December!!」

「唔理你呢句話J」

「不如同你睇企鵝丫!」

  那部殭屍電影我一直覺得很「爛」,卻是晴晴很喜歡的電影,記得她曾經買了男主角作封面的電影畫冊,因而被我取笑她很「毒」。我和晴晴之間經常有很無聊的爭執,每一次我都會裝出落敗的樣子。可能我就是有點被虐狂,看見她在一段無聊對話中勝出後,奚落我的那副「得戚」樣子,我又覺得很享受。唯獨是這部電影跟她的意見太極端,我永遠會抓著這個話題來取笑她。

 

很久沒見了,你還記得這些對話嗎?

 

手機突然又變了「無網路覆蓋」,我暗地說了一句髒話。

 

「Aquarium?」

 

手機突然震了一下。我聚精匯神看著電話屏幕,希望渴求有信號的念頭可以打動上天或是手提電話,看來成功了。

 

「唔係呀,去海邊,每晚黃昏,企鵝會上岸餵BB,唔洗錢嘅!」

「Ho ah」

「Hey, cold there?」

 

「十幾度啦」

「帶件厚衫啦如果睇企鵝,夜晚海邊凍」

  晴晴一向都很容易病,我不想帶她來這些地方,讓她病倒了。至於那個看企鵝的地方,我指的是Melbourne南部小鎮,St Kilda的海邊,每晚黃昏總會準時有企鵝上岸餵小企鵝,是一大自然有趣的景觀,晴晴一向很喜歡看動物,她一定會喜歡吧?之前經Mika介紹來過此地,獨個兒看著這些企鵝,心忖有天可以帶晴晴來看就好了,沒想到竟然願望成真。

 

「OK!」

 

「咁你仲有冇地方想去呀?」

 

「冇咩特別」

「So I meet u tmr?」

 

「好呀,幾點?」

 

「11/12? Will it be too early?」

 

「Too late添啦!不過ok啦」

 

要我從你下機一刻陪你不眠不休地一起,我也甘心願意。這十個月來,我苦苦等待這一天,我有多掛念你,你知道嗎?

 

當然,我知道晴晴這些日夜顛倒的生活,一定累壞了,我也不會強行要她老早就出來,讓她多休息一點吧!好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就夠。

 

「11 then」

「Sleepy x 10000 Zzzz」

 

「好呀,就十一點啦!你識唔識去火車站?我睇你相你去過。」

 

晴晴早已來過Melbourne,在她對我不瞅不睬的日子中,她在Facebook的一切動向,便成為我對她生活認知的唯一泉源,我當然記得她去過甚麼地方。雖然,我也深知她是一名「路痴」,即使她當上了這個職業經常到處走,我相信這弱點仍是分別不大。

 

「Ummmmm, let me think think sin = =」

「咁一係我去你酒店啦」

 

「I think should be fine, I can ask ppl la」

 

「Walking Distance」

「I know ah, haha」

 

「Flinders Street Station,對住教堂果個出口等丫,好多個鐘果度」

「你幾點飛呀?」

 

「1010」

 

「Hv a nice flight! 好耐冇同你講過 J」

 

我遲疑了一會,把原本帶點曖昧的祝福說話,改成了這一句。曾經,每一次我花盡心思去寫這句祝福語,最終導致晴晴把我避得百丈遠。曾經,每當晴晴去一些落後地區時,總生怕她會有甚麼意外,於是,我總會寫了很多相關的關心用語,希望她能平安。當然,這一切可能只是我想得太多。今天,晴晴可能已非從前的那個晴晴,但我不想悲劇再度重演,也能僅止於此。

 

傳送完這句說話,我發現自己雙手有點在抖,我緊張得要命。

 

螢幕顯示了「兩個Tick」,晴晴竟無任何回覆,我又說錯話麼?糟了。

 

車子經過一座森林,我才發現原來電話剛好沒有信號。

 

「Thanks lol」

 

「Looking forward to see you tomorrow J」

 

「So sleepy…」

 

