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四十四章:出征西北 (Part 1)

334783_4717710505722_1245914494_o

晴晴來Perth只有一天時間,這是她最討厭的澳洲城市,我還是想帶她去欣賞這個地方的可愛,跟她分享這份給我的專屬回憶。我計劃先帶她到那個很喜歡的海邊城市Fremantle,晚上再到市中心著名的Pancake店晚餐。

 

我不知道應抱甚麼心情去看待這次約會,仍懷著期待的心情準備出發。

 

這天我加上了髮泥,也經過悉心打扮,Carol看見我:「咦,佳人有約呀?」化了濃妝的Carol,與這星期看到的「素顏」完全相異,我笑說:「你也是呀?」

 

這一星期以來,長期待在家中,我和Carol二人都看慣了對方的「街坊住家樣」,這種需要「見人」的模樣,竟是頭一回看到。

 

Carol大笑:「哈哈!只有你們幾個才能看到我每天的『真面目』呀!」

 

這種同住一室的感覺真有趣!

 

Carol離開前,回頭對我說:「玩得開心點啦!」

 

時值周末,Carol離開後,阿King和Royce又不在家,阿泰一家人好像也外出享天倫之樂,整所大宅內,只剩我一人孤零零。熱鬧了幾天,突然靜起來,真有點不慣。我做了一碗牛奶麥片當早餐,詢問晴晴起床沒有。

 

「都係唔出喇,我覺得咁樣關係唔係幾好」

 

「吓?」

 

一時之間,我不相信自己眼睛。

 

「嗯」

 

「做乜無啦啦甩底?」

 

「甩底係約實咗之後放飛機喎」

 

「咁都唔算?」

 

「對唔住」

「其實我性格永遠唔會約實人」

「唔知你話我甩底,你係點約實咗」

 

「係未約時間姐」

 

「係囉,你睇返history,我話暫定同盡量」
「同埋我已經講咗對唔住」

 

「我冇咩意思,如果我要爆你一早爆左,只係講下我不滿姐」
「成日突然一句完又冇下文,依家約完又當冇事」

 

「OK, 咁你想點呢?」

 

我氣得面紅熱赤,差點禁不住想哭出來,不再跟她聊下去。

 

還能談甚麼?

 

我懊惱自己還相信晴晴,我更很心痛,為甚麼晴晴會變成了這麼一個人。可能,這些日子我太掛念晴晴經常找她,對她做成了一定的煩惱,但也不至於令我變成一個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閒人吧?難道一句「對不起」便代表一切?這是甚麼爽約的解釋?我強忍淚水,我不想再為晴晴而流淚,我的眼淚不值得為她而流。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已經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陌生的人,我心痛得胸口快要炸開。昔日跟她在大學時的生活、課堂後純樸無瑕的笑語瞬間即逝,那個在我心中最可愛最美麗最單純的晴晴,到底在甚麼時候,已悄悄地變成了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是我的表白破壞了這完美的一切,還是晴晴早就變了而我不自知?

 

或許,在表白被拒一刻,我早該忘掉她,更甚是,在Uluru的那一夜,我更該放下她。事到如今,我還有期待,是自作自受。

 

我腦袋一片空白,行屍走肉地走在Perth大街上。起初,我還奢想晴晴只是跟我開玩笑,會在某個角落跳出來跟我說:「喂,生日快樂!」當我看著身邊來來往往的人是多麼陌生的面孔時,我始發覺Perth根本是個不屬於我的城市,這個城市對我來說,並不快樂。

 

我在那間Pancake店中坐下來,雖然老早已預計獨個兒慶祝生日,這刻帶點愁緒,更覺落寞。Pancake奉上時,我閉上眼睛,許了一個可能永不會實現的願望,輕聲對自己說「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樂...」

 

我竟聽到有人唱生日歌。

 

這是一家當地熱門的甜品店,恰巧鄰座的一群台灣背包客,正為一個陽光氣息極重的男生慶祝生日。看著他竟有近十個朋友跟他慶祝生日,我卻冷冷清清、獨個兒為自己慶祝生日,我不禁苦笑,這是多俗套的電視劇情節呀,這刻竟發生在我身上。

 

我嘗試安慰自己,他們的生日歌也是為我而唱;一聲生日快樂,也是對我而說,這刻,我也是跟一個同月同日生的陌生人一同過生日呀!

