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三十七章:同居生活 (Part 3)

img_1870

阿Ca似乎經常工作遲到,有時候我放假也見她睡至很晚才起床,她仍堅持自己的行為沒錯:「根本沒有人管我。」有一次,她甚至十時多便拿著一堆傳單回來,我驚訝:「那麼早就下班?」

 

「一個人站在火車站很無聊呀!反正這工作沒人管我,又只得10元時薪,認真幹麼?下班前回去出現就可以了。」阿Ca臥在床上:「好睏,先睡一會!」

 

我看到她的態度也無名火起:「替你找了份工作又懶懶閒閒,這些工作你都覺得難受,其他怎捱?才過了一個月便頹廢至此,餘下的日子怎生活下去?」阿Ca一臉委屈看著我:「發甚麼脾氣?」我續說:「就是你這些人,丟了香港人的架!你以為我們『練精學懶』沒人知道?你在影響其他人呀!」我想起了在意大利餐廳因「香港人」身份不獲聘的經驗:「每個人都代表自己國家、自己民族,是一個身份呀!」

 

阿Ca明顯不明白這一切:「你夠了沒有?我不上班與你何干?」

 

「你自己想清楚,我不管你了。」

 

「睡一會再上班吧!」阿Ca打個呵欠:「累啦,不說了!」

 

真要受過才知道,為甚麼太「hea」會影響別人。一個人的工作態度,會把後來千千萬萬背包客的形象受損,說來好像事不關己,我覺得是對己對人應有的責任。自己不負責任,一己的行為不只影響自己國家,甚至會影響一眾Working Holiday背包客。我知道,有很多店已不請背包客,只請學生,就是覺得背包客太沒責任、太沒安全感。

 

果然,沒多久,阿Ca便沒了工作。我不清楚是否因其工作態度懶散,或是她自己辭職,很快,又回復了無所事事的生活。我教她用「大包圍」方法去找酒店工作,又教她用Gumtree去找工作;儘管她每天對著電腦,似乎還是一事無成。我自覺可以幫的已經幫完,剩下就要看她如何「造化」了。

 

某天下班後,我如常地約阿Ca去超市,她完全沒有回覆。我心忖,她又不負責任地離去,不晚飯也給我回電吧?回到房間,裡頭空空一人,我再次打電話給她又沒回應,我不管她,自己煮飯去。習慣了一起煮飯的生活後,也習慣了照顧這「港女」,每天被她嫌這不好吃、嫌那太單調,沒有她在旁七嘴八舌地吵著,空洞洞的廚房內,一個人也有點乏味。

 

晚飯後,我再次打電話給她仍沒回覆,時近晚上十時多,街上一片漆黑、寒風蝕骨,我開始擔心這丫頭跑到哪裡去。

 

突然,房門推開,我還未見到阿Ca,已聽到她的聲音:「鳴哇!Jacky,我很想你呀,今天嚇死我了!」她捉著我的手不斷大叫:「終於見到你啦!」

 

「甚麼事?你跑到哪裡去?」

 

「我找到了一份Kitchen Hand的工作,但是,想告訴你的時候,才發現我的電話壞了!下班更得迷路了,繞來繞去,想用GPS又用不到,想打電話給你又打不到!」阿Ca說來慌慌張張:「糟了...糟了,你看!電話完全開不到,怎麼辦?之後怎算?」

 

電腦壞過電話也壞過,最終也沒事:「喂,你先冷靜點啦!」

 

「怎冷靜?我甚麼都沒有了!」

 

阿Ca自以為很帥,只帶電話沒帶電腦;誤以為使用電話上網就能應付一切,來到才發現沒了電腦不成。這陣子都用我的電腦來投履歷,如今連電話都壞了,作為一個城市人,當然會嚇得要命。

 

我檢查她的電話,相信是螢幕顯示壞了,偶爾有短訊傳入也會震動,阿Ca說:「你打電話給我,我是知道的,只是接不了呀!別惱我呀!」

 

「怎會?」看來那天跟她爭執後,她真有點怕了我:「要不明天去維修,搞不成便寄回香港修吧,你剛新買仍有保養吧?」

 

「吓?可以嗎?」阿Ca似乎沒有想過,隨即馬上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很貴的嗎?修多久?怎辦?快幫我呀!」

 

「我怎知道?」我無奈地說:「別當我萬能啦,明天陪你去問問好嗎?」

 

「沒了電話怎生活呀...」阿Ca繼續喃喃自語:「你上班時我可以用你的電腦嗎?」

 

「你一直都在用啦!」認識阿Ca後,我的電腦其實已跟她「共用」的了。

 

