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六章:訴訟危機 (Part 1)

IMAG0811

「…I think you guys have to work in farm for a couple of days.」Tandi直言。

 

阿曦帶點不滿:「I guess we can’t say no, right?」

 

「Come on…」Tandi有點為難。

 

室外那群印尼人原來時有爭執,由於她們時薪並我們低,一直對此深深不忿。這天天色不佳,下著毛毛細雨,他們仍得繼續工作,環境問題終於激起她們不滿,繼而罷工。Tandi覺得正是時候處理這群「瘀血」,告訴她們誰想留便留、誰想罷工便離開,從此不用再上班。果然,有一班印尼人立即離開,只有幾位印尼女工留下來。這時候,印尼工頭正跟Tandi弟弟爭執,Tandi大叫:「Get the hell out as you want!」工頭薪水大抵比其他女工為高,她眼見Tandi堅持,馬上連聲道歉,回到農地裡。Tandi暗說一句:「Fucking Indonesian!」

 

這個畫面我覺得很諷刺,在外國人眼中,我們都是低等的「Fucking Asian」。可是,在我們眼中,又會細分成「Fucking Korean」、「Fucking Chinese」、「Fucking Indonesian」等不同階級。到底,是否每個民族都覺得自己是最厲害?

 

「I promise, 3 days is the maximum for working outside.」Tandi誠懇的眼光令我相信了他:「I know you guys love to work inside. After I find the replacement, you can go back immediately. It takes time from the agent, and I don’t think you have the option.」

 

雖然雨勢不算大,始終下著毛毛細雨,在田裡工作理應也不好受。我和阿曦面面相覤,最終也得要做。沒想到,Tandi竟非把我們交給他的弟弟,而是大老板Billy。

 

Billy是個健碩的澳洲人,看來就是個「大隻佬」,他向我們故作輕鬆地說:「Call me Billy-boy, haha!」他走到一架推土車上,鏟起一個大桶:「You guys are unlucky, it’s gonna to be a tough day! Don’t blame me, blame those stupid woman, a group of fucking work machine.」

 

工作環境不好自然搞罷工,別人辭職卻說人家是笨女人,這老板即時令我厭惡。阿曦跟我一樣,見盡這些奇人惡人賤人,他對我搖頭:「這天可難捱了,我肯定,這是一個『仆街』老板。」

 

「Billy-boy is coming!」Billy駕著推土車興奮地喊。由於印尼女工臨時不幹,她們拔好了的蘿蔔只放在泥土上無人看管,我和阿曦的職責,便要把那些蘿蔔放到推土車的大桶內。Billy也放了一把鐵鏟於車旁,若我們看到還在泥土內的蘿蔔,也得把它們拔掉。

 

每堆蘿蔔的數量最少也有廿多根,我和阿曦最快一手都只能拿到約六七根,每次都起碼要分幾次才拿得完。Billy似乎沒理會我們速度有限,沒意欲把車慢下來,我們疲於奔命。

 

「Come on! Faster! Faster! Or you will be crashed by this car! Ah-ha!」Billy輕輕鬆鬆駕著車,口裡抽著一根香煙,不斷大叫。

 

「他媽的。」阿曦低吟一句,然後對Billy喊:「Can you slow down please?」

 

Billy沒理會他:「Faster!」

 

我說:「難怪那班印尼女工要離開了。」

 

「那群印尼女工算甚麼?」阿曦指指背後留下來的印尼女工:「你看,她們四個人一組,我們只有兩個人。」

 

我回頭看看,Tandi弟弟正駕著車,領導留下來的女工。

 

「頂!」阿曦愈做愈惱。

 

「Hey guys! Focus! Focus! There’s one more carrot!」

 

田裡有一條蘿蔔插在泥土內,阿曦猛力拔起來不果。我想起WWOOF的經驗,拿出鐵鏟鏟鬆附近的泥土,蘿蔔輕易便能拔出來。如是者,我們不單要撿蘿蔔,更得要拔蘿蔔,完全跟不上Billy的車,更一次又一次差點撞上我們,但他全不理會,只道:「Hey! Be careful!」

 

工作了一行又一行,我們長期彎著身子,又不時要用力拔蘿蔔,很快,腰部又酸又痛,Billy沒有任何讓大家休息的意欲,催促我們工作。我們一邊搬蘿蔔、一邊追著Billy的車,但見Billy開始沒留意眼前的蘿蔔,我們來不及撿,就隨得Billy輾過蘿蔔。反正,這又不是我們的農場,作為黑工全無意外保障,我才不會跟他「玩命」。

 

毛毛細雨一直在下,不會讓你全身濕透,但天氣陰陰濕濕,在又鬆又黏的泥土內,感覺也夠難受,我終明白何以那群印尼女工要罷工了。這個天氣,大抵應放假一天吧?無奈落了訂單,大家還得要工作。在此環境下,我們無緣無故被拉來幹這厭惡性工作,還得沒有選擇,倒真氣餒。全身沾滿了骯髒的泥巴,頓覺委屈。

