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四十章:廚師新手 (Part 1)

524944_4755294085288_1019003408_n

從電車站走來Showground的路程上,老遠看到那座地標式摩天輪,已感受到濃烈節日氣氛。街上每個人都是往Royal Show方向走去,有的一家大小、有的一雙一對、有的三五成群,臉上都掛著熱切期待的歡欣笑臉。

我以工作人員身份,越過了重重在門前等待的人群,終於來到了這夢寐以求的「終極工作」:Royal Show。沿路走到Chris的攤檔,雖然遊客還未內進,但各機動遊戲已先啟動試行,播放著輕快的音樂、遊戲攤檔的工作人員亦準備就緒,迎接即將來玩的遊客,各個小食和商品攤檔已擺滿了貨品。途中看到不少連日來一起找工作的「戰友」、騙人或被騙者似乎亦已找到工作,部份同住的住客見面亦點頭問好。沒有前幾天煙雨濛濛、一片蕭瑟的天氣,也沒有為求爭勝,爾虞我詐、人性陰暗面百出的恐懼感,這刻的愉快氣氛,把那些不安感一掃而空,以這心情上班,是我芸芸工作中最期待的一回。

Chris的小食檔面積不算大,前方收銀員已經就位,只是Chris認為太早沒有誰會購買熱食,無需我們太早上班。不出所料,收銀員全由外國背包客負責,我一位台灣男生Drew則負責後勤的「廚師」職位。Chris則大致跟我們談了工作流程,「廚師」工作其實很簡單,不過是做熱狗、漢堡飽、炸冬甩的工序,而Chris的妹妹Debbie則教我們實際的做法。

Debbie是個很胖的中年女人,但她無Chris的威嚴,反是一副慈祥:「It’s not a hard job. Take it easy.」

要應付這個職位不難,做熱狗只需把香腸和洋蔥夾進麵包,若客人要求亦可加芝士;漢堡包就不過是加入炸雞或漢堡排,放上蕃茄及生菜便成。較為新奇的是炸冬甩。我們需把一個個麵包放進滾油內炸,當半邊麵包炸至金黃後,便用鉗子輕碰麵包一角,便能把它翻過來。每次滾油能把二十個麵包炸成冬甩,看著Debbie簡單地把之麵包圈炸得金黃剔透,看似很好玩般,躍躍欲試。

「Try it. I show you.」Debbie是個和藹可親的嬸嬸,沒有Chris的古肅,常掛著一副年輕的笑容,逐步放下一個個冬甩:「Easy, one by one, be careful of the hot oil.」她握著我的手,示意怎樣快速反轉冬甩、如何預準時間,把冬甩炸成金黃色。我和Drew初時都有點手忙腳亂,畢竟我們沒有處理炸爐的經驗,看著滾燙的熱油,真有點不知所措,因此,我們第一批炸成的冬甩,全均燒焦了。

Debbie把我們兩人燒焦的冬甩丟掉,我們連忙道歉,她卻說:「Don’t worry, we’ve got plenty of them. Try it again.」我們又把新一批冬甩放到炸爐中,Debbie在旁說:「Donut is one of the best-selling item, I want you to familiarize, keep trying and you will get used to it.」我看著一個個浮在滾油上的冬甩,漸從雪白變成金黃,為免它燒焦,馬上把它逐一翻過來,動作太急太快,滾油不斷濺到身上。Debbie見狀又握著我的手:「Take it easy, try to be friend with them. Otherwise, you will hurt seriously after 9 days.」經過一次又一次嘗試,我開始掌握到時間與力度,看著那些浮在油面的冬甩兩面均變成金黃色,Debbie滿意地說:「Good job! You did it!」我把冬甩撈起來,她說:「First group of donuts!」

Drew的那批冬甩也成功過關,大家都有一絲成功感。

面對滾燙的炸爐,熱氣騰騰,即使外頭只有幾度,室內也有風扇吹著,我們也熱得滿頭大汗,Debbie見狀:「Try not to get too close to the oven, it’s very hot. Anyway, you will get used to it, find you own way.」

我們不斷練習,不經不覺已炸好一盤又一盤冬甩。習慣以後,始發現原來這東西不難學,只要你能克服對滾油的恐懼,炸冬甩全無難度,把一個個冬甩翻來翻去,考驗自己的反應與靈活度也蠻好玩。

太投入工作,沒有發現四周喧鬧聲漸大,原來嘉年華已經開始了,公眾魚貫入場,外頭非常熱鬧,不單我們的食檔圍滿了遊客,對面的遊戲檔也開始營業;一位七彩打扮的小丑,正落力地向遊客賣笑,吸引他們來玩。輕快的音樂、每個人臉上掛著的笑臉,令我情緒高張。

Debbie看到我一臉期待的樣子,笑說:「I know, I understand. If you want to enjoy the party, just tell me, I can arrange some break when it’s not busy.」

未幾,我們已聽到Chris大叫:「Time’s up! No more training, go to prepare some more food, I am not hiring you to train!」一開始工作便煩躁,Chris連昨天的禮貌都失去了,希望他不是個太難相處的人。

Debbie小聲說:「He’s a good man, don’t be afraid. How about this, I handle the chips, two of you do the others?」

