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八章:困獸之鬥(Final)

10494656_665309300210361_8703643302907357220_n

「咔擦!」DJ開了一罐啤酒遞給我:「Cheers!」金黃色的啤酒流入體內,帶給我一陣暖意,又是一次聊天的好氣氛。

 

我和DJ望著眼前的星海,沉默了一會,DJ才吐出第一句說話:「從Melbourne到Mornington,再來到Fraser Island,我們都是四個一起活動,好像從沒跟你獨處聊天,照理我們兩個香港人,理應最能交心的呀!」他大口地喝下啤酒。

 

我說:「對呀,每天都是大家一起談笑,卻好像很少用廣東話來交談。」

 

DJ笑說:「誰叫這裡只有我們兩個香港人?」我「哈哈」一聲表示同意。

 

DJ嘆了一口氣,再一口氣喝下半罐啤酒說:「近來,我好像...跟小菲...有點曖昧。」

 

原來一直外向有自信的DJ,面對感情事時也展露尷尬的一面,我笑說:「也不是近來了吧?」

 

DJ尷尬地問:「很明顯嗎?」

 

我忍俊不禁:「哈哈哈!早知道了,你當我傻的麼?」

 

DJ有點驚奇地問:「真的嗎?是甚麼時候?」

 

我說:「還記得嗎?我們從Mornington回Melbourne時,小菲把頭倚在你肩膀,我看見你帶點甜蜜的表情,我已經知道了。你每天下班時都要找小菲說話,我看在眼內,甚至覺得你們早在發展地下情了。」我想起在餐廳當清潔的DJ,每當下班時都會跟小菲輕聲道別,「其實,這裡很多人都應該猜到了吧?在『聊天室』那邊你們經常『前後腳』離開,甚至不發一言就走了,大家都猜到了甚麼吧?」我沒有跟DJ說,Ryosuke曾奸笑地問我:「Is DJ and Fei now “bang bang” in the room?」有時候,「聊天室」那邊也的確拿他們作話題。

 

DJ想了一會:「這應該不難料到,我相信很多人都察覺得了。」

 

「對了,你們經常去海邊幹嗎?」

 

「就是聊聊天、看看星吧!」

 

「只有聊天、看星?嘿!」我奸笑。

 

「對呀!你想到哪裡去呀!」

 

「我沒有想到哪裡,別心虛,哈哈。」

 

「我都不敢想太多,唉!」

 

「那麼,小菲知道嗎?你有跟她說過嗎?」

 

「有呀...」DJ面有難色,「這正是我苦惱的問題...還記得我們去Hervey Bay嗎?我跟她早了一天離開,其實,我是刻意調假跟她一起放假的。那天,我和小菲到處購物閒逛,感覺很好,我已想找個機會跟她表白。那天完全是我們獨處的時間,最後,到了晚上,我和小菲在Backpacker聊天,聊了很久很久,覺得氣氛很好,也時機適合,就跟她表白了...」

 

「嘩!只有聊天和表白?」我突然想起DJ和小菲在Hervey Bay時是二人同房的。

 

「沒有其他啦,你想太多了!」DJ沒好氣地說,「之後,小菲給我回應,其原來她也對我有感覺的,只是她很怕受傷,生怕總有一日來到我們要分別時,她會很傷心,所以,還是不敢放膽去愛...她還要考慮清楚...唉,我都想過這個問題,但是,我會選擇適時去愛,傷心的事容後再說吧!」

 

我相信,這一年內,人與人之間很容易擦出愛火花,但是,剎那間的愛火還要兼顧未來。異地戀說來浪漫,這畢竟並非偶像劇橋段,離離合合,再強的感情,也敵不過現實分離的傷痛。

 

「我覺得還可以吧,香港和台灣,總好比香港跟德國,有心維繫也不太難。」

 

「作為男生,可能我們就有此念頭?女生總會想得較遠...我從沒想過自己會發生異地戀,但是,我覺得真心去愛,也未嘗不可吧!」

 

「偏偏小菲就是那種帶點神經質、怕事的女生,她看似感情用事,也真會想得很遠。」

 

「對了,記得我們跟小菲怎樣相識嗎?」

 

「大概是在Urban Central的某個早餐時間吧?」

 

