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病去旅行

IMG_7459

旅途上最不想遇到的事,大抵是生病。無論去幾天旅行,或是長如去一趟一兩年的Working Holiday,一般都只會帶備基本的「平安藥」,若然遇上「平安藥」也救不到你的情況,要不去當地藥房買藥或看醫生,要不就像我般靜待自然而癒。就我去過的旅行中,「自然好」的情況常會發生,總覺得旅行時心情好,很多時候都會自然病好。一個人在外,遇上病痛時總會倍感孤獨難受,許多時候反而因你在異地大病一場,竟會遇上了一個個感動時刻。

在外地病得最嚴重的一次,是從澳洲回港,在轉機時到了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玩。時常在澳洲的隱世荒山野嶺生活,空氣好得幾乎可替自己「洗肺」。自小氣管不好,小時候更有哮喘病,甫到馬來西亞混濁的空氣已讓我極不舒服,再加上水土不服,咳嗽之餘更有肚潟,最終在馬六甲竟然咳得半夜吐血。捱到了新加坡,終於人生第一次在外地看醫生(最瘋狂是咳得徹夜無眠,第二天竟然去Universal Studios玩了一整天機動遊戲)。那是,一生最無助最害怕的一次;在美國實習時,因為吃果仁能量棒太用力,竟然「咬崩牙」,傷口直達神經,每次吃東西碰到患處都痛得刁心刁肺,但由於美國看牙醫實在太貴,我得忍痛兩個月,回到香港才去看牙醫。這兩次,是我旅途上最痛苦、最徬徨無助的經驗。

不過,在外地大病的經驗,往往讓我感受到人性美好一面,甚至因而大受感動。最深刻的一次,是在澳洲被不知名東西咬得全身紅紅腫腫。有看過我小說的讀者或會記得,那時候因此得到餐廳老板一家的照顧,在我連白花油都用盡的情況下,難得他們有一些中式膏藥,讓我能暫時渡過難關。某次,在克羅地亞的薩克勒布(Zagreb)病個半死,時值淡季更一個人包了整家能住三百人的Hostel。那是一家不附茶啡的Hostel,職員眼見我病得兩眼昏花,竟主動為我泡了一杯花茶,並敲門問:「You ok? Want some hot tea?」
即使非我作病,在黑山的Hostel跟幾個同房混熟了,某天其中一個同房感冒大作,照理應該令大家感到煩厭;在大家已混熟後,我們一起煮飯時,甚至給她預留一份晚餐,只待幾天、萍水相逢的人竟會有這麼溫馨的一刻,至今仍難忘。

可能,沒有很多人會像我一樣,每一次去旅行都是一個人去,人在外突然大病,非但行程受阻、影響心情,無藥兼無人陪伴下才是最絕望。不過,有時候轉個角度想,人在外、遇到突如其來的病痛,反讓你看盡萍水相逢旅人守望相助、人間有情的行為,是旅途上最深刻之一的回憶。

我不知你有沒有試過,絕非誇張,但旅行很多時候確是「能醫百病」,不止一次帶病出發,在異地不足一日就自動病癒。

諷刺地,在自己的城市大病,為怕被上司或同事說三道四,又不想太多病假被「扣錢」,或是被HR覺得你「見工」,大家帶病也得上班,結果帶病上班卻成了病毒溫床,瞬間便「人傳人」,整個辦公室馬上「輪流病」。下班馬上趕去看醫生,街症得待上個多小時還看不好、私人醫生幾百元的診費才得那三天藥,最終真要把你吃得好,隨時也得花上千元。

純粹最近突然一記大病,憶起過往旅途上的種種,有感。

小心身體。

 

【延伸閱讀】Where do you come from?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