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四十一章:最美絕景 (Final)

【睇文前留意喇】
嚟緊2月26號有首次讀者聚會,等緊你嚟參加!
詳情請睇:goo.gl/lHXAeO,希望到時見到你 🙂

374566_4919003377918_345009327_n

原來這是一艘超高速快艇,再加上由南面吹來的海流,形成了急促巨浪,船隻高速衝向海浪時,會被拋到幾米高,我看到旁邊另一團的船隻,竟被拋得完全離開水面。畢竟,這非主題公園的「海盜船」,而是真真正正的一艘船,一下又一下極強離心力,把我拋得有點緊張。由於海浪極大,被拋起時會被海浪濺得渾身濕透;從南極吹來的清爽海風,冷得發抖。雖然眼前有海天一色的美景、一座又一座怪石嶙峋,確是幕幕奇觀,這刻都難以集中欣賞,整團人都如像玩機動遊戲般大呼小叫,刺激感是我出發前始料不及的。不過,被拋到幾米高時,除了體會了生命好像危在旦夕,抬頭一片蔚藍天空,又淡化了一切海面的危機感。

到了每個特色景點,船隻都會停下來,讓大家欣賞這些奇岩百態。經海浪長期沖擦後,Bruny Island的海岸滿是神秘洞穴,形態萬千,有的如鎖匙孔、有的又巧妙地穿透得仿與背後小島相連,形成「洞中島」面貌,又有不時噴出浪花,如呼吸中的Breathing Rock。不過,重頭戲還是那名為「The Monument」的巨型石柱。

據導遊所說,電影《魔戒三部曲》也曾於這裡取靈感,「The Monument」有如人貌的兩座巨石,真不禁令我想起了電影中的魔幻世界。一直沿岸走著,確如走入那黑暗國度;段段崇山峻嶺仿如跟主角Frodo走進摧毀魔戒之險途,冷酷的山頭有如《雙城奇謀》中的「兩座塔」般,靜靜笑看無止境的紛爭。我幻想著,石頭之上有一隻大眼睛,注視著魔戒在人間的一舉一動。

我很難想像,海浪如何把這兩座巨石沖擦得如此壯觀,真如經過人工雕琢的完美形態。在這個被譽為澳洲的十大奇觀中,三個仿如人像的石頭,澳洲人沒像內地般,給它安放一個特別名字,卻是我看過最像人的一塊大石頭。恕我辭窮,唯一可以形容的,只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巨石與島之間有一條小小的海峽,導遊們突然問:「Are you ready?」

在大家毫無心理準備下,快艇突然加速,在這驚濤拍岸的海峽高速穿過,並以「飄移」形式急轉彎,再衝過那道狹窄的海峽,無論是刺激感還是船長的駕駛技術,均獲全船團友驚呼著掌聲雷動,是既能賞景又爽快好玩的玩意!

相信大部份遊Tasmania都不會遊覽此地,始終交通太不便,又貴又麻煩。但是,我覺得這個近乎位處澳洲最南面的小島,是真真正正的澳洲後花園,從南極吹來的清涼空氣,連味道也不同的,我倒沒後悔花了昂貴的一筆錢前往。作為Tasmania之旅最後一個景點,這回驚喜活動,也成了此行高潮所在,給我帶著美好的回憶離開Tasmania,前往這次Working Holiday的最後一站:位於西澳的Perth。

這是前往澳洲機票最便宜之目的地,很多背包客都會以此為行程的首個家。我卻覺得,每人都來此地,競爭自然相對較大,我只以旅遊形式,沒有工作或生活,讓西澳成為旅程的最後一站。

一如Melbourne是我行程的第一個家,老早聽聞了Perth有多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多和睦。雖然,這是晴晴終日掛在口邊,她最討厭的城市,但旅途上聽到的一個個故事、大部份背包客第一個可愛的家,卻不禁令我對此地有所期待。

我老早在網上找到旅伴前往西澳南部玩五天,但我提前兩天到達,先在市內找家Backpacker投宿。

那是一家在唐人區附近的廉價旅館,我在網路上看到Perth的旅館,似乎沒有一家有好評,抱著只住兩晚的心態,都沒有太大期望。

踏進Reception已嗅得一陣惡臭,環境混亂不堪,一位穿得像嬉皮士般的年輕男子接待我:「Yo, what’s up man?」

然後,他連我的身份都沒有查清,便帶我參觀這家Backpacker。其實,這與一般Backpacker格局完全一樣,都是簡單地分成了一個個混宿房間,有廚房、公共浴室等。我得說明的是,在前往房間的路上,似乎看不見這地方有一角「整齊」的面貌。就如那個廚房,空空如也,正有兩位外國住客如雜耍般「拋鍋子」煮飯,旁邊滿是一堆垃圾,這是甚麼鬼地方?我馬上想起了Sydney的住宿。

打開房門,正對房門的一張床拉上了床單,正有節奏地前後移動著;一把殘舊的風扇緩緩轉動,發出「吱吱」的噪音。整個房間亂得一團糟,地上滿是雜物,每張床上都堆放著內衣褲、破舊雜誌、包裝袋,不單找不到有哪個床位整齊,更看不到哪張床是空置。

嬉皮士想就此離去,我馬上問:「Sorry, where’s my bed?」

他一臉不情願地摸摸頭:「Oh really? Fuck me.」

他踏著別人放在地上的衣服,也找不到我的床位:「It should be this room…」

突然,一位禿頭的老頭子伸頭指指窗旁的床說:「This one, he’s gone.」

我爬到上格床,發現床上堆滿了空汽水瓶、零食包裝紙、香煙盒,似是一個「堆填區」多於床位,我一怒把之全掃到地上,嬉皮子並沒有阻止,轉身離去,老頭子笑說:「Cheap Backpacker, right? Fuck that and enjoy it.」

對比我在Sydney或Tully所住的Backpacker,這裡已能接受了。可是,一來這半年我所住的地方環境不太差,二來我聽過太多Perth Backpacker內發生的故事有多美好,原來想像跟現實有這麼大出入。即使這大半年來,已訓練到我在任何地方都能夠接受得來,卻沒想到,旅程的尾聲還會遇上這些鬼地方,不禁令我對Perth產生了不良第一印象。看著這凌亂不堪、發出陣陣惡臭的房間,心忖,幸好只是住上兩晚。

安頓好一切後,隨著「呀!」的一聲呻吟,門前那張床的搖動便停下來,一位只穿著內褲的胖子拉開床單看到我,跟我點點頭:「Hey man.」

我還奢想,在這個地方,能認識多幾個朋友,沒想到又是一個個怪人。

我不想在房間多待一秒鐘,便跑到廚房打算弄些甚麼吃。此時,場內仍有幾位住客在「拋鍋子」,我不禁好奇,為甚麼這裡的人都喜歡「玩雜耍」?

待我正準備向其中一位住客詢問時,往前多走兩步,便明白原因了。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