 

第二天,我們仍被調派到農場工作,未知Billy是否嫌我們工作太慢,把我們調往跟印尼女工一起工作,意即大家要一起拔蘿蔔。這幫印尼女工果真是熟手技工,很快已把蘿蔔拔出。即使有了昨天的經驗,我開始懂得使用力度,還不及她們隨便拔蘿蔔為快。餘下的幾行蘿蔔很快便完成,我和阿曦終於鬆一口氣。正當我們打算回到工廠找Tandi,Billy卻把我們截住:「Stay here.」

 

果然,阿曦口中的粗重功夫當然不止撿或搬蘿蔔。在整個蘿蔔田的蘿蔔都被連根拔起後,他們馬上要預備下一回的蘿蔔耕作,得要我們鋪設灌溉系統。把灌溉喉管駁回田內,工序不如拔蘿蔔辛苦,但Billy把一截截喉管丟在我們跟前,仍駕著那翻土車要我們跟上他的進度,工作一樣疲累。我和阿曦一人拿著喉管的一邊,以一前一後方式,將喉管駁到田內,速度雖然較快,仍趕不上Billy口中的「進度」,令我們累不堪言。

 

阿曦愈做愈光火,甚至不禁咆哮:「他媽的!真正做農場都沒那麼辛苦!」

 

雨勢比昨天更大,我們沒有雨衣,幾乎全身濕透,加上連續兩天長期彎著腰,早已酸痛得沒有知覺,更要面對著這瘋狂Billy無情的追趕。雖然我知道沒可能要我們兩個把整塊田都駁上喉管,但見一望無際的田野,只有我和阿曦在工作,配以Billy那不斷的催促聲音,只覺很累很沒趣。

 

「我只看工廠的工作夠輕鬆,才在這裡繼續工作,若要長期在田裡工作,還得只有15元薪水,我可真不幹!」阿曦仍堅持。

 

Billy駕車指揮著我們,他不用被雨水淋濕,也無需體力勞動,只得把喉管運給我們便成,邊喝著啤酒,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Physical exercise! Ho-yeah!」

 

我和阿曦只有乘Billy驅車更換喉管一刻,才有機會坐在田裡稍作休息。

 

阿曦帶著疲憊的聲音說:「呼...對不起,要我再在田裡工作,我一定離開,你自己找方法來上班了。」

 

的確,田裡的工作很辛苦,但我又沒有想過要辭職:「多看一兩天吧?我相信總不成要我們一直在田裡工作。」

 

「一天又好,兩天又好,再要我在外面工作,馬上辭職,我決定好了。這樣子工作下去,不病也變殘廢!」阿曦說得很堅決:「你看,這根本連農場工作都不如,要我們在這邊擔擔抬抬做打雜,還得只有兩個人,那個『Billy仔』就在車上輕鬆過日,不知所謂。」

 

我也同意,我們在沒有任何人幫忙的情況下,完成了這些需要五六個人才能完成的工序。即使,我們身為男生,已預料到會被安排當粗重功夫,也不至這樣工作吧?但是,誰叫他是老板,我們只是一顆小小的棋子?

 

最後,連那些工廠外的印度女工都下班了,我們仍在彎著腰接駁喉管。直至天黑,Billy才叫Tandi安排我們下班。辛辛苦苦在田裡工作了一整天,又餓又冷,慶幸Tandi為我們準備了兩杯熱茶,才覺得這裡的人還有一點人性。

 

Tandi喝下一口茶問:「Want to work outside, or inside? I let you choose.」

 

我和阿曦異口同聲地叫:「Inside!」

 

「Haha, just teasing you guys. Someone will replace the farm tomorrow, you can come back.」

 

「I don’t think it is funny.」阿曦積了一天怨氣,似乎已按捺不住。

 

「Ok, I know it is a hard job, but you two did it very well. Anyway, come back and help me to do the package tomorrow, is it ok?」

 

「Yes…」我和阿曦已累得有氣無力。

 

「他找了人替代,還要我們整天在駁喉管,分明想用盡我們兩個!」阿曦在車上仍滿腔怒火。

 

「那當然了。」亞洲男生要經歷的,除了種族歧視外,還有性別歧視,這一點我早就看化了:「駁好了喉管,好讓那些女工明天能上班吧?」

 

「其實,你相信我們明天真的不用下田?」

 

「我不太清楚他們的運作,只是,我們撿完蘿蔔,又駁完喉管,田上已經冷清清一片,我們還有甚麼好做?難道要播種、施肥?」那刻,我只想到我在地理科內學到的東西。

 

「有何出奇?」阿曦堅持:「好,明天就再多看一天,但你得要有心理準備,再要我在田內工作,我一定離開。」

 

「晞。觀影記事」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jackyheimovie

「有故事的旅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360.days.in.australi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