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七章:同居生活 (Part 1)

523273_4490161217132_122855862_n

阿曦整天沒精打彩,我生怕他會被運輸帶夾傷。這也難怪,換著我也一定嚇怕了,對方還得是強勢的人。他一次又一次問我:「怎麼辦?該賠錢嗎?」又不斷上網查看自己的駕照有沒有問題:「沒可能,這已是國際牌呀,怎可能用了大半年,今天才說我違例駕駛?」

 

駕照的問題,我相信那是兩夫婦要給我們下馬威而說;錢的問題,他們倒有「明昆」之嫌,我們能做的,或許只得找個報價更佳的維修車行。身為乘客一份子,若要分擔一筆賠償,我倒沒有問題,就如當日Melbourne「塌牆」事件一樣,可是,即使阿Ca願意分擔,無緣無故要付幾百元,我仍覺得過份了點。

 

阿曦一再重申,自己的事自己負責,不用我分擔賠償,說來說去,還得要待那兩夫婦的決定,我們也處於被動狀態。

 

愈近約定時間,阿曦愈是心不在焉,無論我和阿Ca怎樣說,他仍目光呆滯,若事事積極樂觀的Jeff在此,他會怎樣跟阿曦說?

 

我本打算跟阿曦一起「開會」,他卻婉拒:「這真是我的事,不想把你們倆拖下水,自己面對可以了。」阿Ca果真輕鬆地跑到廚房,看來她全不在意這件事,我問:「多個人拆解得較好吧?」阿曦道:「謝謝了,我自己可以應付,要是有甚麼法律問題,我不想你們扯上關係,要不你們先煮飯?」

 

我沒心情煮飯,也不想拋下阿曦一個人,他仍堅持:「真的,謝謝你,你今早幫忙說話已夠義氣了,跟阿Ca一起煮飯吧,別讓她弄得一團糟。」

 

既然他這樣說,我都不強人所難:「那麼,我就在廚房,有甚麼要幫忙,過來找我。」

 

阿Ca在廚房拿著兩個西蘭花雀躍地跳來跳去,問我:「今晚怎樣煮?只有你煮呀?要先問阿曦拿醫油嗎?」

 

「我自有辦法啦,別騷擾他。」我真不明白阿Ca在想甚麼。

 

她看看獨個兒坐在外面的阿曦:「喂,那兩夫婦還沒來,叫他一起煮飯吧!熱鬧點呀!」

 

我有點光火:「別太沒義氣吧?早上意外時又不幫忙,他煩個不堪,你又置身事外,喂,你都是乘客之一,幫不了忙也別去騷擾他啦!」

 

阿Ca好像還未才意會到問題:「他自己能處理吧?幹嗎突然發脾氣...」

 

看著未經世故的阿Ca,一時間也不懂如何向她解釋,只覺她這個人保持著一顆簡單的心:「總知,別煩他了,他要幫助,自會找我們...來,別拿著西蘭花亂玩,幫我洗一下。」

 

未幾,阿Ca跟我說:「他們來了!」

 

那兩夫婦竟然跟阿曦握手,阿曦坐在他們對面,如一個被訓導主任審問的中學生般。

 

「喂,聽到甚麼嗎?」阿Ca一臉好奇。

 

「那麼遠,怎聽到?」我看看她:「洗你的西蘭花啦!」

 

阿曦背對著我們,我很難看清他的反應,那兩夫婦保持早上的嚴厲表情,似乎仍向阿曦訓話。整個活動室只有幾位背包客在看書,阿曦跟那兩夫婦的凝重對話,有點格格不入。雖然口裡說著叫阿Ca別多管閒事,我仍有點擔心阿曦,若真要他賠二千元,也問題可大了。

 

在我仍埋頭切雞肉時,阿曦竟已完成「會議」。阿Ca直率地說:「嘩,那麼快就談完啦?」阿曦瞧她一眼:「你很想我被糾纏下去嗎?」

 

看見阿曦面露笑容,知道問題已解決了:「沒事嗎?」

 

「哈...對,不用賠錢。」

 

「全不用賠償?那麼好?」阿Ca睜大眼睛。

 

