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半部】最終章:無悔一生(Part 3)

旅程上最後一個住處,是一家在Perth風評不錯的Backpacker,店主「前舖後居」,主要招待初來步到的華人。我真不想,在澳洲的最後回憶,還得對著那些混亂不堪的西方人。

 

Backpacker面積不大,感覺有點像Sharehouse,一個主要的客廳和廚房,再分租了幾個房間。

 

房間很寬闊,室友也很整齊,可算是我在澳洲住過最整潔的房間之一。這是一家八人房,其中六個台灣住客看來很熟稔,大家正圍在一起聊天。我主動跟他們問好,他們禮貌地點頭後,似乎沒有跟我寒暄的興致。在這最後的時光中,我對這些關係也不強求了。從言語中,我得知他們均是來了澳洲不足兩個月,大概同在一間公司內工作,因此關係也很密切。我想起了一年前在Melbourne初到的幾天,有一種躍躍欲試,很想擴闊社交圈子的熱情。來到這一刻,我竟沒有這些交友的衝動,甚至帶點情緒低落,希望能夠「自閉」起來。

 

無他,我不想交心付出了一段關係後,只維持幾天又告終,又或是,我不想再被別人的熱情,勾起我的離愁別緒。我分享再多的故事、聽著別人再多的奇遇,只會令我更覺沒趣,繼而留戀這個地方。

 

我覺得房間有點難受,便到客廳上網。客廳比較人多,感覺也更熱鬧,大抵這屬於半Sharehouse的形式,有新人來了,大家都會發現,亦因為住客不少只是初來幾天,知道我竟是最後幾天待在這兒,紛紛都圍著我聊天。我不想承認快將離開的事實,也一如以往地跟這些「背包新手」,分享這一年的經歷。

 

在這裡待上了一整個下午,好像有點局促不安,我倒期待晚上跟大夥兒的晚餐。經歷了這個沒趣的下午後,縱跟各人只分別了幾個小時,卻仿如隔世,像見回一班老朋友般親切。我們到了一家中餐廳晚飯,這兩星期的生活趣事,成了我們整晚的話題。

 

飯後,我們到了Swan River一帶散步,順道欣賞Perth的夜景。這裡的夜景不像Sydney或Melbourne般璀璨,卻仍比我想像中美麗。這個地方,只作為我兩次Roadtrip中轉站而已,真的對這個城市零感情。偏偏,在一個沒有感情的城市中,這最後一幕夜景,比我想像中更漂亮的夜景,卻完結了我的360天澳洲夢。

 

回想起不久前,我還很討厭Perth,厭惡這裡的環境、這裡的人和事。沒想到,在旅程的最後兩星期,我卻遇上了一班很可愛的朋友,能夠付託真心的朋友,看到此行美好的最後兩段友情,也感受到身為一個背包客,理應遇到的濃烈人情味。Swan River或成了此行最後一個景色,對比很多地方,明顯是平平無奇,卻在我心中刻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突然,我很想,很想在澳洲最後一夜、看到最後的美景,來跟她分享。我很想告訴她,自己這一刻的感覺,也很想告訴她,這一年來她在我心中的重要位置。我很感謝她,沒有她,我很難獲得這豐盛的一年,有過這些美好的回憶。雖然,晴晴待我愈來愈差,感覺已大不如前,只是來到了這一刻,這一切不安感覺都很想放下,很想在這一刻對晴晴說出千言萬語。

 

不過,我最終還是打消了念頭。忘了忘不了也好,是時候走向「畢業」的一刻,或許,這些遺憾放在心中會較好。

 

翌日,我們相約在圖書館交換旅程的照片。每一趟旅程,我最討厭就是交換照片的環節,意即有機會大家再無牽掛,甚至,從此不再相見。我們再到賭場吃自助餐,他們又帶我到Perth著名的蘋果批店吃甜點,大夥兒熱熱鬧鬧地吃喝玩樂,也是替我餞別的環節。這一年,我從沒試過一大班人一起在城市內到處玩,細想一下,除了跟阿Ca在Adelaide那一個月的「同居生活」外,我似乎從沒真正在城市生活過。即使,我在荒島、在深山、在海邊小鎮長住,享受過別人難以體會的自然景色,卻從沒感受過城市生活的熱鬧和歡樂。

 

