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恐怖系列(八):枕邊「人」的鼻鼾聲

*註:圖片與文中提及的酒店無關

過去曾跟大家分享靈異故事,好像很久都沒有分享過這些經歷,適逢今天農曆七月又十四,就重啟這個久違了的系列,因早前去完泰國,又憶起了這段經歷,藉此跟大家分享一下「出Trip」時的經歷--比聽到靈異對話更心寒的經歷(可看文末連結)。

話說當年「出Trip」曾到過泰國的某間酒店,因著「出Trip」的原因,一般都會安排一家特大房間給你。如今,經常都一個人住酒店,朋友都問我怎不會害怕?大抵,這也是當年的「經驗」訓練而成。這次,酒店又安排了一間Villa中的大套房給我。如之前分享的幾個故事,若覺得「有啲嘢」時總會心寒,但這間套房真的有夠大,包括了一個泳池在內的Villa,Check-in時光源充足,一點也不覺得心寒,反而很舒服。

晚上回到房間時,其實沒有甚麼異樣,還在舒舒服服的看電視,甚至連害怕「有啲嘢」的意思也沒有。

直至半夜時份,我就開始覺得有點異樣,晚上突然「紮醒」了,聽見天花板有點「滴水」的聲音、身旁又有腳步聲來來回回,起初,我亦不以為然,從前遇上「腳步聲」,總會跟自己說:「我唔搞佢,佢唔搞我」便再慢慢入睡,但那時候除了偶有腳步聲,還有天花的滴水聲都令我帶點不安…

請記得,那是一間Villa、一所獨立屋,樓上不會有人、旁邊也不會有其他人--就算有,你也很難會聽見腳步聲。

我不斷跟自己說:「我唔搞佢,佢唔搞我」然後強迫自己入睡。未幾,我又被吵醒了,這一次,並非腳步聲或滴水聲…

而是,鼻鼾聲。

呼嚕…呼嚕…嗄…

那一刻,我真正感到心寒,不單心寒,更是遍體毛骨悚然。我嘗試告訴自己,那鼻鼾聲不過是旁邊房傳過來吧,或許對方的鼻鼾聲大得傳遍旁邊的Villa呢?我閉上雙眼,嘗試裝著聽不見那吵耳的鼻鼾聲、嘗試告訴自己是旁邊的房間…

但是,我很肯定,那鼻鼾聲,是在我身旁,就正正睡在我的旁邊,我幾乎是感覺到有呼吸的氣息(「那回事」應該不會呼吸吧),切切實實就在身旁。

長期一個人「出Trip」、去旅行,都知道若睡在King Bed,「行規」是要把另一邊的枕頭拆散、自己睡在中間;若是Twin Bed,就在另一張床放行李,好讓「那回事」知道,那個位、那張床,不能睡--雖然有朋友說「那回事」或會直接睡上來,但我還是這樣做,一直都相安無事,如今,明顯知道,這個方法行不通。

鼻鼾聲愈來愈大,更是饒有節奏,根本沒可能是安慰自己的機械聲、冷氣聲或鄰房的聲音,就是很肯定「有東西」在我旁邊!

既然已睡不著,我不知哪來的勇氣,睜大眼睛看看…

旁邊,空無一人,鼻鼾聲仍持續。

我看著旁邊空無一人的位置,有再大不知哪來的勇氣,把燈亮著!

鼻鼾聲馬上沒了。

嘩屌。

那才是真正的心寒。

我忘記了那一夜如何睡得著,總之就是愈想愈恐怖,大抵嚇得太累,不知不覺的睡著了,而我第二晚還要睡在這。

第二天,我跟酒店的PR用餐,我沒有告訴她這件事,只是閒話家常,但更恐怖的是她告訴我,由於時值淡季,所以我住的Villa附近一帶沒有任何一個房客!她還友善地告訴我,晚上員工下班後,應該特別寧靜,不妨到泳池邊看星星吧!

她簡直把我最後的希望--來自鄰房客人鼻鼾聲的幻想也撲熜!

第二晚,我在房內看著那大床,總覺不自在,最終還是要「頂硬上」睡上去。我把大量行李與雜物放在另一旁,慶幸,這一晚沒有腳步聲,沒有滴水聲,也沒有鼻鼾聲,又或許,因為前一夜嚇得太飽,這夜很累,有聲都沒有醒來了。

雖然,對比文末那莫斯科的搖搖床,「這東西」好像已待我不薄了。(苦笑)


請給點心意,給小弟走更遠的路,寫更多好文章!

 

【延伸閱讀】旅人恐怖系列:我跟誰說話?

【延伸閱讀】旅人恐怖系列(二):床內的哭聲

【延伸閱讀】旅人恐怖系列(三):莫斯科的搖搖床

【延伸閱讀】旅人恐怖系列(四):請不要關燈啦

 

原創小說已於香港正式上架,各大書局均有代售,海外讀者亦可於網上書店購買,詳情請看:goo.gl/3g4Hk8

 

全新自製Postcard正式開售,歡迎下單!詳情請看:goo.gl/Dfmpbc

 

台灣書局兼網上平台亦已上架,可去文中連結購買:goo.gl/xzCymP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