「你上次去邊呀?」

  短訊並沒有變成「兩個Tick」,因為車子已正式脫離文明,完全沒有信號了。我這才發現自己沒有把電話號碼傳給晴晴,馬上把它傳一次,以防有甚麼意外不能聯絡。剎那間,我緊張得要命,整天都看著這則短訊變成了「兩個Tick」沒有。車子繼續前進,終於到達了Great Ocean Road。

 

Great Ocean Road位於Melbourne西南部的海岸線,全長近二百五十公里,被不同奇岩異石圍繞,連綿的奇景形成了獨有的景觀,因而被開發成Great Ocean Road這條觀光路線。當中最有名是稱為「十二門徒石」的Twelve Apostles,十二顆大石錯落於海面之上,被海浪長期沖擊,成了澳洲的其中一項著名景點。我站在瞭望台上,這些巨石在蔚藍的水面聳立著,氣勢不凡,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團友都在瘋狂拍照時,即使身在美景仍難以投入,我一直緊握手機,期望晴晴盡快回覆。我們約好了雖然很難有甚麼意外,但我自問太珍惜這一次的約定,我不想有甚麼意外不能跟晴晴重聚。我心裡安慰自己別太緊張,卻難以放鬆。除了生怕晴晴收不到我的電話號碼,也苦思在有限時間中可以帶晴晴去甚麼地方?我要給晴晴難忘愉快的一天。

 

在Twelve Apostles附近,我努力跟熱情的韓國和法國團友聊天,其實我心不在焉,不斷想著晴晴。事後回想起那天,我覺得很浪費,並沒有好好享受美景及各地團友的交流。那一刻我只懂緊握那沒有信號的電話,期待會突然有一下信息回應的震動。

 

結果,旅遊巴離開Great Ocean Road,信號收訊變回五格,我卻沒有收到晴晴的回覆,相信她已上了飛機吧?我心頭一陣落空。

 

未幾,我反而收到了DJ的短訊,大姐煮了炆牛腩當晚餐,已預留了一碗給我。我才醒覺,這可能是最後一夜跟這兩位生活戰友相聚了,我整天卻只管在想著一個女人。

 

回到Urban Central後,我打開雪櫃,看到了那碗寫著「Jacky」名字的炆牛腩,窩心感覺後又心中一沉,不禁慨嘆這些溫馨的生活會就此告終吧?其時我很想跟明天離開的大姐道別,向來說話不多的她,可能沒有興致應酬我,竟說她已在房間準備睡覺了。

 

飯後回到房間,跟DJ閒談幾句,便打開旅遊書,正式計劃行程。其實我來了澳洲一個月都沒有好好看過旅遊書,因為這並非一次限時內的旅行,我有無限時間,所以都沒有細心規劃,隨心率性而行。但是,明天就不同了,在僅有的一天時間內,我要帶晴晴去一些能夠令她難忘的地方。同時,我又內心掙扎著,要不帶她去一些有浪漫情調的地方?不過,難得她肯主動跟我聯絡,再次做些曖昧行為,豈不是又嚇怕了她,再次浪費這一天?但是,我若不乘這次機會製造難忘回憶,還待何時?再等十個月嗎?

 

怎麼辦!

 

我拿著旅遊書及地圖,鋪滿了床鋪,仔細地計劃行程。我看著這個已經熟識得很的Melbourne地圖,畫了畫去,始終不能圓滿計劃一天的行程。我當然不想帶她在市內參觀,她身為空姐,這些地方隨時比我更熟識!