「想不到他們也蠻好人。那兩夫婦本身應該很有錢,只想教訓一下我別胡亂駕駛,二千元對他們來說不算甚麼,而且保險也能包。最大問題是他們看見我的駕照好像有問題,一時間正義感大發想告發我,其後那老頭子上網查查,發現那果然是合法的,便放我一馬了。那個女人真是律師,她知道我賠不起,也不想搞上法庭,訴訟程序她也覺得煩,不想小事化大...」阿曦鬆一口氣:「呼,我當然賠得起,只不想無緣無故賠上一筆錢,我初時覺得,他們好像只想敲詐我家有沒有錢,所以才堅持裝窮...」

 

「別想他們背後的目的,沒事就好。」看見擔憂了一整天的阿曦終感開懷,我也替他高興。

 

「他們骨子裡也應是好人,幸好遇上他們,換著別個死纏難打便煩了。」

 

我不知道那兩夫婦對阿曦說了甚麼,但從他們早上咄咄逼人的行為來看,我只覺他們根本不是好人,活像一幕街頭騙案。不過,若他們不用阿曦賠錢,別管他們為人,安然沒事就夠。

 

「那麼,可以安心辭職了。然後,繼續上雪山,繼續行程!恭喜!」離別在即,我仍替他高興。

 

「對呀!」阿曦失笑:「上雪山前,先要做一樣事情:買保險!」阿曦這才從心大笑:「對!馬上要買保險!介意今晚你們煮飯嗎?」

 

我看看阿Ca:「她介意,我不介意!」

 

阿曦笑說:「管她介不介意,你不介意便成,晚餐拜託你們了!」

 

阿Ca無奈地看著我,我見她仍在切西蘭花,我說:「怎麼你弄了一整夜還在弄那東西呀?」她又扁嘴:「人家不懂嗎!已經夠忙還叫走阿曦。」我真摸不清這個女生想甚麼:「你慢慢弄吧,其餘東西由我弄,好嗎?」阿Ca笑逐顏開:「好呀!」

 

幾天後,阿曦向Tandi辭職,他一口答應,但我們誰也想不到,阿曦辭職竟連帶阿Ca都被裁掉。Tandi聲稱工廠開始淡下來,訂單減少,原已打算在我們當中減省人手,如今阿曦辭職,便順帶把阿Ca裁掉以省成本。

 

阿Ca失業後需要節省金錢,發現了YHA旁的Backpacker只需99元一周。住畢了Barossa Valley和YHA這兩家「高級Backpacker」後,價錢太便宜也不想胡亂住一些劣質Backpacker。沒想到,那邊雖然環境較差,仍算舒適闊落,最重要的是人流極少,我們二話不說便搬了過去。阿曦離開前也跟我們一窺究竟,只嘆發現太遲,99元一周太便宜了。我和阿Ca入住一家八人房,竟得我們兩人獨佔,也太爽了吧?

 

安頓好後,我們才送阿曦離開。我跟阿曦萍水相逢,一起度過了沉悶的「等工」日子,又一起四處遊玩,最後機緣巧合成了工作和生活上的好拍檔,又經歷了那場麻煩的意外,終要分開了。阿曦往大雪山後再玩一會,便會返回香港,看來我們之後都沒機會在澳洲再見了。

 

「再見了,你小心點...」阿曦說。

 

「當然會小心啦!看他怎敢動我?」阿Ca回覆。

 

「不...我指Jacky。」阿曦笑說:「正所謂孤男寡女共處一室,Jacky必有損失。」

 

我看著阿Ca:「晚上別強姦我,我對你可沒興趣。」

 

「哼!誰要強姦你,我們可是好兄弟,對嗎?」

 

「無緣無故亂認人作兄弟,定必心懷不軌,Jacky,你好自為之了,哈哈!」

 

我們目送著阿曦離開,又展開他一個人的大長征。看著這獨來獨往的背包客,深感佩服。阿Ca看著他的背影:「唉,好難過呀,不知何時才見面了。」

 

有些人像DJ、像Jeff,我覺得回到香港一定會再見,但阿曦似乎不時滿有心事,即使大家一起生活了一個月,都鮮會談及自己的事,我反覺得,這次一別,未必再見了。

 

「有一天,你會習慣的。」

 

「這些事情,怎能習慣呀?」

 

看著這一臉單純的背包新手,拍拍她的頭:「不能習慣,你也會習慣。」

 

「唉...可能吧!」阿Ca無奈地說。

 

我和阿Ca站在路邊,直至阿曦的車子離開我們視線。阿Ca有點無奈,但我相信,旅程中第一次面對的分離,絕對為她上了好好一課。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