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五章:無盡等待 (Part 2)

大抵今早突然有工作需要大量人手,昨夜的人流大減,整所Working Hostel只剩下兩個外國人在彈結他。

 

Barossa Valley是盛產葡萄的地方,我身處的Tanunda是於河谷中央的一個小鎮,被葡萄園所包圍,昨夜漆黑一片沒有留意,原來住處竟已是個葡萄園。如今並非葡萄盛產旺季,身處的地方也被葡萄田所包圍,即使只剩下枯枝,一行又一行整齊的葡萄田也非常壯觀。連日來的雨水已收止,陽光普照的晴朗天氣,讓沾在葡萄葉上的水珠閃閃發光。

 

嘩,美極了。我從沒想過,我竟會在葡萄園中醒來。

 

「Hey man, you are new comer?」彈奏著結他的外國人問我。

 

「Yes, arrived at last night.」

 

「Good luck man! You know Adam? He is a fucking lair, a terrible mother fucking lair. I’ve warned you, take your own risk.」與他素未謀面,他立即慎重地對我說。

 

Adam是這裡的負責人,也會為我們安排工作,昨天交租時已認識了他。我一聽見外國人說「Fucking liar」,即想起當日Charmaine大罵Keith,也是用上同樣形容詞。結果如何,我還沒有忘記。

 

「Why?」

 

「What he wants is only your money, he won’t care a shit on whether you have the job or not. He always said you will have the job soon, it never happens. Even, if you are so lucky getting a job, the pay is terrible, or, you may just simply worked for one or two days.」

 

「I thought every working hostel has the same situation, right?」

 

他不屑地說:「I don’t think so. We’ve got the job for only three goddamn days, that is, and we are fucking stuck in here.」

 

「Wow, what a wonderful news.」有一刻我覺得他們想我快點離開,好讓少個競爭者,但這些小道消息,不妨當多個資訊,好讓自己有心理準備。

 

「They’ve hired like 6 workers in a farm, but we don’t want that. Enjoying the days here, let’s see if something would come out.」

 

我欣賞外國人永遠都有著一副輕鬆樂觀的態度,仿佛總不為金錢或前途著急,然後,他拉動琴弦,深情款款地唱:「That motherfucker…」,他的幾位朋友則跟著和音:「Fuck… Fuck… Fuck…」

 

聽著他們在這個美麗的地方,以民謠的曲調唱粗口歌,感覺超有趣。

 

來到這個地方,或許是一場意外。我沒想過會得到甚麼,只是在迷失路上的一個避風塘。聽完他們的警告,也沒有放在心上。

 

沿著昨夜走過的那條路,翻過前方的葡萄園,便來到了鎮上的主要大街。這裡真與Tully無異,小小街道上只有十多家店鋪。由於此地非背包客工作熱點,如今也正值淡季,街上冷冷清清,有種荒廢小鎮的蒼涼感。街上也有店鋪開門營業,看來店家都有種「等退休」之意,柔閒地坐在室外,看天空、看路過的車子。我很難想像這裡會有甚麼工作機會,即使獲聘了,看來薪水或時數也不多,難道跟老板一起坐著看車不成?

 

短短的街道,不足十分鐘便走完。反正沒事幹,我仍硬著頭皮跑進了一家熱狗店。女職員一眼看出了我非客人:「Hi dudes. Looking for jobs? Just give me your resume, I will call you if things come out.」我向她遞了履歷表,她簡略一看:「Quite a lot experience. You are lucky, you are the only applicant at this moment, but, we are experiencing the low season as you can see.」

 

她的說話某程度上打沉了我的意志,其實,無需明言,明眼人也能看出,這個地方根本沒有甚麼工作機會,有如死城。

 

與Tully一樣,這裡唯一娛樂便是超級市場IGA。我仍不信邪,跑到佈告板上看,竟見他們聘請超市清潔員,時薪高達20元。作為一家連鎖大公司,機會應該會較多吧?我二話不說拿了申請表,競爭者不多下,準有更大機會的。超市經理收了我的履歷表後,簡單一句:「I will consider it, thanks.」然後,頭也不回便離去。

 

唉,勉強無幸福。

 

我在附近逛了一圈,沒覺甚麼好看的地方,是一個很典型、沒人氣的小鎮。我在這裡肯定不會找到任何工作,還是乖乖地回去等工吧!

 

這刻,我又想起了晴晴。幾天前,我有想過跟晴晴來這個地方,不過由於太偏僻而打消了念頭,怎想到幾天後,我為了抑制自己想著晴晴,竟會跑來這鳥不生蛋的鬼地方?