 

我心中有無數個計劃,第一時間就是想到帶她去Melbourne Zoological Garden還是Werribee Open Range Zoo。在我心目中她是很喜歡看動物的人,但於我這個失業漢而言,入場費也真的蠻貴,而且,動物園路程太遠,花上寶貴的一天值得嗎?還是帶她去Richmond一帶的特色小店?她遊遍世界各地,帶她去這些地方會否覺得我見識太少?我再想,要不回去那個給我百感交集回憶的Mornington Peninsula?那看來就真的太遠了。最好的選擇難道要再去一次Great Ocean Road?我慌亂得快要尖叫出來。

 

鎮定點,你可以的。

 

我整理一下床上的鋪滿的凌亂宣傳單張,冷靜下來,以決定了的St. Kilda作中心點,開始計劃明天的行程。

 

終於,電話震動,看到了晴晴的信息,我鬆了一口氣。

 

「Heeeee… Arrived」

 

「剛到機場?」

 

「Hotel la」

「Lobby free wifi」

 

「去睇Edward啦你,你酒店轉角有間戲院」

 

Edward就是那殭屍電影的男主角,那部我從來覺得超沉悶無聊的電影,那卻是深得晴晴所愛。

 

「I know, but seems too late…」

「淆底!」

 

「你唔累咩?又話眼訓」

 

「No ah」

「I am young XD」

「Now very awake… Where are you」

 

「Hostel,South Bank河對岸,知你唔知喇,你想出黎?」

 

「Yiu!! This cinema mo Edward law!!」

 

「過黎我呢邊果間戲院啦,有得做」

 

「Too far.. L」

「Wuuu I wanna meet Edward」

 

「唔遠,你行上一個街口坐電車去Crown落車,十分鐘內到」

「11 PM la」

「唔想俾人姦十次」

 

「做乜姦十次,澳洲治安好好嘅...」

「不過如果你真係好想睇我可以陪你嘅,我過黎接你喇」

 

「Really?? Ho ar!!」

 

今天,我一直在想,晴晴還是我認識的她嗎?我看到她流露出來的怕事一面,我不禁笑了,她還是我認識那個很可愛很有趣的晴晴。

 

你知道嗎?這十個月來我對你朝思暮想,就是期待能夠與你重聚的一天,我等了這一刻多久你知道嗎?這一刻,你叫我陪你繞著Melbourne CBD通宵跑步我都願意,看場電影又何問題?

 

只要,你是晴晴,我甚麼都願意。

 

「依家?」

 

我馬上搜尋電車最近的出發時間,跳下了床準備更衣。DJ好奇地看了我一眼:「去哪?我快睡了。」我一直沒有跟DJ說過關於晴晴的事,千頭萬緒都不知從何說起。

 

「Hahahahahahahaha」

「算啦,唔玩你啦」

「我上去訓啦早抖」

 

我突然收到晴晴的回覆,「呀...沒事了。」我跟DJ說,DJ以一副奇怪的樣子看看我,繼續寫他的日記。

 

我一下子感到很失落,但見晴晴用回我們一貫的溝通方式,我又覺得很溫暖。即使晴晴主動找我,可能算不上甚麼,但正是我最愛的晴晴,她對我展露其真我性格,總算把長久以來拒諸門外的冷淡態度一掃而空。坦言我很害怕明天會否很尷尬,可能這真是我想得太多了,一下子,我對明天的相聚充滿期待。

 

我已記不起那天晚上心臟劇跳至得甚麼地步,只記得晴晴的每個燦爛笑容、每個充滿氣質的動作、一句句無聊的笑話均在我腦袋中不停轉動,我在迷迷糊糊中睡著了,暗中覺得自己在夢中也喃喃自語著晴晴的名字。

 

我沒有調較鬧鐘,卻自己醒來了。這一天終於來臨!我可以再見晴晴!我興奮得不能自已。

 

我匆忙吃完早餐才見DJ醒來,他很驚訝我一大清早起床幹麼,我只跟他說約了朋友。在我準備出門時,才醒覺這個來澳洲第一個認識的香港朋友,很大機會是最後一次在澳洲見面了。兩個大男人並沒有跟小菲道別般感性,DJ拍拍我肩膀:「那麼,一路順風了!」我笑說:「很高興認識你!」DJ說:「希望有機會在Fraser Island再見面吧!這幾天你記得看看經理有沒有回覆。」我這才記起已兩天沒有跟那經理聯絡。

 

管它吧!世上沒有事情比見晴晴重要!