「Sure.」

Drew問我:「你想做哪個?」

「沒所謂啦,兩邊都可以。」

「要不我先做冬甩,你做漢堡,無聊時就換一下吧?」Drew給我提議一個分工計劃。「好呀!」有個懂華語的拍檔真好。

「香港來嗎?」我們一整個早上都在練習「炸冬甩」,都沒有正式對話。「我在Joy那邊聽說了,她是我的flat-mate,昨天她超感謝你。可惜,她不能跟我們一起工作。」

「沒所謂啦,幫得了就幫,我在會場裡跑了幾天,很明白那種有工又沒工的感受,超累人!」

「你們香港人很好,都愛助人,之前遇到的香港人也一樣。」我很高興,香港人在他的心中有這個感覺,「我比你們好運,沒跑太久就遇到Chris。」

Drew來了澳洲還不足半年,先與女朋友在Adelaide附近的肉廠工作,適逢淡季又遇上了Royal Show,便過來碰碰運氣,打算先做Royal Show,再在Adelaide找其他機會。

「Come on, faster! Faster! More chicken burger!」Chris大叫。

做漢堡包不比炸冬甩輕鬆,冬甩雖然賣得很快,但可以一次做二十個,漢堡卻得逐個逐個來。雖然漢堡只有兩款,但雞和牛的做法又略有不同,我小心翼翼地按Debbie指示包好,Debbie卻說:「Just wrap it when it’s busy, those idiot will never care the package!」如是者,Chris不斷催促,我愈做愈快,漸漸形成了一種節奏感:麵包、生菜、漢堡、蕃茄、入袋!Debbie看著我的「摩打手」:「I love watching you make the burger, like a professional!」

待我開始跟上節奏,終渡過早上的繁忙時間,我無需一下子做十幾個漢堡,反是聽著收銀員的指示:「Two beef, one chicken, one hot dog with onion, and one with cheese!」

即使我非當上能跟客人溝通的職位,跟著指示完成一個個要求,也是另一番樂趣。我眼前要處理的東西只有兩種漢堡和熱狗,或許我從沒嘗過這類工作,我並不覺得太無聊,樂在其中。上手後,我有多點時間,再不需隨便把漢堡包起,雖然無人會認真看,但我嘗試把每個漢堡都做得整齊美觀,當它們是件藝術品,有意無意地把生菜和蕃茄露出麵包外,讓它外表更好看。把平凡無聊事情變得有趣,是我在這趟旅程中學會的事之一。畢竟,這份工作是我努力的成果,一份令我為之嚮往的工作,我還想努力做好它。

未幾,Chris把兩支能量飲料放到我和Drew跟前:「Don’t drink water only, you need this.」我和Drew都沒想過能喝冰櫃裡的飲料,連忙道謝,Chris向我們單眼:「Good job guys. Actually, feel free to take anything you want to drink in the fridge, you deserve it.」Debbie向我們點點頭:「Yes, he’s serious. I like the performance from you guys!」

「那我們就隨便拿了,別跟他省!」Drew說。

我看著眼前做了一整天的漢堡:「想一下下午做甚麼午餐吧!」

「做大份一點,雙層漢堡自己吃!」

「What are you guys talking about? Speak English!」Debbie無奈地說。我和Drew相視而笑,或許這正是「同聲同氣」員工之間最好玩的地方吧?

下午,我做了一個炸雞連牛肉的特大漢堡,走到附近草地吃,順道看看表演,感受一下在場熱鬧氣氛。

整個草屏上滿是扶老攜幼的一家大小,他們舒舒服服地躺著享受陽光,我抬頭看看一片藍天,心情無比舒暢。雖然Showground是人建出來的地方,但這刻在一片愉快的氣氛中,卻流露著另一種美態、一種由笑臉拼湊出來的景色。

午餐以後,乘著還有時間,繞著會場四處逛逛。整個場地有如自成一閣,甚麼古靈精怪的東西均能找到。傳統的機動遊戲,我在會場跑了幾天已經看遍了,有趣的倒是各類售賣農產品及小飾物的攤檔,很多聞所未聞的農產品均令我大開眼界;小動物區域則集中場內一角,牠們可愛的模樣,吸引了大批小孩圍觀、跟牠們一起玩。

其中一個區域放置了幾頭小烏龜,或許平平無奇的烏龜難以吸引遊客,因此主辦單位便安排一些小葉子讓小孩餵飼牠們。可是,人流過多而小烏龜只有幾隻,那些堆積如山的葉子差不多要把小烏龜焗死,畫面也有點荒謬。

更有趣的是一個「伐木比賽」。比賽形式有兩種,第一種是要盡快把木頭伐掉,以砍伐最少次數者為勝出者。第二種則要參賽者在木頭上不同位置斬一小孔,讓木板能夠插入,支撐自己的重量;他們需要在最短時間內建成一條梯子,爬到木頭頂部,把最高處的木斬下,便為之勝方。初時,我覺得這個比賽很無聊,後來才知道這是Royal Show的一項傳統,就像我們「搶包山」般,看著看著,原來又很緊張,尤其聽到一眾參賽者伐木時的「呵!哈!」的大叫聲,竟愈看愈肉緊。這項聞所未聞的表演眼界大開,不枉此行。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全新IG請Follow:#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