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第四十四章:出征西北 (Part 4)

395130_4864210288125_143888395_n

我們生怕帳篷再次被「吹走」,一行男子組每晚都要跟阿明合作,清楚檢查他是否釘得穩。有時候,阿明可能覺得大夥兒不大信任他而煩躁,拋下帳篷跑去幫助「女子組」,可是,這個人到哪裡均愈幫愈忙,女子組也不太喜歡要他幫忙煮飯。後來,他竟表示要睡在車上,聲稱在帳篷內很擠迫。大家對阿明的行為不以為然,我不知道是否不經意在排擠阿明,但以他的性格,又確難跟他好好相處。

 

大家對阿明的不信任,不單在搭帳篷問題上,更連他的駕駛技術都有所質疑,甚至生怕這事先張揚的「唯一技能」:駕駛,將會危及我們的性命。

 

西澳的漫長公路,往往都是不見盡頭的延伸,是很典型的Outback形式。路途遙遠,加上往北愈來愈熱,大夥兒在烈日當空下,往往駕駛幾個小時都不見一休息處或油站,無論是駕駛者或是乘客都很疲累。當公路轉入了內陸地區,四野一式一樣的景色,更令我們感到沉悶。即使大家話題再多也好,也總會有靜下來的一刻,繼而昏昏欲睡。

 

在前往Exmouth的路上,車子突然急速煞停,大家都驚醒過來了。這刻坐在阿明身旁,身為「副駕」的阿輝馬上問:「高速公路來的,怎麼突然煞停?」

 

阿明指著迎面而來的貨車說:「有一台貨車正在開來,我先讓他過。」

 

阿輝憤然大叫:「大哥!你會開車嗎?你有看到我們怎樣開車嗎?這些貨車司機的經驗比你多,你怕他會撞到我們嗎?」Rose從後補白:「喂!公路設計的闊度會讓所有車子都能通過,你知道嗎?」

 

阿明沒為意大家的不滿,仍堅持己見:「沒事,安全一點好。我只是慢下來,沒關係。」

 

「沒事?」阿輝幾乎怒哮:「這裡是高速公路呀,大哥!我不管你停下來,還是慢下來,後面有車會撞到我們的,你知道嗎?」

 

阿明看看倒後鏡:「怎會呢?」

 

阿輝對著阿明,明顯對牛彈琴,他深呼吸一口氣:「現在,後面沒車,當然就沒事啦!」

 

「呠...」那台貨車在我們身邊掠過,阿明才再次踏下油門。阿輝再問:「那是不是每次有貨車經過,你都要慢駛?」

 

「那...看情況吧。」

 

阿輝雙手掩臉,回頭向我們作個沒好氣的樣子。

 

Rose往往是最有男子氣概、老實不客氣的一員,當大家在休息站吃完那個千篇一律的吞拿魚配廉價麵包後,她大叫:「我來開車,這樣子下去,我真怕自己會死。」

 

阿明似乎仍不了解情況:「這次到我開車呀!」卻換來Rose一句:「我想開車,那你休息一下吧!」

 

我在想,阿明無論煮飯或是搭帳篷均手忙腳亂,若連「開車」這職責都被削去時,他的「價值」似乎就只是一個團友。我看著阿明一臉沒所謂,不期然想,到底這個人真的單純至此,還是他根本不在乎別人的話?

 

我們沿著海岸線往北走,終於看到西澳最聞名的海洋了。

 

我們先到了Little Lagoon,一如其名是個小小的水池,其盡目一片深藍已令我們興奮尖叫,繼而再沿路走到Shell Beach。烈日下一片純白沙灘,被日光照射得閃閃生光,亮眼得叫我差點睜不開眼睛來。赤腳走在沙灘上,我感到陣陣刺痛,彎下身看,竟見沙灘上全是由貝殼碎片堆積而成!連綿不絕的漫長海灘,即使走到很遠仍是很淺水;腳下踏著的,全是由數之不盡的貝殼組成。貝殼近4,000年前沖積至此,沙粒漸被吹走,繼而經過風化,便剩下這些小小的貝殼碎片,形成了一個讓人嘆為觀止、聞名於世的自然奇觀。我不禁想起了半年前在Airlie Beach所見的貝殼群,數量與此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

 

即使海水色調深藍,在純白貝殼映照下竟清澈見底,陽光折射下更是閃爍迷人。大抵海灘位處偏遠位置,這刻人流不多,我們基本上獨佔了這片一望無際的「貝灘」,隨我們玩個不亦樂乎。在這宏偉的景色前,這刻仿是我們八個人所擁有的天下,是千金也難求的最美一刻。我很高興,自己能夠跟這群團友在一起,彼此毫無芥蒂,亦沒有太大的爭執,在這個最完美的景色下,大家能全心盡興,照片內全是我們最真切的笑臉,得此一群旅伴,圓滿了這一年澳洲之行了。

 

若說體驗真正的西澳靛藍色海水,來到Carol Bay的震撼力,竟更勝Shell Beach。早聞見識過西澳海水顏色後,東澳的海水從此也比下去了。在這裡,沙粒幼細得給人軟綿綿的感覺,顏色亦比Whitsundays雪白。由於Carol Bay的海浪不急,沙灘上也如Whitsundays般平滑無垠;海水固然清澈見底,否則怎能孕育出聞名西澳的珊瑚?這刻,盡目一片層次分明的深藍,在視野廣闊之下,呈現出比Fraser Island Lake McKenzie震撼的景觀。這裡的景色實在美得讓我說不出話來,想不到離開澳洲前,竟有一處海灘的景色,比Whitsundays及Lake McKenzie更藍更白更壯觀!我很慶幸自己最後一站才來西澳,不然,我看盡了這些景色後,相信東歐的海灘再也提不起興趣了。

 

Carol Bay的海灘很淺水,經過那次險死橫生的經驗後,在沒有救生衣下,我再也不敢走得太遠。沒想到,Carol Bay的珊瑚,竟在水深及膝的位置已能看到。我無需把頭伸進水內,已能清楚看到游魚在身邊游過、幾株珊瑚更開始碰到腳掌。這一片海洋無需浮潛,只是半游半走方式已看到最迷人景致。眼前是清澈的海水,視野廣闊,彎下身把頭放進水中,聲音只是自己「嗄、呼、嗄、呼」的呼吸聲,唯一遮擋視線的,大抵就只有呼出來的氣泡吧?這些氣泡,竟如置身在一個大魚缸中,更添動人美。

 

未幾,泳術了得Rose和阿浩,已從深水位置游過來,他們深知我的那次「意外」,仍鼓勵我游出去。Rose問:「你只是不懂呼吸嗎?我和阿浩一人捉著一邊,你有勇氣游出去嗎?」

 

那回死亡恐懼實在太深刻,一下子我都難以決定。

 

阿浩續說:「鼓起勇氣,深呼一口氣游出去,沒有事的!如你覺得支撐不來,向我們示意,馬上回頭!」Rose再說:「我還未去大堡礁,不敢比較,但我肯定這裡的珊瑚將令你難忘!去看看吧,沒事的!」

 

大堡礁那震撼的海底世界在我腦海浮現,我鼓起勇氣:「好!來吧!」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