我很高興,自己隻身來到澳洲,離開一刻,卻不用孤身一人,反是帶著歡笑完結這趟旅程。我沒有強求,單是這一點,之前經歷過的人性百態都能一掃而空。

 

小鈞和阿華晚上將會送我到機場,其餘眾人便得在此分離了。我深信以此交情,大夥兒都會在香港或台灣再見,我倒沒想過會從此斷絕聯絡,我對這班朋友抱有信心,微笑跟他們告別。

 

我終於做到了,我終於學到了:

 

笑著面對別離。

 

我的班機在晚上出發,這個下午我便到超級市場購買點紀念品回家。

 

還記得,第一天來澳洲接觸的超級市場是Woolworths,那時覺得一家超級市場竟大得誇張,這一年內,超級市場卻成了我最大的娛樂。自問在香港很少會煮飯,也很少會進超級市場買日用品,這一年獨立的生活,被迫到超級市場購買所需,更成了我必到之地。

 

幸運的話,我住的城市或小鎮會有兩間超市,比較下,購得平貨,隨時讓我樂上半天。可能,我會因為買一份比鄰超市便宜一毫子的牛肉而沾沾自喜,甚至不厭其煩在兩間極大的超市中來來回回格價,有時候,賤價貨品是不等人的。就如那時候在Cairns Woolworths突然出現了十分鐘4元一袋「裝到滿」的經歷,是很好玩又很化算的一回事。即使下班很累,卻會在超市中尋寶,看到了某包很喜歡吃的零食、某支很喜歡用的調味料突然減價,我都像個「師奶」般興奮狂喜。那是在澳洲最簡單的快樂,也是很輕鬆的娛樂,這就是在外國生活的樂趣。

 

在香港,當然我也可以在超級市場來來回回走著,但撫心自問,我卻沒有這個雅興了。

 

晚上,我在Backpacker煮了最後一頓飯,是一道簡單的馬鈴薯炒牛排肉。最後一天,我很頭痛買菜的問題,不想買新的調味料,又不想買一大袋蔬果,想起我很快沒機會吃到那麼便宜的牛排,便用手上僅有的鼓油和香草做這道菜。我一下子忘記自己正住在華人Backpacker內,仍用上了這一年來最傳統的模式,利用鍋子來煮飯。

 

一位香港的背包客看見我,大驚:「你幹甚麼?那邊有『電飯煲』呀!」

 

我看看他指的方向,倒也沒所謂了:「習慣了用鍋煮,比較快。」

 

他好像發現新大陸般,雙眼睜大:「真的嗎?怎麼可能?」

 

我笑說:「原理就像我們吃的『煲仔飯』一樣而已,澳洲很少Backpacker有『電飯煲』,如你要吃飯,終有一日要跟我一樣方法煮呀!」

 

他驚叫:「不是吧?可以教我嗎?」

 

「可以。」我拿出那個用了一年,用番茄罐頭改裝以成的「米量」:「我一個人吃,大概只下半罐米就可以。然後再加水,我的習慣就是水到手背那麼多吧!然後再用猛火來煮,待看到水開始滾,便轉用文火,水份被米吸入後,便能做出來了。」我打開那鍋這一年煮了過百次的米飯說:「這樣子就成了,很簡單!」

 

這刻我身邊竟圍了一大班背包客,大家議論紛紛,仿是一個世界奇聞。想起當日與DJ在Tully中以有限廚具研究了幾天,及後再在Port Douglas迫於無奈下一個人煮飯,才訓練得「煮飯」的精妙所在,繼而有了今天的我。一個人的旅程,是否會迫發一個人潛能的最好機會?

 

沒想到,這夜突然教了一群只來了幾天的Backpacker煮飯。我沒有時間詳細去教導他們,甚麼時候下甚麼材料、甚麼時候有哪種食材「當造」、甚麼菜式應用甚麼火來煮...只是簡單地教了他們幾道菜,竟見他們拿紙筆記下,我有如一位烹飪導師般,向學徒分享自己的心得。

還記得第一天跟DJ在澳洲煮東西,買錯香腸和黑椒粒,那一天我覺得很難吃。來到今天,我最隨意的一餐,竟變了他人眼中的佳餚。

經驗和成長,在不知不覺間累積起來了。

 

更多資訊及文章,請Like Fb Page:
【有故事的旅人】

【晞。觀影記事】

IG請Follow:
#travelerwithmovi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