 

來澳洲一個月,我已習慣了披頭散髮,隨便拿起件衣服便出門,甚至連自己穿了甚麼衣服都不知道。這是我第一次稍作整理才出門,至於配襯衣服嗎?我這才懊惱自己沒有多帶好看的衣服來。

 

我比約定的時間早了半小時到達Flinders Street Station對面的Information Centre,在裡面的大地圖作最後一次計劃。看著那幅閉上眼都記得的Melbourne市中心地圖,哪條大街小巷沒有走過?我暗笑自己過度緊張。

 

在晴晴心中,這理應是平凡不過的一次見面吧?她應該有數之不盡的同樣約會,我算甚麼?

 

最後,我還是早了十五分鐘走到Flinders Street Station,看著車站時鐘的時間不斷跳動,我緊張得有點不安。十分鐘的時間仿如隔世,等了十個月,再多等這十分鐘也嫌漫長。突然,人來人往的人群靜止起來,我只看到當中最美的一個身影。我跟這個身影在夢境中相遇了千百遍、因為過份思念而在街上誤認了多回,我終於可以見到晴晴了,我興奮得清楚聽見自己的「怦怦」心跳聲。沒見晴晴十個月,她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修長的身段仍是我心目中近乎模特兒的感覺,她散發出的氣質依然讓人心動。雖然晴晴當上空姐後,我仍有跟她見過面,大抵因為工作關係,令她的化妝技巧愈來愈進步,淡妝令她看來更有成熟感,劃上了眼線令她雙目更有神,同時又染上一種神秘的美艷。晴晴沒有過火誇張的妝扮,卻比大學時期更添女人味,昔日平凡的鄰家少女不經意抹上一份傾倒眾生的美。這一切可能是我的主觀投射,但畢竟這是我愛得不能自拔的晴晴,一個令我思念得決定出走澳洲去忘情的女人,我看著她向我微笑走近的每一步,在我眼中她只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美。

 

我有衝動把她擁入懷的,當然,理智制止了我這個行動。

 

晴晴有一個可能令她都不知道的小動作,每次跟我見面時,她總會向右微微側一側頭才跟我說話,這一次,她仍作出這個小動作,我頓覺即使外表再多的妝容,她仍是我心目中的那個晴晴。

 

「喂!」晴晴給我一個禮貌的微笑。

 

「很久沒見了。」我想了千百萬句開場白,最終也只說出這句真心話。

 

另一句是「我很掛念你」,當然我把它吞回肚子中。

 

「嗯。」晴晴略頓一會,「你還好嗎?」

 

「還可以喇。」我也客套地回答,「還未死。」我故作輕鬆,嘗試消除心中的尷尬,向晴晴作個微笑。

 

「看得出!我有看你Facebook,天天生活那麼驚險,想不到你仍可活生生站在我跟前,你天生就是能捱的人嗎!」這才是那個喜歡挖苦我的晴晴,我為著晴晴原來一直有緊貼我Facebook動向而暗喜。

 

「你有沒有甚麼地方想去?我在你Facebook看你似乎市中心附近的地方都去過了,你想去哪?我都可以陪你!」我也不替自己前一夜看了晴晴在Melbourne的Album一事作隱瞞。

 

「其實...我只去了那些地方,我連自己在哪都沒有概念,哈哈哈!」晴晴不避諱地展露她「路痴」的一面。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我沒有理會晴晴的大笑,認真地回答她。

 

「妖!」晴晴打了我一下,她五分鐘前在我心目中的氣質馬上一掃而空,但這才是我最喜歡的晴晴。

 

我拿了動物園有關的單張,問她:「要去動物園嗎?Melbourne有三個呀!」

 

「動物園?太Heavy了吧!不過,你想去我都可以陪你去的。」

 

「我才沒有興趣去動物園,你不是一直喜歡看動物嗎?你一直很喜歡看那些獅子老虎等動物嗎?」

 