「對你來說是,於我而言,其實一早已經看上了她,哈哈。」DJ尷尬地笑,「最初看見小菲,我還以為她是韓國人,第一感覺就是很可愛的類型,我已經想找機會跟她聊天,只是苦無話題。後來,我聽見她跟大姐說普通話,才知道她是台灣人。偶爾在走廊碰見,都會打招呼點頭,久而久之便開始聊天。到了那個早上,我覺得合時吧,便邀約她一起去玩,結果,我們就待上了這幾個月。其實,我跟小菲認識愈深,就愈覺得她的性格平易近人,也是自己的心儀對象,漸漸就對她有好感了...」

 

「嘩...」我無言而對,萬料不到跟小菲認識前,DJ原來早就視她作目標,「這應該也算一見鍾情吧?」

 

「我也不敢斷言,是否一見鍾情也好,最起碼覺得她很可愛,有好感就是了。我從沒想過,竟能會跟她一起生活那麼久,還以為只是萍水相逢的過路人...是緣份嗎?我也不知曉...」DJ無奈地嘆一口氣,他問我:「換轉是你,你會怎樣做?」

 

我想起這幾年來,無論歷盡甚麼傷痛,我還是深愛著晴晴,妄想有朝一日能夠奪得她的芳心,我還是對愛情比較沉溺的人:「我應該會繼續去愛吧?」

 

「真煩!」DJ喝下最後一口啤酒,無意識地把啤酒罐壓扁,「其實我來澳洲,也想忘記一段情。」DJ茫然地看著眼前的星空:「我和戀愛七年的女朋友分手了,得知一刻確實晴天霹靂,細想之下才發現自己原來愛得那麼幼稚。我把這一年,當作是跟她的一道分水嶺,我不知道回港後能否跟她重新愛過,也不知道自己這一年能有甚麼樣的改變,只想靜靜地想想前路該怎麼走。我知道,自己這一刻仍未放得低她,但到最後,我能否忘記她?我沒有多想,只想一切順其自然...沒想到,竟然來澳兩個月便有新戀情...」DJ語帶唏噓,嘆出一口氣,「言談間,小菲也知道我還未放下前女友,這也是她猶豫的一種顧慮吧?」

 

「那麼,你愛的到底是誰?」

 

「這一刻,我會答你小菲,同一時間,我又真的對前女友念念不忘,真矛盾,我不想開始後才顯得自己太花心。」

 

我有點羨慕DJ,我發現,這幾年來,除了晴晴外,我從沒對其他女人動過心。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太深情了,我也想有點花心的壞因子。

 

沒想到DJ跟我一樣,來澳洲也是為了忘情。我曾以為自己出走的原因太膚淺、也太不帥氣,堂堂大男人竟然為了忘記一個自己很愛的人而出走。原來,這世上還有很多癡情種。在往後的旅程中,我更發現,原來澳洲是一個傷心地,寂寞心靈遍佈各地。大家背上大背包,在旁人眼中有一種瀟灑的浪子式態度,在頑強硬朗背後、沉重的背包跟前,體內也背負著一顆千斤重的破碎心靈。

 

「那麼...你呢?怎麼啦?那個令你很傷心的女生,跟她怎樣?看你的Facebook都猜到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去問問。」

 

我跟他說了晴晴的事。

 

「我早在猜你Melbourne最後那天鬼鬼祟祟探甚麼朋友,原來是女人。」DJ恍然大悟,「這也好吧,在外國重遇回最愛,渡過了的一天,一定很快樂吧!」

 

我下意識地看看電話,有限度的收訊中要得到晴晴的一個信息,更是天方夜談:「快樂過後,就是無比的失落。我甚至懷疑,那天的快樂,是否只是一場夢?聽完你跟小菲的故事,我更羨慕你,跟她如像家人般生活了兩個月,最後更在此困獸鬥,你更快樂吧!」

 

「可能又是無比的失落呢!」DJ苦笑,「對了,其實你有沒有想過,她為甚麼去Melbourne找你?」

 

這真是一個關鍵問題嗎?似乎人人都一直問我。

 

「就是很久沒見吧?」

 

「她明知你愛她愛得死心塌地,仍主動約你,要不她也對你有感覺,要不...我不懂怎麼說。我相信,她應該知道,你仍是深愛她吧?她仍對你作出那麼曖昧的態度,就是有點兒那個...」