「嘻!你人真好!」阿Ca回復她一貫的笑容。

 

這刻,我才發現,不知何時開始,我似乎已把阿Ca當成了家人了。

 

「對了,怎麼突然跑去當Kitchen Hand?」我想起阿Ca蘿蔔廠又嫌累、派傳單又嫌悶:「Kitchen Hand你怎捱得到?」

 

「丫!」阿Ca如夢初醒:「對呀!我正想告訴你!沒錢怎也得要做呀!嘩!很累呀!」她終於明白了,我問:「早告訴你Kitchen Hand辛苦啦,作為女生或會好一點。時薪多少?」

 

「我不幹了。」

 

「才做一天又不幹?」雖然這很符合阿Ca性格,想起自己當日做了第一天後,也辛苦得想馬上辭職:「辛苦歸辛苦,不多做一會?」

 

「只不過是試工,又沒肯定一定會請我...糟了!剛才太緊張要趕回來,忘了問有沒有薪水!」

 

我相信,我只是遇上了好老板才試工有薪水,若其他人冠上「試工」之名,可真有權沒給你支付薪水:「你真『大頭蝦』!華人餐廳?」

 

「不,西餐廳。」

 

「華人餐廳就勸你省口氣,若非,我相信明天你要回去一趟了。」

 

「真的嗎?陪我吧!順道一起去問電話維修。」

 

我有點怕她過度依賴的性格:「別事事要我幫忙啦!自己的事自己完成,總不成一整年都陪著你,我明天可還要上班。在唐人街那邊好像有些維修店,你去看看吧!嘗試自己面對難關,搞不成才找我吧!」

 

阿Ca又是一貫無辜的樣子:「哦,知道了。」

 

果然,在我沒有太多幫助下,阿Ca也能自己處理好一切。電話寄得了回香港,也幸虧她有一部不能上網的舊式手機可用。待她能獨立處理好事情後,阿Ca開始有多點信心,能自己應付問題,甚至能幫我買菜煮飯。看到這個初時全無獨立處事能力的女生漸成長,我竟有點高興。

 

不過,阿Ca的英語能力,也是她的最大障礙。

 

有天,我看到佈告板上有一份旅館招聘廣告,正是我在Flinders Ranges工作時附近的小鎮Hawker,他們正招聘員工,時薪有廿多元,我告訴阿Ca這是個儲錢良機,沒想到她發電郵不久,竟立即有電話回覆。她嚇得把電話塞到我手:「呀!替我聽!英文呀!」我把電話塞回她手上:「要不自己說,要不別接!」

 

她仍大呼小叫:「怎辦?很緊張呀!我未接過英語電話!」混亂中,我替她按下了「接聽」鍵,她一時呆看著我,我做了一個示意她聽電話的姿勢。

 

「喂!係!我係!」

 

旅館竟是華人經營?這也好比沒有,最少可有份工作。

 

「哦,好。」阿Ca繼續說,她緊張地指手劃腳,示意我替她說,連華人的電話都接不來,她未來怎樣活去下去?我搖搖頭,她只好硬著頭皮說下去:「自我介紹?哦...呀...好...我come from Hong Kong,我think呢...我am一個認真、hard-working嘅...嘅...girl!」

 

我在旁聽到這些超越「港式英語」的對話,笑得快要窒息。說到後期,阿Ca已差不多全用廣東話溝通,天呀!電話裡頭的人怎聽得懂她說甚麼?我為免笑聲影響她的談話,迫不得已離開她的視線範圍,走到一角對著牆大笑。

 

未幾,她走到我身旁大叫:「太好了!我能用英語交談!」

 

我還未笑完:「你知道你剛才在說甚麼嗎?哈哈哈!」我笑得難以收止:「對不起,你的對話實在太好笑了!」

 

她不明所以:「怎麼啦?」

 

「你知道自己剛才用廣東話對答嗎?」

 

「真的嗎?我太緊張,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他還說我英語好呀!」

 

「甚麼人來的?」我回想起那情景仍覺好笑:「你們到底怎溝通得來?對方還覺得你英語好?」

 

阿Ca尷尬地摸摸頭:「不過,其實我又不太清楚他在說甚麼,嘻嘻!」

 

「這樣子都溝通得來,你們可真是絕配!」

 

阿Ca真太幸運了,誰想到這麼奇怪的面試,幾分鐘後,她竟然接到對方電話,離奇獲聘。上回替她成功面試了份派傳單工作已夠離奇,今回「以中對英」的奇怪對話也成?她也夠傳奇吧?

 

如欲看更多資訊及文章,請即Like【晞。觀影記事】【有故事的旅人】專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