「我看那些東西就等於我喜歡去動物園嗎?我可沒有說過!」

 

「你有。」

 

「哪有?...呀,又好像真的有,哈哈哈!」晴晴一副認輸的無奈樣子,「那又怎樣!我只說過一次就表示我很喜歡看嗎?」

 

「對,是我會錯你意了,好嗎?」

 

「你根本就是,哈哈哈!」

 

「那我們去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好嗎?那是在市中心附近的一個世界遺產建築物,外觀也蠻不錯的,去逛逛吧!」

 

「走吧!其實我都不知道在哪。」晴晴略頓,奸笑道,「怎麼呀?別拉開話題!你怎麼覺得我很喜歡去動物園?我很像喜歡動物園嗎?」

 

我亦裝出一個無奈的表情,繼續跟晴晴這個無聊的對話。這些對話中,每次最終的輸家都是我,往往被晴晴很多離奇的歪理迫得「啞口無言」,只不過我不想跟她爭執下去,自行「認輸」。我很喜歡看晴晴那「得勝」後,毫無修飾的開懷大笑,即使她笑得再不顧儀態,我仍覺得那是世上最美麗的笑容,我會很努力去讓她有這個笑容,我很喜歡看見開心的晴晴,看見她笑,是我最滿足的享受。事前曾生怕的尷尬一掃而空,看來我可以跟她重回昔日的相處模式了。

 

從Flinders Street Station走到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我和晴晴回復了無所不談的地步,這是我完全意想不到的。除了大家說著無聊事,也交換了彼此的近況,把十個月來的點滴分享,我只有對著晴晴才會這麼毫無保留,難得的是,晴晴也把她生活的趣事向我分享。也許,晴晴覺得我對她早已放下感情,她才對我回到這個層次。

 

沿途,我一邊跟晴晴聊天,一邊跟她介紹Melbourne市內的每個景點,她笑說我來了一個多月竟已滾瓜爛熟,沒想到我事前作過很詳細的計劃。途中路過Queen Victoria Market,晴晴說她很想去看看。面對著這個整齊的菜市場,晴晴顯得很雀躍。

 

「你沒有來過這些菜市場嗎?歐美每個地方如是。」我問。

 

「沒有呀...」晴晴想了一想,「很少會逛這些地方,通常都是去景點,又或者到大型超級市場就算,你知道超級市場是我們必到之處的。」

 

「超級市場有時候很貴呀,這些菜市場都是背包客常到的地方,通常都會購得便宜貨品,我曾有朋友在此用一元買了一大盤草莓!」

 

「真的嗎?」晴晴睜大眼睛,「這很便宜呢!」

 

「對呀,你看這些西蘭花和青椒,通通都比超級市場便宜的,如非明天要離開,我相信都會買幾個。」

 

「我不知道物價呀!」晴晴看看那些價錢牌,「好像真的很便宜!」

 

「來了這裡後,天天都要自己煮飯,物價就要記得清楚了,一分一毫我都會算清的...」我看了晴晴一眼,裝出一個自嘲樣子,「算了吧!你做空姐那麼富有,到世界各地吃盡好東西,怎會像我一樣捱麵包、自己煮呢?」

 

「哪算富有?」

 

「對了,你是不會煮飯,而不是太富有。」我乘機挖苦晴晴。

 

「我承認呀,我是不會煮飯的『死港女』呀,那又怎樣?你現在厲害,煮得很好啦?」晴晴一貫她的「港女」回覆,我「自虐」地覺得很有趣。

 

「不是呢!」我想一想,笑道:「但我一定煮得比你好吃。」

 

「車!」

 

我略頓一會:「有機會...煮一餐飯給你吃吧?」

 

「嗯!好呀!」晴晴回答得很爽快,「...有機會吧!」

 

我幻想過無數次能夠跟晴晴一起買餸煮飯的畫面,傻傻地期待著有這一天的來臨。

 

沿著Queen Victoria Market外圍走著,我們來到了那些售賣小飾物的攤檔,一如所料,晴晴很喜歡這些攤檔。我看著她在欣賞飾物時的表情,突然覺得她一洗了當上空姐後的成熟女人味,看到這些東西仍不經意流露出少女感覺。

 

「挺有趣呀!我蠻喜歡這裡。」晴晴隨後再加一句,「但是,還不過是一個市場。」晴晴永遠對一些景點要加入一些劣評。我不知道這是她見識太多,還是她說話的習慣?

