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十六章:奇人瘋事(Part 3)

10402031_750748088333148_8300647895071843994_n

下班時,我手挽飯盒、騎著單車回去,興奮得在無人的公路上狂嘯大叫,感覺何其爽快。雖然Margaret來了不足兩星期,但我面對這個臭婆娘天天的無禮對待,早已心存憤恨,再加上Shane每次要減時數減人手,都第一時間想起了我,偏偏Margaret這些垃圾只要隨便工作,也能輕鬆得到人工,想著想著,這幾天真睡不安樂。幸好,這個時候我竟能隨即轉工,先別管那邊的工作環境如何,這個時候,轉換一下工作環境也是好事吧?

 

不過,我輕鬆的心情並不能維持多久。世事,總在我意料之外。

 

晚飯以後,我打開房門,竟見房間多了個新人。

 

當然,多了一個旅客也是好事,起碼可以熱鬧一點,但看此人的行李,我相信不是短期旅客,而是長住的租客。

 

打開房門看見Brian正跟一名女生在「嘿咻」是正常不過的事,反正我早就見怪不怪,而Brian的「對戰」對象,往往也相貌娟好,「賽後」也偶爾會跟我聊天。只要他們沒有騷擾我睡覺,多交一個朋友,也識趣不會阻撓你們的雅興。

 

當然,再混亂的房客也見過。曾有一個避雨的單車背包客,把身上所有的行李和衣物二話不說放到地上,把整個房間都弄得濕漉漉,即使最後房務員把之清理,整個房間還是彌漫著一陣潮濕的惡臭達數天。

 

但是,此人明顯比以上所有情況更糟。在外地生活得久,入鄉隨俗說得多了髒話,我真想對著眼前這位人兄問:「What the fuck is going on here?」

 

我們的房間不算很大,此時除了遍地行李,令我寸步難行外,房間內更多了很多不應存在的東西。最令我驚訝的是,眼前多了一台專業的喇叭,是那些足夠令整家Dougies都能夠聽見的音響系統。此外,我在電影裡看得多,但親眼看見有這麼多白色粉末、煙草等等東西在眼前,倒也令我大吃一驚。他的電腦已亮著,螢幕保護程式是一張張連男生看了都感尷尬的變態色情照,那些有如雜技般的性愛姿勢,竟會有人拿來當螢幕保護程式。在我到餐廳上班那不足三個小時內,此人竟可把整齊的房間弄得到處污漬,廢紙、零食包裝套、充滿污漬的衣服,丟得滿地皆是。這位背對著我的人兄,此時竟用上我的床,大模斯樣地擺放著一疊雜誌,我不禁怒叫:「Hey man, excuse me!」

 

那人並無回頭,背對著我說:「Yo! What’s up man?」這真是一個很有禮貌的開場白,我問他:「Would you mind…」我禁不住憤怒,一時不知如何說好:「…those magazine on my bed belongs to you?」我看見那堆殘舊的雜誌,一時之間覺得很嘔心。

 

他意會過來:「Oh! Yes! Magazine!」此時,他終於回頭,拿著一捲煙,問我:「You want some? Good stuff.」原來他忙得不能正面跟我說話,因為在忙著捲煙。

 

「No, thanks.」我心忖,這回麻煩了,搬家之事絕對刻不容緩。還幸,他吸煙草吸得迷迷糊糊,還懂得基本的禮貌:「OK, I am Johnny.」他伸出手,我也勉強擠出微笑:「Jacky.」

 

Johnny在房中噴出一口煙,濃烈的煙草味令我側過頭來,他打量一下房間說:「Quite a small room huh? So, I guess you are a good roommate, right?」

 

我沒有興趣理會他,爬到床上說:「Yeah, maybe.」

 

Johnny回頭輕挑地看著我:「So, Jacky, my good roommate, won’t you report to reception that I smoke in room, right? If you do so, I will show you some Australian anger, understand?」

 

我說:「You are now threatening me?」他似乎看穿了我即將會做的事。

 

Johnny誇張地大笑:「Come on, just kidding, let’s have some fun in this room, you will enjoy it, I am sure.」他舉起大拇指,露出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

 

我不想再跟他爭辯下去:「Oh, really?」

 

Johnny熱情地拍拍我大腿:「Yeah that’s will be very, very nice. What a fun dorm, yeah!」我勉強擠出一個微笑。其實我不怕Johnny會對我做出甚麼,畢竟Johnny一副嬉皮士的裝扮,全身煙酒臭味,毫無一絲惡人的感覺,只覺他將是一個令人反感的同房而已。

 

然後,Johnny便滔滔不絕吹噓自己的經歷。雖知作為一個澳洲人,竟然無所事事得要來Backpacker居住,相信私生活也好極有限。無論我怎樣問他,Johnny也刻意隱瞞自己的過去,只道他喜歡了一個女生,但那個女生不理會他,甚至離他而去。輾轉之下,Johnny得知那個女生住在Port Douglas,便追到來這裡。他說,這天早上已跟那女生見面,但女生還不肯接受他,他決定在此暫住下來,找份工作,直接打動其芳心為止。