 

幸好,這裡環境不錯。煮頓簡單的午餐,坐在舒適的活動室享用,面臨風和日麗的美景,頓覺很寫意。早上那幾位外國人不知所蹤,整座Working Hostel只剩下我一人,美景當前,原來又不會太寂寞。

 

大抵住客入住率實在太少,午餐後,Adam才回來工作。基本上,他也只是坐在前台,與我「你眼望我眼」。我向他查詢工作情況,他沒:「Be patient, see? Your friend has got a job today.」

 

我問他:「How long I have to wait? Like a week, a month?」

 

「Soon. I promise, once you stay here, you will get a job someday.」

 

廢話。

 

我想起了那幾個外國人的說話,似乎他並非一個「Fucking liar」,他根本連謊話都懶得去編。

 

其實,餘下的錢省著用,絕對夠我在餘下時間遊盡澳洲。可是,既然還有時間,我又不想把之白白浪費,難道有錢不多掙一點嗎?而且,我還想體驗更多。我雖無當日般迫切地找工作,仍不想浪費這些時間,為自己謀機會。這個風光日麗的下午,我打開電腦,拿了一杯這裡附送的葡萄酒(由於附近酒莊存貨太多,所以Working Hostel有葡萄酒免費任飲,當然是較低檔次的一類),看著美景找工作,竟覺是種享受。

 

下午四時多,Jeff與一眾同事回來,看見我呆呆地獨個兒在上網,笑問:「哈哈,怎樣?悶死了嗎?」

 

「根據過往經驗,今天還好,再多一兩天就難說了。哈哈!」

 

Jeff大笑:「你這個人也真倒霉透頂,前幾天我還可跟其他背包客聊天,今天似乎大家都被召去工作了。」他看看四周:「有新人來嗎?」

 

「我坐了一整個下午,除了Adam,我沒看見任何人走進這個門口。」我坐在大門附近,別說是人,連車聲都沒聽見。

 

「這天有很多人被召去上班,看來很快便到你吧?」Jeff繼續鼓勵我:「別氣餒!我等了一個星期就有工作,就當享受一下,反正你不如我急。」

 

Jeff對事事都抱「慢活」態度,不喜歡過份急進,這種心態,或許我該好好學習:「你的工作還好嗎?今早聽幾個外國人說Adam介紹的工很差,又騙了他們之類。」

 

「我也聽說過。不過...我覺得沒問題呀!都是正正常常的剪枝工作,難得薪水不錯,同事又好玩。其實這裡的住客蠻好的,放心吧,沒那類你常常遇到的『癡線佬』!」Jeff一如以往,輕輕鬆鬆便能交上朋友。每次聽他對人的看法總會想,到底是我太倒霉,總遇上壞人,還是我太介意?他再想一會:「雖然,大家都外出上班,只剩你一個人,不過,總有新人會來的!」

 

「真沒關係呀!」我倒蠻享受今天的寧靜。

 

「怎也好,去IGA吧!」

 

「其實,我今天已在那邊逛了很久,連履歷表都投了。」

 

「那麼快?你竟連在這小鎮找工作都想到,我真沒想過!看你多勤力,怎怕找不到工作?那麼,你不想去嗎?」Jeff真無時無刻也會關心別人。

 

「沒關係,就出去走走,坐了一整個下午。」

 

「看你的生活,活像退休人士,不好嗎?」

 

Jeff一語成讖,沒兩天我已過著退休生活,人也開始頹廢起來。我經常躲在暖烘烘的被窩中睡到十一二時才起床,上網找工作,繼而在葡萄園閒逛,再到圖書館或IGA。Adam沒再更新我的工作資訊,我問了幾次也是同一個答案,還要繼續等待。偶爾,我會跟那幾個外國人聊天,他們呆等太久,人也日漸悲觀。雖然他們的曲調柔和悅耳,卻把歌詞改得充滿粗口、厭世色彩極濃,抽著香煙滿有嬉皮士態度,我也不想被他們影響。幸好,Barossa Valley是個旅遊地,偶爾有些遊客會路過住上一晚,我可閒聊幾句,但全都沒有長期停留,大部份時間,我還是獨自一人。

 

後來,我連小鎮和超市都逛膩了,索性問Adam借些DVD來看,不足一星期,我已迷失了在這裡的意義。我沒有離開,大概Jeff這個樂觀的朋友是最大原因。哪管他早上要上班,晚上總算有個伴能一起晚飯,跟他和他的同事聊天,倒不至過份沒趣。而且,美景當前,我也能抑壓對晴晴的思念。

 

可以找的工作都找遍了,始終都沒有回音,餘下未去的地方像Tasmania或Perth都不算是旺季,我不知道可以去哪兒,骨子裡仍覺得自己要有份工作,最後,我甚至重施故技,「大包圍」酒店工作。Jeff知道後也說:「唉,『馬死落地行』啦!與其浪費時間,等下去也非良策。你自己覺得沒問題就可以啦。」

 

假如Tully留了十八日,我為自己定了底線,這裡就二十天吧,二十天後,沒有工作,我便前往Perth或Tasmania,直接「Holiday」,不再「Working」了。

 

某個晚上,我和Jeff在IGA回來,打開大門嗅得了一陣濃烈的味道、一陣來了澳洲八個月都沒嗅過的味道。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