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航空「緊急迫降」奇遇記

14333127_10210485676363191_2938840615036013233_n

在新聞片段及電影看得多,常常有航機「緊急迫降」的片段,怎料有天竟然自己會遇上。幸好,這並非甚麼大型災難,也足夠我一生難忘了。

難忘卻不在「緊急迫降」一刻,而是隨後的「意外」。

話說早前到美國旅遊,原定從香港直飛往洛杉磯,先前每次去美國都得花時間轉機,還心忖這次終於可以「一覺睡醒」,中途竟然發出廣播,空中服務員焦急地說:「請問飛機上有冇醫生?」然後慌張地說:「I… I need a doctor!」三文兩語重覆了幾次,都沒有人回應,終於有個自稱藥劑師的乘客自告奮勇舉手,跑到了前方頭等艙的位置,後卻見他略帶驚恐地回頭,表示自己應付不來。乘客面面相覤,我心中突然彈出了一個念頭:難道有喪屍?

本以為不了了之,來到三藩市上空,突然收到機長指示,表示機上發生了突發醫療事故,經再三考量下,決定緊急迫降三藩市。對美國地地略有認知,相信都會知道,兩個城市相距只約一小時機程,對於目的地就在眼前卻要「緊急迫降」,大家都發出不滿聲音。機組人員聲稱過程很快,只需把病患者移離飛機便能再飛,但我深知沒有可能這麼簡單;原定計劃下午五時多到達洛杉磯,我卻在三藩市的停機坪上看日落。航班停在停機坪時間極長,天際也從昏黃漸變成了漆黑,乘客開始鼓噪,到底發生甚麼事誰也說不清。有的說機師突然心臟病發(咁驚?)、有的說有人有急病要馬上到醫院,亦因為看見空中服務員拿了一個綠色大膠袋,亦有人懷疑機上有人身亡。

果然,沒多久後便傳來廣播,航班需要清關,亦有傳機上需要消毒,全部乘客得要離開客機,更大的問題,是全部乘客都得在三藩市入境,哪管目的地到甚麼地方,更得要到行李運輸帶領取行李,重新辦理登機手續,我已心知不妙,絕非能一時三刻完成。
從香港飛往美國屬於國際線的線路,但事出突然被迫於內陸機場緊急迫降,怎也得要轉往國際機場才可以起飛。因事出突然,機場似乎一時應變不來,花了超漫長時間入境(有去過美國你準會明白)後,還找不到自己的行李。找了大半天後取得了行李,卻完全沒有指示去哪,還是有甚麼地方直接寄存行李?走至一半,突然有職員截著我問是否航班的乘客,可以直接在此把行李寄艙。他連核對資料都沒有,便把行李拋到運輸帶上。我被這混亂的安排弄得頭暈眼花,而職員更連乘客是往洛杉磯,還是在洛杉磯轉機都沒有分開,同機數位不懂英語的老人家,明顯一頭霧水,不知如何是好。

沒有任何職員指示我應該怎麼做,我也不知航班將在甚麼時間再出發,最後還得靠本能認知,走了兩個Terminal才找得到航空公司的櫃位。我很難想像,那幾位不懂英語,得轉機到東岸的老人家,到底怎能找到櫃位。再用了差不多半小時,我終於在櫃位再度辦理登機手續,久經「賴嘢」的經驗(可詳看莫斯科那一回),我本能地問職員能否提供餐券,她目無表情為我遞上一張,及後有另一名香港乘客見狀回頭索取,她卻表示得要跟機票一起出才有,誰叫你剛才沒有問?態度之奇,嘆為觀止,一貫美國各大航空公司的服務態度。

用餐以後終能登機,那時候已比原定時間晚了幾個小時。航班很快便出發,當我誤以為久經轉折後,終於能夠離開這個鬼地方,沒想到我們卻在停機坪中央停下來。原因是,機師忘掉了索取批文,航機不能起飛,其時因為機場所有閘位全滿,我們沒有停泊位置,亦因為沒有停泊位置,批文也不能送到機組人員手上。在停機坪上等了很久很久,我已睡了好幾回,醒來看到停機坪誤以為已到達了洛杉磯,原來還原封不動。席間,聽到機組人員向鼓噪的乘客表示,機場人員打算駕起雲梯,從「機頭」位置把批文傳到機師手上。

吓?咁都得?

這大抵是空服人員自行想像的解決辦法,最後航班還是回到閘口,大抵已取得批文,繼續起程,全場鼓掌歡呼。亢奮的情緒很快熜滅,傳來了機師尷尬的廣播,由於航機來來回回走了多次,已不夠燃料飛往洛杉磯,得待運油車替航機入油才能起飛,而入油過程更得關掉電力系統。

“What the fuck!!!!!"

這不單是我的心聲,也是全機同心發出的聲音。這刻連空服人員都阻止不了乘客的怒火,我相信距釀成早前幾家美國航空公司暴力事件也不遠矣。航機不斷繞在機場團團轉,從內陸機場走到國際機場,繞來繞去已搞了一整夜,如今我正在來一個機場Tour嗎?那刻我只覺得,堂堂一家大公司,怎會先沒批文,後更發現沒有燃料?如斯一等,又是個多小時,我們不能下機,這兜兜轉轉的過程我甚至已看了一整部電影,還未成功起飛。

最後,我們在三藩市待了足足超過六個小時才成功起飛,到達洛杉磯國際機場一刻,已經是凌晨三時,比原定於下午五時多抵達,遲了足足十個小時。除了空服人員不斷「唔好意思」與「Sorry」,還有那頓需要主動開口才取得的晚餐,似乎又真的做不了甚麼來作補償。在乘客連聲「Fuck」以外,我都聽不到有其他聲音,大抵大家也氣得說不了甚麼。這一夜,相信連空服人員都累了,聽見操廣東話的那位,一臉尷尬地跟我說:「真係好對唔住,我都係第一次遇到呢啲事,有咩唔啱唔著,多多包涵。」我心想,這些混亂的安排失當,實與前線無關,偏偏卻要她們受罪,但那刻的怒火倒真平息了。

原打算到洛杉磯市內留宿一夜,繼續往後的行程,但入境抵達一刻,已近凌晨四時,深宵乘Uber到市中心的價錢,比住一夜Hostel的價錢還要貴,我只好決定:睡在機場。

天生倒霉,遇上這些旅程的延誤一次比一次新奇,我都無話可說了。

樂觀地想,沒有過往的奇怪經驗,可能我都很難處變不驚地面對這一切超乎想像的意外;沒有荒謬怪誕的遭遇,哪知道世界本就不正常?

 

【延伸閱讀】馬其頓奇遇記:人生首次被拒入境驚險事件簿

【延伸閱讀】莫斯科機場「嬲到震」奇遇記

【延伸閱讀】住酒店遇上火警,你會...?

【延伸閱讀】旅人恐怖系列:搶完相機追住你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