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四章:欲斷難離 (Part 3)

539141_4481259514595_262055550_n

「別那麼自信。」

 

「有說錯麼?」晴晴邊說邊笑,拍拍我說:「你就別承認吧!我肯定沒說錯。」

 

我笑而不語。

 

Hahndorf又名德國村,是一條滿有德國特色的街道,到處均是滿有德式風情的建築,是Adelaide又一著名旅遊點。早前與Jeff已逛過一遍,雖然遊客味有點濃烈,仍是滿有特色。有一天時間,晴晴又不想走太遠,第一時間便想到了這個地方。

 

「這裡,我覺得不錯呀,就帶你來逛逛吧!滿意嗎?大小姐?」我問晴晴。

 

「嘩!很美呀!我很喜歡呀!」晴晴誇張地說。

 

「虛偽。」

 

「說笑罷了!嘻嘻!」我覺得晴晴今天很高興。

 

「知道你又在甚麼地方看過更美啦!」我幾乎都猜到她在想甚麼。

 

「沒有啦!其實每一次你都肯花心思想想帶我去甚麼地方,我感謝你才對。」

 

「就知道你喜歡吧!看你昨天想吃烤天鵝的樣子那麼高興!」

 

我和晴晴在德國村的大街上走著,穿梭於各家精品小店內。我知道晴晴一向很喜歡這些小店,看著她那滿足的笑臉,我也很開心。與第一次在Melbourne見晴晴時的感覺一樣,可以跟最喜歡的人旅行,大抵這個世界沒有甚麼比這更愉快的事了。我和晴晴全無忌諱地互相笑罵,回到了我們從前最自然的關係。我不想知道晴晴這兩天大量曖昧的說話有何用意,怎麼她明知我仍對她仍有感覺,都繼續說出這些話,我沒有深究,也不願多想,只知道我得好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我幻想著這刻跟她若是情侶關係,感覺也是相差無幾吧?我很慶幸他媽的Keith把我從酒店辭掉,不然,沒了這一天,我一定抱憾終生。我不管未來會怎樣,也不願去想到底有沒有下一次,這天是我旅程中最美好的一天。

 

德國村的街道談不上很長,晴晴竟有點失望地說:「沒有啦?」

 

「最終還是喜歡這裡吧?裝甚麼?」

 

「喂呀...」晴晴這兩天似乎特別嬌嗲。

 

我帶著晴晴繼續往前走,沿著公路而逛,是一片仿無邊際的大草原,晴晴看得尖叫起來:「嘩!好美呀!」

 

我裝著她的語調說:「我天天都看這些東西啦!」

 

「沒趣鬼!過來!」晴晴遞出相機:「幫我拍照。」

 

鏡頭內的晴晴展露出這真摯燦爛的笑容,我不期心動,不知怎地,我覺得晴晴這兩天特別可愛,似乎沒有上兩回見面的尷尬,是因為我老早已表白嗎?原來,可以令自己最喜歡的人開心,自己也有無比滿足。我永遠會記得,在這刻藍天綠草的公路旁,晴晴那個最真的笑臉。

 

「今天我很開心呀!」回程的路上,晴晴跟我說。

 

「我也是。」聽見你的這句話,我已經很開心了。

 

「因為我嗎?」晴晴明知故問。

 

「那當然啦!」我沒有問晴晴「開心」的原因是否因為我,我不想自找沒趣。

 

在車上,晴晴繼續分享著她在台灣旅行的經歷,她與朋友遇到的人和事,她們之間又有甚麼爭執。這兩天跟晴晴幾乎全沒間斷地說話,我已感到很累,不過,對於這些女生之間的私事,她不忌諱跟我分享,我還是樂於聆聽的。

 

「我很羨慕她,可以跟你去旅行那麼久。」我看看時間,已近下午五時,跟晴晴幾個小時後就要告別了。

 

「今天我們都玩了一整天呀!」晴晴聽得出我的弦外之音:「當然,我跟她比跟你更開心啦,好姊妹吧!哈哈!」

 

「我的意思是,她可以跟你同床又同房,應該可以看到很多東西,我就看不到了,你又不讓我上你房...」我委屈地說。

 

「好色鬼!」晴晴突然意會到她的「惡夢」快將來到:「天呀!今晚又要入住那『凶宅』!」

 

「都說我來陪你。」

 

「你這個倒霉人別惹來一大堆厲鬼!」

 

「那去找你的朋友來陪你吧!」

 

我打算帶晴晴去Brighton Beach看日落,也難得地,晴晴都很有興趣,跟我急忙地趕上火車。看不看到日落是其次,可以跟她一起便夠了。

 

「你覺得,這列車好像從沒停過站嗎?」我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好像還開得很快。」晴晴和議。

 

我看看標示,才發現我們坐上了快車,從Adelaide市中心直達總站,中途完全不停站。剛才,我和晴晴趕著上火車,大抵太興奮沒留意這是一輛快車。

 

「應該上錯車了。」我尷尬地說。

 

「沒關係吧,就當遊車河,聊聊天也不錯呀!」晴晴滾動眼珠,突然轉用普通話跟我說:「這個終點站是哪裡?」我又用普通話回應她:「幹麼突然用普通話?」她說:「去完台灣後,我喜歡上這樣子說話,不行嗎?要不這樣子,我們下車前都用普通話,誰說錯了或者用廣東話說話便輸了。」

 

晴晴突然有很多奇怪的念頭,也是我喜歡她的一個原因,我樂意奉陪:「那輸了要怎樣?親對方一下?」

 

「妖!」晴晴本能反應。

 

「呵,你輸了!親我一下哦!」

 

「輸了就輸了,沒甚麼特別。」她呆呆地看著窗外:「早知道坐錯車,我們坐巴士啦,坐火車走那麼快,風景不好看。」

 

「是『公車』喇,甚麼『巴士』?」晴晴一直以來普通話就很爛,想不到她當上空姐後還是這樣子,我忍不著取笑她:「不懂就別胡說啦!」

 

晴晴這才意會得到:「是嗎?哈哈!我說沒錯就沒錯,你少管我,哼!」

 

我看著晴晴那白滑的皮膚、天真的笑容,禁不住由衷地說:「你好可愛!」

 

她說:「你這是笑我『低能』嗎?」

 

「甚麼『低能』呀?你白癡呀!」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真的全程用著普通話溝通,用我們的方式,活在我們的世界中,仿佛身邊已沒有任何人,這架火車上,只剩下我們的笑語。我不時刻意說錯話,讓晴晴來取笑我,給她一點「勝利」的滋味。我已聽不到車上有任何聲音,只有我們兩個無無聊聊的對話。車窗外的太陽已漸下山,我卻沒有後悔上錯了車,我但願,這架火車沒有終點站,將會一直駛下去,那麼,我和晴晴這天的相處、這刻的對話,永遠不會結束。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