 

「這裡還好啦!偶爾逛逛也不錯。」我說。

 

「你要好好珍惜!你明天去悉尼嗎?」晴晴不明所以地問我這一句。

 

「對呀。」

 

「這兩個城市夠熱鬧了,你有機會去去Perth,就知道甚麼是悶,到時候你自會明白我這句說話。」

 

晴晴對Perth就是有一種莫名奇妙的反感。曾經,我全不知道這世上有個地方叫Perth,就是因為有一次晴晴要飛這個地方,我為傳那些「祝福短訊」,刻意上網查查Perth這個地方在哪裡,才知道西岸有這麼一個城市。總之,晴晴永遠對之非常討厭。

 

「唉...真的很悶。你知道嗎?我上個月才飛了Perth!第三次了!我跟這個無聊地方結怨了麼?為甚麼我常常要去這個地方?」晴晴說得很激動。

 

「我不知道呀,但是,我應該會去看看吧!」因為久聞晴晴對此地的強烈劣評,反令我很有興趣去看看,Perth何以在晴晴心目中有這麼一個位置。因為這個原因,Perth成為我澳洲之行必到城市。

 

「你偏不相信我。」晴晴不屑地看著我說。

 

「哈哈哈,你永遠討厭的事,就是我喜歡的事,可能Perth會成為我最喜愛的城市呢!」我不忘再挖苦晴晴一下,「你知道你的品味啦...嘿嘿。」

 

「車!到時候你自會明白!別告訴我後悔去了Perth!」晴晴搶白。

 

沒想到,當日的戲言竟一語成讖。為了這番話、這個很笨的賭氣,最終我在Perth開展了一段傷心旅程。

 

最後,我們來到了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

 

「這建築『好流』呀!」晴晴看到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後尖叫。

 

雖然我知道這又是晴晴的一些刻意諷刺說話,但晴晴反應之大卻讓我有點尷尬,似乎我錯帶了晴晴來這個地方了。

 

「哈哈,世界文化遺產建築物呀!」我補充。

 

「哪又怎樣?它真的不像世界遺產呀!你看,這個外型多假?」晴晴笑說。

 

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是當年Melbourne為舉辦世界博覽會而建,歐式的宏偉建築座落於Melbourne Carlton Gardens之中,雪白的建築物與廣大的花園對襯,在樹影之間展現著雄奇氣魄,我倒覺得環境非常美麗。當然,晴晴的說法沒有錯,因為建築物明顯經過多次翻新,外部感覺是跟古老風格完全不搭調。

 

「那...其實又真的有點假。」我此言並非為討好晴晴而說。

 

「我沒說錯嗎?」晴晴眼眉挑動擺出「得戚」樣子。

 

「其實內進參觀會更失望。」我想起第一次與DJ他們進內的尷尬。

 

「哈哈哈,是你笨啦!」晴晴奸笑,「單看到外觀都不會入內參觀!」

 

「那麼,你是不是很後悔來了?」

 

「不!我很喜歡呀,我馬上要拍照留念!」晴晴拿出相機,裝作投入地隨意拍照,「感覺很...算了,哈哈!」晴晴因著自己接不到謊言而尷尬地笑。她看到公園外的牌,清楚寫著這是「World Cultural Heritage」,她如像「發現新大陸」般掙大雙眼,「真的是世界遺產?我認輸了。」

 

「騙你幹嗎?應該總有其特色才可成為『世界遺產』吧?」

 

「看來甚麼東西都可以成『世界遺產』了,我真的不知道!」晴晴說。

 

