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上半部】第十七章:逃離夢魘(Part 2)

10881664_758861310855159_7097537064807854447_n

Jak是個很大意的人,就如跟他做床時,他經常會突然鬆手,我經常被床褥壓到,這一次,他拿著吸塵機工作的動作太大,吸塵機就撞到了我。沒有鞋子保護的雙腳,別說沒有傷口也會痛,貼著膠布時,疼痛感也直入心扉,痛得我蹲下來。

 

「Shit! I am so sorry!」Jak拋下吸塵機說。

 

「It’s OK.」我承認自己誇張了點,「I am fine.」不過,強烈的刺痛告訴我,這水泡不單是破了那麼簡單,理應還有下文。

 

果然,下班以後我撕開膠布,發現它又再次腫了起來,只是這一次的水泡沒有那麼大。我嘆息一聲,這下該怎麼辦?我不知道這個情況有沒有需要看醫生,也真想不到除了藥房外,到底Port Douglas哪兒有醫生看。於是,人在異鄉,最好的辦法還是向同鄉求救。

 

我知道Tony最講求安全,穿著拖鞋他肯定不會讓我走進廚房。於是,我如常穿著鞋子去上鞋,向他們一家展示我的腳患。「媽媽」見狀斬釘截鐵地說:「唉,這些東西沒有醫治方法的。」我驚訝地說:「不是吧?」

 

她說:「我沒有甚麼專業的醫學知識,但這些東西只能靠自己復原,你去藥房買甚麼藥物都沒有用。」她看看我的腿,又看看我雙手,指著那些大大小小的紅點說:「你看,這些是不同種類的昆蟲所咬,相信你在酒店工作時所致。這些蟲很奇怪的,他們多咬亞洲人,而亞洲人的血統似乎也是無藥可醫。」在旁的阿光亦說:「對呀,我們初來澳洲時,也跟你一樣被咬得紅紅腫腫,後來習慣了,反沒有甚麼大礙,大抵是我們的血液就是吸引他們了。」

 

我語帶諷刺地說:「連昆蟲都有種族歧視?」

 

「媽媽」笑說:「又別說甚麼歧視不歧視,但放心吧,你待上一陣子應該沒有事的,至於那個水泡,應該真是感染所做成,今晚工作時小心點好了。對了,你有帶甚麼藥膏嗎?」

 

「倒有一些止癢的藥膏。」

 

「先塗那些藥膏吧!要是真的止不住痕癢才去買成藥吃。不過,那些藥物似乎對我們沒有幫助,還是先用自己的藥吧!」

 

這時,Christie捧著一些碟子進來,我下意識地看看她的手,也滿佈昆蟲咬過的痕跡,我向「媽媽」說:「噢,她也是這樣。」

 

「媽媽」便說:「我就說了,亞洲人的血液是較吸引昆蟲的。你那韓國男生同事呢?他可有被咬?」

 

我想著Jak的手手腳腳,還有他經常跟我一起尖叫「Fucking bugs」的聲音,似乎我們真有同樣情況:「說來也是。」

 

Christie問:「在說甚麼?」

 

我向她說了整件事,再向她展示我腳跟的傷口,她掩臉大叫:「好恐怖呀!」

 

「媽媽」睜了我一眼:「人家女生,別嚇人了!」她續向Christie說了她對亞洲人被咬的見解。

 

Christie也說:「說得沒錯耶!我在Coles也是看到日本人跟韓國人被叮得紅通通,卻沒看過有老外跟我們一樣!我也是這幾天才給叮成這樣子,超癢!但是...我不會跟你一樣長出那泡泡嗎?」我笑說:「你工作時小心點就沒事了。」

 

「媽媽」說:「沒事啦,你們倆真的受不住的話,我都有點藥膏,問我拿吧!別擔心,去工作吧!」

 

我們齊聲說:「謝謝!」

 

下班時,Christie跟我說:「你最好快點搬家了,待在那個鬼地方,小心全身給叮!」她再看看我的腳,誇張地說:「你好恐怖呀!早點休息!會好一點吧?明天別再給我看到那泡泡,好嘔心!」我笑說:「你別看就是了,說不定你是在餐廳裡面有東西咬呀,小心你也會生!」Christie打了我一下:「閉上你的烏鴉嘴!不鬧了,晚安啦,明天見!」

 

折騰了一整天,終被「媽媽」的關懷感染,內心的不安也化解不少。我不知道這是否真的亞洲人才有的毛病,始終有「媽媽」給我這個解釋,心也定下來了。遇上這些問題,似乎有同鄉的幫助和關心,效果也真會好一點。

 

回到Dougies,我撕開了膠布,膠布上連著一點血絲。水泡看來又破了,這次沒有刺痛感,只有輕微的癢癢感覺,相信已經略有好轉了。洗澡前我用清水洗傷口,之後再塗點藥膏,晚上還是不貼膠布,讓傷口通通風吧!

 

晚上又遇到了Sayuri,她馬上問我:「Did you see the doctor? I worried about you.」這關心令我心頭一暖,我說:「I think it’s better right now, and honestly, I don’t know where can I find a doctor in this town.」Sayuri才恍然大悟,她掙大眼睛說:「Ah yes! Oh! It seems there’s no doctor in this town!」

 

我想跟Sayuri說「媽媽」所說的話,但見她雙手白滑得竟然毫無紅點,倒也不想引起她的擔心:「So now you get it! Hey, by the way, I think I will leave Dougies very soon. I can’t bear anymore.」

 

「Really? But I still not ready for moving out!」我雖沒明言Sayuri跟我一起搬家,但她似乎意會到我有些弦外之音。

 

「I understand. The price of sharehouse in this town is crazy. You better save some money first. But don’t worry, I will keep looking for the advertisement, if there’s anything good and suitable, I will tell you.」

 

「Thanks Jacky, you are such a good guy!」我想跟Sayuri說,我平生最討厭人叫我「好男人」,但看著這個比小菲更天真無邪的女生,我倒笑而不語。

 

腳跟的傷勢漸漸復原,起初,水泡還會再生出來,我懷疑因傷口不斷滲出汁液,加上我當上兩份清潔的工作,再小心也會接觸到塵埃或污漬吧?我很高興,自己竟然在沒有任何用藥,也沒有甚麼湯水滋補下,竟然自己痊癒,但身上其餘紅點仍讓我帶點不安。「媽媽」的說話沒有錯,這些傷口似乎沒有藥物可以治瘉。我到超市和藥房近乎買盡所有品牌的藥膏,也用過當地著名的「茶樹油」,竟無一起作用。最後,它雖然會自動康復,但同時間又會不停長出新的「痘痘」。

 

我已搞不清那到底是甚麼東西,因為我已保護得很充足,路過酒店的樹林時也加快腳步,且全沒感到有蚊蟲所咬。而且,經我投訴以後,Dougies多了派人清潔及巡查房間,Johnny再也沒過火地把房間弄得一團糟,我開始生怕會否惹上背包客最恐怖的夢魘:床蟲。

 

**文章正陸續從Facebook Page搬到這邊,如欲繼續追看Ch.31前的文章,請到專頁的「The Story Within」相簿中繼續追看,謝謝**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