 

我在香港沒有很多朋友,每一年生日也沒誰會為我慶祝,老早已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日。來到澳洲,沿途認識了很多朋友,一直也暗暗期待,到底生日那天會跟誰渡過,沒想到,竟是自己一人。

 

慶幸,我收到了很多澳洲朋友的祝福,像阿Ca、DJ、Jeff等朋友甚至致電向我祝賀,倒令我心頭一暖。

 

在澳洲,我很少外出用餐,更別說一個人到高級餐廳用餐。這一餐雖然價錢較昂貴,但生日多花一點錢也不過份,吃畢那份充實的感覺,總算化解了我心中的傷感。我仍有一絲希望,坐在對面的人是晴晴,而非一張空椅。

 

「喂!生日快樂!」

 

進入家門,Carol對我大叫:「對不起呀,我真不知道你今天生日,早上沒有跟說句生日快樂。」她尷尬地說:「嘻...坦言,我是看到Facebook才知道你生日。」

 

「謝謝你,沒關係啦!我都沒跟你說過。」

 

「對了,今天玩得高興嗎?」

 

「還好啦...」我刻意拉開話題:「你呢?Fremantle好玩嗎?跟誰去?」

 

「好玩呀!超漂亮!謝謝你的推介!哈...沒有誰啦,只是朋友。」

 

「哦...」我刻意加重語氣:「朋友!」

 

「喂,Jacky生日快樂!」阿King和Royce一同走出客廳,Royce尷尬地說:「哈哈,我們連你的Facebook都沒add,是Carol告訴我們才知道!太晚回來,沒有準備些甚麼...」

 

「真的沒關係呀,大家有心了。」

 

喜歡的人連自己生日都記不起,反倒一班萍水相逢的朋友卻那麼熱情,即使只是幾句說話,對於這天心情經歷了大起大落的我,差點感動落淚。

 

阿King說:「在異地渡過生日的感覺很棒呀,起碼不是香港那千篇一律的模式吧?祝你餘下旅途愉快啦!」

 

Carol則說:「那麼我祝你餘下旅程別再碰上那麼多倒霉事!」再旁的Royce搶白:「也別碰上太多怪人!」

 

「遇上你們已破了這個宿命啦!」這是我的肺腑之言,我沒放過這感性一刻:「我們一起拍照吧!」

 

這時,連阿泰兩父女都跑出客廳,阿泰大叫:「喂,我最喜歡拍照了,怎麼不叫我一起拍?」

 

鏡頭前,捕捉了我們六個人的最真切笑臉:大不透且心境常青的友善房東、做蛋糕很美味的房東女兒、伴我無所事事,大家無所不談的好同房、給我感覺很甜蜜的「室友」情侶,還有那永不停止,充滿「噠噠聲」大戰的乒乓球桌,成了我在澳洲「Settle down生活」的最後回憶。眾人從心而發的笑容,見證了這份我在Perth的快樂回憶。

 

來澳十一個月,第一次住上有人氣的Sharehouse。前三間,要不是只有一個人,就是全部皆自閉的室友,遇上你們,讓我感受到Sharehouse的真正快樂。我不想婆婆媽媽地跟眾人逐一道謝,內心對他們無言感激;沒有來到這裡,或許我在Perth的回憶將有多不堪。

 

離開Sharehouse前,我為「減輕重量」,開始把一些不需要的物資像一些醬油、淋浴用品等東西轉贈給Carol和阿泰。Carol目送我收拾行李:「路上小心呀!別怕,如漏了東西,我先替你保管,旅程完畢後再給你。」

 

「謝謝你。」

 

「哈哈,一場同房,想不到你那麼快便走。」

 

「我也不捨得呀,沒想到來此短住一星期,卻遇上了你們。」

 

「我都很高興認識你,很喜歡聽你的故事呀!」她跟我握握手:「保持聯絡!」

 

「替我向Royce跟阿King道別吧!」

 

先前跟Gordon一家人的旅程太恐怖,這趟最後的西北部旅程,我在網上慎重選友,生怕又惹來了甚麼怪人。我先在網上認識了台灣人阿明,二人簡單地討論過有甚麼行程,繼而加入的是來自香港男生阿浩,以及香港女生Rose。起初一行人計劃行程時,我還心忖四個人正是了旅行的最佳組合,待我滿心期待前往集合點時,可沒想到出發前竟人數大增。

 

我們在約定的地點等著又多一個人,再等一會又再多一個人,到底最終有多少個人?

 

最後,怎麼,竟有八個人?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