 

糟了,原來我跟一位變態跟蹤狂同房。

 

Johnny不斷問我哪裡有好工作,又吹噓他曾當過地盤工作,有極好體力,不怕辛苦,可是他餐廳、酒店、超市都不願做,又指自己希望當救生員,因為在沙灘上有很多”Hot chick”。我對這位社會上的寄生蟲愈聽愈反感,便嘗試轉移話題。沒想到,這竟然令他轉移吹噓自己的音響效果有多厲害,更執意要播一首搖滾音響來「試機」,我只好借故離開房間。

 

我走到Dougies的草地嘗試冷靜一下,這位可算是我遇過最差的同房了。我即使不告發Johnny在房間「隊草」,也要要求換房!沒想到,Reception給我的回覆卻是,時值復活節旺季,房間全滿了。

 

我無奈地離開,也不想馬上回到房間,恰巧遇上剛下班的Sayuri,告訴她這件事:「I must leave this place as soon as possible, I can’t bear such weird guys in my room.」Sayuri說:「Oh, what a pity. If you leave here, I have no one to accompany.」聽到這一句,其實我有一刻喜悅,但我卻忍受不了這環境。

 

回到房間,Johnny已經呼呼大睡,他身旁有一女伴在跟他說話,不停拍打他的面頰要他醒來。Johnny手拿啤酒空瓶,滿身酒氣,看來已大醉了。我心忖,我才離開不過半小時,他怎能醉成這樣子?那位女生向我說:「I am so sorry to bother you, I think he is coming for me, well, he is such a messy guy… I guess he will stay here for a while, so…」這大抵便是Johnny來Port Douglas之目的,看她相貌娟好,又待人有禮,怎配得上這爛泥?我說:「It’s OK, anyway, I am moving out soon.」那位女生帶點尷尬地苦笑:「That’s good for you.」她續說:「I hope he won’t bring to much trouble to you… Or me.」我只能說:「Thanks. Take care.」

 

我有點興趣知道他們之間的事,但一天內經歷了起起跌跌也累了,連自我介紹都省下。從此以後,我都沒有再見過這位女生。Johnny偶爾會吵吵鬧鬧說甚麼「Bitch」,我不知道Johnny和她那一夜發生了甚麼事,我覺得這對那位女生也是一件好事。

 

不過,她對我的祝福並沒有成真。

 

距離上新的工作還有幾天,我卻不能好好休息。Johnny來了幾天,整個房間便給他弄得一團糟。Brian是一個怪人,起碼是一個整潔的人,跟他同住一室也無大礙;Johnny不單把私人物品隨處放,他直言自己不懂烹飪,每天隨便吃方便麵後,竟就此把方便麵放在房內,再混和滿身酒氣,發出陣陣惡臭。

 

最要命的是,Johnny是一個很典型的寄生蟲,無所事事到處認識一些豬朋狗友,明明自己沒有餘錢,卻到處騙酒喝。他來此不過兩天,便拉來一大群Backpacker住客到房間,我不介意認識新朋友,但這分明就是跟他同一類人,在房間內大聲喧嘩,甚至坐在我的床上,而Johnny那「高級音響」更不斷播放著極嘈吵的重音樂,更在房內吸著煙卷。我在餐廳下班、晚飯、洗澡後已接近十一時多,他們還沒有離開的意欲,我終按捺不住,對那大條道理坐在我床上的「潮人」說:「Excuse me, I have to sleep, would you mind going outside?」Johnny馬上打圓場說:「Oh! I am sorry.」再對其他人說:「My roommate have to rest, sorry, the party is over, see you guys tomorrow!」眾人沒趣地離開,把煙蒂拋到地上,我隱約聽到一句「Fucking Chinese」,我已不想跟他們爭論下去。

 

Johnny再次對我說:「Sorry, I promise, it won’t happen again.」我重申:「I don’t mind you have the party here, but, can you please tell your friend not to sit and SMOKE ON MY BED?」我愈說愈光火,Johnny似乎沒有聽入耳,並突然高呼:「Yeah! It was awesome! Yes!」我看見Johnny雙目無神、缺乏焦點,大抵他剛才在房間內「上電」,跟他再說下去也枉然:「Fine, Goodnight.」,我頭也不回把燈關掉。我沒有睡著,後來聽到Johnny跑了出房繼續喧鬧,甚至找來剛下班的Brian一起飲酒,又在房間大叫:「Jacky is sleeping, KEEP OUR VOICE DOWN, heehaa!」我真想起床向這件垃圾揮一拳,反聽到Brian說:「Hey, enough, you’re drunk.」

 

我聽見Johnny躺下後依然繼續瘋言瘋語,只告訴自己,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搬!

 

**文章正陸續從Facebook Page搬到這邊,如欲繼續追看Ch.31前的文章,請到專頁的「The Story Within」相簿中繼續追看,謝謝**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