 

我無言。

 

我很難界定我跟晴晴算不算「曖昧」,極其量,我跟她有點兒「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感覺就是了。至於晴晴待我如何,現實可能多麼殘忍,我內心深處就是騙著自己,不要多作猜想。

 

「我覺得,你無謂太愛她,你已經深愛她那麼久,默默在她身邊付出,她仍是無動於衷。我不敢妄言,她是否對你沒有感覺,就看她到Melbourne找你一事中,我覺得她總有一點感覺,只是,她內心在想甚麼,我就不得而知了。其實,你大可以跟我一樣,嘗試放開心胸,遇到甚麼異地戀便盡情去愛、盡情去試,既然大家也是單身,我們沒有背叛誰,反正她不接受你的愛,你還有權利去選擇。像我般,從沒想過搞甚麼異地戀,但緣份來到時,甚麼時候愛上了也察覺不來...」DJ看看我,給我一點鼓勵的眼神:「總之,隨緣吧,緣份來到時,別因為一個晴晴而放棄整個森林,沒意思的。」

 

「我反而有想過發展一段異地戀,在忘記心中最愛時,我相信一段新的戀情,就是最好的忘情良藥,但是,我覺得我太愛晴晴了,我知道自己未必能看得上其他人...緣份來到時,我希望自己能看得到吧!哈哈!」我把最後一口啤酒喝下,無奈地笑。

 

DJ給我遞來一罐新啤酒,我們作一碰杯的動作。我一直不太清楚這個碰杯的意義何在,這一刻,卻覺得這簡單的動作,有點「盡在不言中」的味道:「我也明白,不然我怎會那麼矛盾。明明有新的戀情,仍放不低過去那個。」

 

「別擔心,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見晴晴,你跟小菲天天相對,還有無限機會,我覺得你們兩個也蠻匹配,給你們製造點機會吧!反正大家都同在餐廳裡工作!哈哈哈!」

 

「你別做得太明顯呀!」DJ慌張地說。

 

入夜後的Fraser Island,涼風送爽,是很好的休息環境。我們這裡的小木屋,可能沒有「聊天室」那邊熱鬧,卻是談天的好地方。當我們完結了這帶點感傷的話題後,我和DJ閒聊著在香港生活和工作上的點點滴滴,這才發覺,原來我跟DJ生活了接近兩個月,才是頭一次這麼深入地聊天。

 

這一夜的談話,其實令我有很多反思。一直以來,身邊深知我和晴晴故事的朋友,都只會一面倒地鼓勵我,當然,他們亦不乏極討厭晴晴的人,希望我能疏遠並早日放低她。像DJ般中肯的意見,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觀感,反令我躺在床上,好好反思我對晴晴的感情。

 

來了Fraser Island後,在那零污染的壯麗景觀中,我確實沒有再多想晴晴,但是,我是否真的想放低她?還是,我內心深處仍愛得不能自拔,潛意識內根本不願放低?

 

當我餘下的幾日還在反覆思考這個問題時,一個重要的日子,卻徹底把我的觀點擊破,我深知道自己敗陣了。

 

某天,小菲問我:「還有一年便會世界末日了,你有想過這一年要怎樣過嗎?有沒有甚麼目標?」我不願去想,但也被迫面對。小菲見我沒有回應,便自言自語道:「我看你的人生目標都是娶晴晴了,你的人生只有她,別給我看穿,呵!」

 

我裝作發怒,拍了一下小菲的頭:「妖!」

 

「我知道廣東話『妖」是甚麼意思呀!這是晴晴最常說的話,你看你...呵呵呵!」小菲仍不忘挖苦我。

 

我知道,我在你心中可能沒有甚麼地位,我未必有資格跟你慶祝生日,而且,我還要遠在他方,連跟你親口說聲生日快樂的機會都沒有...在你生日的那天,我人在異地,能給你甚麼樣的祝福?

 

我不奢望你會記得我的生日,但是,你的生日早就刻在我心目中,一個比自己生日更重要的日子...

 

我發現,近來已不期然倒數著這一天的來臨,苦思著要為你準備甚麼驚喜...

 

給那個在世界末日生日的你。

 

忘記你嗎?我再一次認輸了。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