「你當然不知道!你這『港女』甚麼都不知道,笨笨的。我相信你連自己身在何處都不知道。」我不忘再次挖苦她。

 

「當然啦!我工作只管飛就成,哪會理會自己身在何處?對了,其實Melbourne在澳洲哪兒?」

 

「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在北面?」

 

「不告訴你。」

 

「真不知道呀!快點告訴我!」晴晴看來真不知道自己在哪。

 

「其實...你正身處香港。」我胡扯一句。

 

「妖!告訴我!」晴晴一邊傻笑一邊叫著。

 

「偏不告訴你,你自己查!港女!」

 

你知道嗎?我最喜歡看你這個樣子,很可愛,我最喜歡跟你這麼無聊地七嘴八舌鬥氣,這是我跟你最親近的時候。我告訴你Melbourne在甚麼位置有多難?但是,我只想告訴你這件事,你這刻很可愛。

 

找天吧!找天我一定會告訴你。

 

大家聊得歡天喜地,我都沒留意自己走到哪裡了,晴晴說她餓了,剛好我們路經Melbourne Central的Foodcourt。我問她要在這裡午飯嗎?沒想到晴晴竟然贊成,因為她也想省錢。我們隨意在一間印度餐廳點了份澳洲常見的自選二餸一飯的午餐,晴晴問我怎樣點餐,最終也跟著我點了一樣的。

 

「我覺得這樣很好呀,跟著你可以不用想行程,也能吃得又便宜又好味的食物。」晴晴說。

 

「這些只是很普通的食物而已。」我沒想過帶晴晴來Foodcourt午餐,但其實晴晴這樣說,我有點開心的。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我應該又會去吃那些很貴的餐廳了。」

 

「都說你富有。」

 

晴晴給我做個鬼臉,說:「不是呀,只是因為人生路不熟,通常都會去較貴的餐廳,比較安全吧!我之前去過一間越南餐廳吃,同事稱它是Melbourne的飯堂,我覺得很難吃。」

 

「我知道呀。」當然了,我昨夜曾研究過晴晴的Album。

 

「你怎知道?」晴晴反問。

 

「呀...就是...隨便看你的Album看到的。」我結結巴巴地說。

 

「所以,也很高興可以吃到這些東西。」晴晴不以為然,滿足地笑。

 

「待會帶你去的地方,你應該也沒有去過,相信也很難去得到。」我滿有信心地說。

 

我向晴晴簡介了下午的行程後,晴晴問我借了旅遊書去看。

 

「原來澳洲有這麼多有趣的地方!」晴晴驚訝地說,「這個很有趣!有機會我要看看。」晴晴用手機拍下了「藍光螢火蟲」旅行團的資料。

 

「當然啦!都說你環遊世界卻沒有世界觀。」

 

「車!有問題麼?不過,時間太少,想去的地方太多了。」

 

「別這樣說,你的工作已是很多人夢寐以求了。」

 

「可能也是吧!對了,明年放假時,我可能跟家人來澳洲旅行。」

 

我一直覺得晴晴很孝順,她經常放假都會跟家人一起去旅行,大抵這也是一個我很喜歡她的原因吧?我馬上興奮地說:「到時候跟我說吧!我相信一年後我對澳洲應該很熟悉,一定可以給你意見了。」

 

「好呀。」晴晴禮貌地微笑。她繼續翻著我的旅遊書,說:「嘩!這就是Uluru?」

 

「對呀!我一定會去!」Uluru是我來澳的一大目標。

 

「好像很有趣呢!」晴晴露出期待的眼神,「不過聽說很難去。」

 

「對呀,據聞來回都應該要一星期。」那時候,Uluru於我而言只是一個「神聖之地」,對它全無認識。

 

「那麼,算了,我應該去不了。你知道我有多笨啦!會迷路呀!」晴晴自嘲,深知我又會取笑他。

 

那一刻,我卻沒有取笑她之意:「不如,找天你請假我們一起去吧!反正我在澳洲...好嗎?」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